• 火阅网
  • 引 子 遗 失

    作者:鲁奇 发布时间:2020-10-09 16:38:27 字数:2831
      余桐的学生证丢了,丢得莫名其妙,好像是被人故意偷走的。

      他翻遍了所有地方,都没有找到。

      他平时是不怎么用学生证的,只是假期去沈阳和广州用了两次,之后就一直放在寝室里,可是怎么无缘无故地丢了呢?

      最后,他放弃了,他期望着有一天,那个小本本会自己冒出来。

      此刻,他正坐在理发店的椅子上,望着街对面的其他理发店发呆。

      他感觉这些理发店很奇怪,这样一条狭窄的小街开这么多理发店,会赚钱吗?难道只是因为靠近学校,招徕学生顾客这么简单?

      他对这些小店很排斥,尽管以前江珂曾经说过,这条街上的理发店手艺很好,他却不予理睬,依然会去远在江边的那家发艺,也许是因为自己是那里的老顾客,习惯了理发师的手艺,信任他,认为只有这个理发师才不会出错。所以,他两年来一直没有改变过理发的地方。

      人往往习惯了什么,就会产生信赖、依赖的感觉,非他莫属。

      这种习惯的感觉就像爱一个人,如果你一旦爱上了什么人,就总想和他在一起,做什么事都要拉上他。

      顾美对余桐的爱亦是如此,每次顾美做头发都要拉上他,不管他当时是在图书馆还是在学校的寝室里睡大觉,她都要把他叫起来,比如这次。

      他百无聊赖地看着镜子中的顾美,她很漂亮也很调皮,边做头发边对他挤眉弄眼,对他进行公然的挑衅。他对她的挑衅无动于衷,依然一副苦瓜脸。

      理发店里只有三个人,余桐、顾美和理发师,冷冷清清的。

      现在已是下午五点,黄昏的夕阳渐渐从天边隐去,抬起头,余桐看到了店门上方的一缕暗红的阳光,不一会儿,那缕红色的阳光也消失不见了。

      理发师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个子很高,偏瘦,梳一个马尾巴头发,束头发的那个黑色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,看起来脏兮兮的。

      他对长发男子总是没有什么好感。他之所以留意起这个长发理发师来,是因为他想从长发男子身上找出他梳长发的理由,也就是找到可以称得上是美的东西。

      可是他失败了,理发师那漆黑似乎又带点油腻的头发与他那暗红色的皮肤、参差不齐的胡须显得极不相称,简直是令人作呕。

      理发师的话很少,顾美偶尔会提几句关于头发的意见,他也只是点点头,随后,迅速操起刀剪去修理顾美所指之处。

      理发师的嘴唯一的用处似乎只有喝水了,顾美身旁的椅子上放着一瓶矿泉水,弄一会儿头发,理发师就要喝一次水,好像他这个人就是水做的,不喝水就活不了一样。

      这样一来,理发店里的气氛显得很沉闷、压抑,令人窒息。

      过了一会儿,从门外进来了一个女孩儿,风风火火的,把理发店的地板踩得“吱吱”直响。

      他当时是低头,闭着眼睛昏昏欲睡,只闻其声,未见其人。

      没想到,女孩儿竟然首先开口了:“余桐,你别装作不认识我哦!”

      他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伸到自己面前一双白白净净的手,手掌心对着自己,有点儿气愤,太没有礼貌了。可是一看到女孩儿的脸,他呆住了,这不是罗亦然吗?

      这个罗亦然是外语系有名的美女,和他是补习班的同学,而且还是同桌。她是个顶极电影迷,总是喜欢收集一些外国经典碟片,并且热衷于通宵看电影。他在与罗亦然同桌期间总以与美女毗邻而自豪,沾沾自喜。可是,后来,当两个人开始逐渐熟悉,对于电影艺术无话不谈的情况下,他向她透露了自己在学校中代卖电影票身份,为了让罗亦然相信自己的话,还掏出了几张电影票向她炫耀。从此,罗亦然便开始千方百计地偷取他随身携带的电影票,特别是在补习班上,每当他进入梦乡之时,罗亦然便把罪恶的黑手伸向了他的书包……

      前不久,罗亦然的男朋友全家搬到了南方,他的男朋友也向她提出了分手。

      失恋后的罗亦然变得很孤僻,她总是喜欢去学校的楼上看星星,而且隔三岔五地就去看通宵电影,以弥补失恋给她带来的伤痛。因此,她总是缠着余桐要通宵电影票。可是,他担心她看通宵电影会有危险,所以,一直躲着她,没想到,今天居然在理发店里碰到了。

      罗亦然伸着手,站到他的面前,看来不给她电影票,她的手就会一直停留在空中了。

      罗亦然看他无动于衷,便走到顾美跟前,说:“小美,帮我说句好话,这部美国大片是我一个月前就想看的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。”

      顾美住在罗亦然寝室的隔壁,她们平时很熟,可以说是好朋友。

      顾美是个心软的人,面对罗亦然的苦苦哀求,她很痛快地把手伸进牛仔裤的兜里,掏出了一张电影票递给了罗亦然。

      他看到罗亦然握着电影票得意扬扬的样子,心猛地一沉,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掠过他的心头,那感觉真实而恐怖,告诉他罗亦然不应该去看这场电影。

      他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想说什么去阻止罗亦然去看这场电影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      就在他站起来的刹那,他听到了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理发师的刀子掉在地上了。

      理发师好像走了神一样,愣了一下,然后,慌忙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刀子,匆匆忙忙擦了擦。余桐从理发师的脸上察觉到一种微妙的慌乱,他似乎在有意隐瞒着什么?

      余桐和顾美给理发师付钱的时候,罗亦然已经微笑着坐到了顾美原来的位置上,她用双手捋了一下乌黑的长发,对着镜子说:“简单打薄一下。”

      外面刮起了秋风,几片灰绿色的树叶被吹了进来,孤独地落在理发店的地板上。

      他和顾美踩过那几片树叶走出了理发店。当他站在街上时,他回头向后望了望,透过理发店的玻璃窗看到了理发师拿着刀在罗亦然身边走动的身影,那身影感觉轻飘飘的,在那轻飘飘的身影旁可以看到罗亦然脸的侧面,她微笑着坐在那里,他的心却不知不觉悬了起来,一种惊悸和不安从他的心头轻轻掠过,像一缕乌黑的头发,瞬间幻灭。

      天黑了,余桐和顾美走在通往学校的那条小街上,他问顾美:“那张票为什么要给她,你不是准备和我一起去的吗?”

      “你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通宵电影吗?”顾美说完呷了一口绿茶。

      这个通宵电影是什么内容呢?突然间,他发现原来自己连这部电影的名字都不知道,他上次去影院拿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留意片名,难道这部电影有问题吗?他急忙问顾美:“那是部什么电影?”

      “恐怖电影!传说很吓人的,有人曾经看完此片后被吓死了。”顾美双眼瞪得圆圆的,双手死掐着他的胳膊,“还有,我认为看过恐怖电影的人也许会遇到可怕的事情。”

      “什么可怕的事情?”

      “我也不知道,只是直觉而已,其实我就是对恐怖电影没有兴趣。”顾美把绿茶的瓶子扔进了垃圾筒,却听不到一点儿声音。

      四周很安静,通过学校西门的时候,余桐看到倪风和杨老师正在下棋,值班室的墙上挂着一把黄色的小号。倪风的神情很专注,手握棋子不知放在哪里,两天前摔伤腿的伤痛在他的脸上已消失殆尽,他很坚强。他是一个认真且难缠的人,和他下棋千万别赢;如果赢了他,那你就要一直陪他玩下去了,他不赢你是不会罢休的。

      从学校西门到寝室楼,顾美一句话也没有说,他也没有说。

      余桐看着顾美走进人头攒动的女生宿舍,才独自离开,抬起头,深蓝的天空中挂满了繁星,他又想起了顾美的话:可怕的事情!

      究竟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呢?还有那张电影票,罗亦然如果真的去看了那场电影,她敢在电影散场后独自回学校吗?即使她硬着头皮在第二天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过,就不会遇到什么吗?他想到这里,心情突然复杂起来,有点儿忐忑不安。

      直至他躺在寝室的床上,准备入睡时,仍然想着罗亦然和那张恐怖电影票,对顾美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念念不忘: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!

      
    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    我的极品人生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死忌:电梯诡事
    作者:QD

    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    妇科男医师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最强保镖混都市
    作者:忘 记

    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    贴身妖孽保安
    作者:暗夜行走

    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    诡异人生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