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作者:冰 心 发布时间:2019-09-12 13:07:14 字数:2752
  上篇诗歌(1)

  繁星

  自序

  一九一九年的冬夜,和弟弟冰仲围炉读泰戈尔(R.Tagore)的《迷途之鸟》(StrayBirds),冰仲和我说:“你不是常说有时思想太零碎了,不容易写成篇段么?其实也可以这样地收集起来。”从那时起,我有时就记下在一个小本子里。

  一九二○年的夏日,二弟冰叔从书堆里,又翻出这小本子来。他重新看了,又写了“繁星”两个字,在第一页上。

  一九二一年的秋日,小弟弟冰季说:“姊姊!你这些小故事,也可以印在纸上么?”我就写下末一段,将它发表了。

  两年前零碎的思想,经过三个小孩子的鉴定。《繁星》的序言,就是这个。

  冰心

  一九二一年九月一日

  繁星

  一

  繁星闪烁着——

  深蓝的太空,

  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?

  沉默中,

  微光里,

  他们深深地互相颂赞了

  二

  童年呵!

  是梦中的真,

  是真中的梦,

  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。

  三

  万顷的颤动——

  深黑的岛边,

  月儿上来了,

  生之源,

  死之所!

  四

  小弟弟呵!

  我灵魂中三颗光明喜乐的星。

  温柔的,

  无可言说的,

  灵魂深处的孩子呵!

  五

  黑暗,

  怎样地描画呢?

  心灵的深深处,

  宇宙的深深处,

  灿烂光中的休息处。

  六

  镜子——

  对面照着,

  反面觉得不自然,

  不如翻转过去好。

  七

  醒着的,

  只有孤愤的人罢!

  听声声算命的锣儿,

  敲破世人的命运。

  八

  残花缀在繁枝上;

  鸟儿飞去了,

  撒得落红满地——

  生命也是这般的一瞥么?

  九

  梦儿是最瞒不过的呵,

  清清楚楚地,

  诚诚实实地,

  告诉了

  你自己灵魂里的密意和隐忧。

  一○

  嫩绿的芽儿,

  和青年说:

  “发展你自己!”

  淡白的花儿,

  和青年说:

  “贡献你自己!”

  深红的果儿,

  和青年说:

  “牺牲你自己!”

  一四

  我们都是自然的婴儿,

  卧在宇宙的摇篮里。

  一五

  小孩子!

  你可以进我的园,

  你不要摘我的花——

  看玫瑰的刺儿,

  刺伤了你的手。

  一六

  青年人呵!

  为着后来的回亿,

  小心着意地描你现在的图画。

  一七

  我的朋友!

  为什么说我“默默”呢?

  世间原有些作为,

  超乎语言文字以外。

  一八

  文学家呵!

  着意地撒下你的种子去,

  随时随地要发现你的果实。

  一九

  我的心,

  孤舟似的,

  穿过了起伏不定的时间的海。

  二○

  幸福的花枝,

  在命运的神的手里,

  寻觅着要付与完全的人。

  二一

  窗外的琴弦拨动了,

  我的心呵!

  怎只深深地绕在余音里?

  是无限的树声,

  是无限的月明。

  二二

  生离——

  是朦胧的月日,

  死别——

  是憔悴的落花。

  二三

  心灵的灯,

  在寂静中光明,

  在热闹中熄灭。

  二四

  向日葵对那些未见过白莲的人,

  承认他们是最好的朋友。

  白莲出水了,

  向日葵低下头了:

  她婷婷的傲骨,

  分别了自己。

  二八

  故乡的海波呵!

  你那飞溅的浪花,

  从前怎样一滴一滴地敲我的盘石,

  现在也怎样一滴一滴地敲我的心弦。

  二九

  我的朋友,

  对不住你;

  我所能付与的慰安,

  只是严冷的微笑。

  三○

  光阴难道就这般的过去么?

  除却缥缈的思想之外,

  一事无成!

  三一

  文学家是最不情的——

  人们的泪珠,

  便是他的收成。

  三二

  玫瑰花的剌,

  是攀摘的人的嗔恨,

  是她自己的慰乐。

  三三

  母亲呵!

  撇开你的忧愁,

  容我沉酣在你的怀里,

  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。

  三四

  创造新陆地的,

  不是那滚滚的波浪,

  却是它底下细小的泥沙。

  三五

  万千的天使,

  要起来歌颂小孩子;

  小孩子!

  他细小的身躯里,

  含着伟大的灵魂。

  三六

  阳光穿进石隙里,

  和极小的刺果说:

  “借我的力量伸出头来罢,

  解放了你幽囚的自己!”

  树干儿穿出来了,

  坚固的盘石,

  裂成两半了。

  四一

  夜已深了,

  我的心门要开着——

  一个浮踪的旅客,

  思想的神,

  在不意中要临到了。

  四六

  松枝上的蜡烛,

  依旧照着罢!

  反复的调儿,

  弹再一阕罢!

  等候着,

  远别的弟弟,

  从夜色里要到门前了。

  四七

  儿时的朋友:

  海波呵,

  山影呵,

  灿烂的晚霞呵,

  悲壮的喇叭呵;

  我们如今是疏远了么?

  四八

  弱小的草呵!

  骄傲些罢,

  只有你普遍地装点了世界。

  四九

  零碎的诗句,

  是学海中的一点浪花罢;

  然而它们是光明闪烁的,

  繁星般嵌在心灵的天空里。

  五○

  不恒的情绪,

  要迎接它么?

  它能涌出意外的思潮,

  要创造神奇的文字。

  五一

  常人的批评和断定,

  好像一群瞎子,

  在云外推测着月明。

  五二

  轨道旁的花儿和石子!

  只这一秒的时间里,

  我和你

  是无限之生中的偶遇,

  也是无限之生中的永别;

  再来时,

  万千同类中,

  何处更寻你?

  五三

  我的心呵!

  警醒着

  不要卷在虚无的旋涡里!

  五四

  我的朋友!

  起来罢,

  晨光来了,

  要洗你的隔夜的灵魂。

  五五

  成功的花,

  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!

 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,

 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,

 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。

  五六

  夜中的雨,

  丝丝地织就了诗人的情绪。

  五七

  冷静的心,

  在任何环境里,

  都能建立了更深微的世界。

  五八

  不要羡慕小孩子,

  他们的知识都在后头呢,

  烦闷也已经隐隐的来了。

  五九

  谁信一个小“心”的呜咽。

  颤动了世界?

  然而它是灵魂海中的一滴。

  六○

  轻云淡月的影里,

  风吹树梢——

  你要在那时创造你的人格。

  六一

  风呵!

  不要吹灭我手中的蜡烛,

  我的家远在这黑暗长途的尽处。

  六二

  最沉默的一刹那顷,

  是提笔之后,

  下笔之前。

  六三

  指点我罢,

  我的朋友!

  我是横海的燕子,

  要寻觅隔水的窝巢。

  六四

  聪明人!

  要提防的是:

  忧郁时的文字,

  愉快时的言语。

  六五

  造物者呵!

  谁能追踪你的笔意呢?

  百千万幅图画,

  每晚窗外的落日。

  六六

  深林里的黄昏,

  是第一次么?

  又好似是几时经历过。

  六七

  渔娃!

  可知道人羡慕你?

  终身的生涯,

  是在万顷柔波之上。

  六八

  诗人呵!

  缄默罢;

  写不出来的,

  是绝对的美。

  六九

  春天的早晨,

  怎样的可爱呢!

  融洽的风,

  飘扬的衣袖,

  静悄的心情。

  七○

  空中的鸟!

  何必和笼里的同伴争噪呢?

  你自有你的天地。

  七四

  婴儿,

  是伟大的诗人,

  在不完全的言语中,

  吐出最完全的诗句。

  七五

  父亲呵!

  出来坐在月明里,

  我要听你说你的海。

  七六

  月明之夜的梦呵!

  远呢?

  近呢?

  但我们只这般不言语,

  听——听

  这微击心弦的声!

  眼前光雾万重,

  柔波如醉呵!

  沉——沉。

  七七

  小盘石呵!

  坚固些罢,

  准备着前后相催的波浪!

  七八

  真正的同情,

  在忧愁的时候,

  不在快乐的期间。

  七九

  早晨的波浪,

  已经过去了;

  晚来的潮水,

  又是一般的声音。

  八○

  母亲呵!

  我的头发,

  披在你的膝上,

  这就是你付与我的万缕柔丝。

  八一

  深夜!

  请你容疲乏的我,

  放下笔来,

  和你有少时寂静的接触。

  八二

  这问题很难回答呵,

  我的朋友!

  什么可以点缀了你的生活?

  八七

  知识的海中,

  神秘的礁石上,

  处处闪烁着怀疑的灯光呢。

  感谢你指示我,

  生命的舟难行的路!

  八八

  冠冕?

  是暂时的光辉,

  是永久的束缚。

  八九

  花儿低低地对看花的人说:

  “少顾念我罢,

  我的朋友!

  让我自己安静着,

  开放着,

  你们的爱

  是我的烦扰。”

  九○

  坐久了,

  推窗看海罢!

  将无边感慨,

  都付与天际微波。

  九一

  命运!

  难道聪明也抵抗不了你?

  生——死

  都挟带着你的权威。

  九二

  朝露还串珠般呢!

  去也——

  风冷衣单

  何曾入到烦乱的心?

  朦胧里数着晓星,

  怪驴儿太慢,

  山道太长——

  梦儿欺枉了我,

  母亲何曾病了?

  归来也——

  辔儿缓了,

  阳光正好,

  野花如笑;

  看朦胧晓色,

  隐着山门。

  九七

  是真的么?

  人的心只是一个琴匣,

  不住的唱着反复的音调!

  九八

  青年人!

  信你自己罢!

  只有你自己是真实的,

  也只有你能创造你自己。

  九九

  我们是生在海舟上的婴儿,

  不知道

  先从何处来,

  要向何处去。

  一○○

  夜半——

  宇宙的睡梦正浓呢!

  独醒的我,

  可是梦中的人物?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