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作者:海明威 发布时间:2019-09-12 16:05:56 字数:9644
  在墨西哥湾[

  .此处指的是墨西哥湾暖流。向东流经美国佛罗里达州南端与古巴之间的佛罗里达海峡,沿着北美东海岸向东北流动。墨西哥湾暖流的海水温度要比两旁的海水高许多,最宽处达50英里,呈深蓝色,非常壮观,为鱼类群集的地方。本书主人公为古巴首都哈瓦那附近小海港的渔夫,经常驶进湾流捕鱼。]上的一条小船里,一位老人独自垂钓。在已经过去的整整八十四天当中,他没有钓到一条鱼。而就在开始的前四十天,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男孩相伴。但就因为这四十天里他没能捕到一条鱼,男孩的父母讽刺老人说,他现在就是一个十足的“倒霉蛋”,也就是说他倒霉到了极点。于是,男孩听从了父母的安排,选择了另一条船。幸运的是,头一个星期男孩就捕到了三条好鱼。每天从海上回来时,男孩都能看到老人空空的船,他感到十分难受。他常常走到岸边,帮老人拿钓索,或者是鱼钩和鱼叉,以及绕在桅杆上的帆。帆上有许多用面粉袋打的补丁,收拢后就像一面象征永远失败的旗。

  老人身体消瘦而且十分憔悴,脖颈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。由于热带地区海面上反射的强烈的太阳光,使老人腮帮部位的皮肤出现良性癌变,产生了许多褐斑,褐斑从脸的两侧一直蔓延下去。老人的双手因为常年拉钓索而落下了很深的伤疤,但这些伤疤都是旧伤。它们古老得如同无鱼可捕被侵蚀了的沙漠一般。老人通身带着一股古老的气息,但他那双眼睛却像海水一样蔚蓝,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愉快且不肯认输的人生态度。

  “圣地亚哥,”当他们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,男孩对老人说,“我又可以陪你出海了,家里挣了一些钱。”

  老人将捕鱼的技巧传授给了男孩,男孩十分爱他。

  “不。”老人说,“你遇到了一条好运气的船,还是跟他们待在一起吧。”

  “但是你应该记得,有一回你八十七天没有钓到一条鱼,可接下来的三个星期,我们每天都能捕到大鱼。”

  “我当然记得。”老人说,“我知道你并不是因为没信心、没把握才离开我的。”

  “是我爸爸叫我走的。我只是个小孩,不得不听从他的安排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老人说,“理该如此。”

  “其实是他没有信心。”

  “是呀。”老人说,“我们当然有信心,不是吗?”

  “对。”男孩说,“我们到露台饭店喝杯啤酒吧,我请你,然后我们一起把捕鱼的家什带回去,好吗?”

  “好啊!”老人说,“咱都是捕鱼的人嘛。”

  老人和男孩同坐在饭店的露台上,身边几个渔夫拿老人开玩笑,老人却一点都不生气。另外几个上了年纪的渔夫默默地望着他,心底里产生一些难受的感觉。可他们没有丝毫表露出来,只是假装斯文地谈论着海流,说他们能把钓索送到海下多少米,以及他们的见闻。

  天气依旧很好,满载而归的渔夫们都已经回来了。他们将大马林鱼剖开,整片儿地排在两块木板上,每两个人抬一块木板,摇摇晃晃地将鱼肉送到收鱼站,好让那里的冷藏车将它们运到哈瓦那的市场。而捕到鲨鱼的渔夫会把鲨鱼送到海湾另一边的鲨鱼加工厂去,先把鲨鱼吊在复合滑车上,去掉肝脏,割下鱼鳍,剥去外皮,然后把鱼肉切成一条一条的,以备腌制。

  每当刮东风的时候,隔着偌大的海湾都能闻到从鲨鱼加工厂那边飘来的一股气味。但今天的气味很淡,或许是因为风向转到了北方,后来又逐渐平息了。

  露台上阳光明媚,可人心意。

  “圣地亚哥。”男孩说。

  “哦。”老人平静地应了一声。他握着酒杯,思量着许多年前的那些事儿。

  “要我去弄一些沙丁鱼来,给你明天用吗?”

  “不用了。你还是去打棒球吧。我划得动船,罗赫略会帮我撒网。”

  “可是,我很想去。哪怕不能陪你钓鱼,我也想多为你做一些事。”

  “你已经请我喝啤酒啦。”老人说,“你是个大人了。”

  “你第一次带我上船时,我有多大啊?”

  “五岁。那天我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拖上船,它差一点就把我的船给撞碎了,你也差一点送了命。你还记得吗?”

  “我记得那条鱼的尾巴砰砰地拍打着船板,都快把船上的座板给打断了,还有用棍子打鱼的声音。我记得当时你把我朝船头猛推,那里搁着湿漉漉的钓索卷儿,我感到整条船都在颤抖。你用棍子啪啪地打鱼的声音,就像砍树一样。我还记得当时我全身都是一股甜丝丝的血腥味儿。”

  “你是真记得那回事儿,还是我在不久前刚和你说过?”

  “自从我们第一次出海时起,每一件事儿我都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
  老人那双因长期日晒而目光坚定的眼睛里,流露出一种爱怜。他望着男孩说:“如果你是我的儿子,我一定会带你出去闯闯。可惜,你是你爸爸妈妈的儿子,又搭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。”

  “我去弄些沙丁鱼来吧,我还知道能从哪儿弄到四条鱼饵来呢。”

  “我今天特意留了几条,把它们放在匣子里腌了。”

  “允许我给你弄四条新鲜的鱼吧。”

  “一条。”老人坚定地说。他从未放弃自己的希望和信心,它们却像微风初起时那么清新。

  “两条!”男孩说。

  “好吧,那就两条。”老人同意了,“你该不会去偷吧?”

  “我愿意去偷。”男孩玩笑着说,“但这些是买来的。”

  “谢谢你了。”老人知足地说。他心地善良单纯,但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竟这般谦卑,可他清楚此刻已达到了这种程度。但他知道这不是啥丢脸的事,所以也就无损于真正的自尊心。

  “看这海流的情况,明天一定会是个好日子。”老人说。

  “你打算去哪儿?”男孩问。

  “把船驶到远方,等风向转了再回来。我计划天亮前就出发。”

  “我要想办法让我那位船主人也驶到远方。”男孩说,“这样一来,如果你确实捕到了大鱼,我们也可以赶过去帮你。”

  “他才不愿意驶到很远的地方呢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男孩说,“但是我能看到一些他看不到的东西,例如空中盘旋着一只鸟,我就会让他赶快去追鲯鳅。”

  “他眼睛这么不好使吗?”

  “可以说就是个瞎子。”

  “这就奇怪了。”老人说,“他也没捕过海龟,这东西才会伤眼睛呢。”

  “但是,你在莫斯基托海岸[

  .此地位于中美洲尼加拉瓜东部,处于墨西哥湾低洼的海岸地带。这里长满了灌木林。因为印第安人中的莫斯基托族居住于这个地方,所以得名。]外捕了那么多年海龟,你的眼力不是还挺好嘛。”

  “我是个与众不同的老头儿。”

  “那么你现在还有力气对付一条真正的大鱼吗?”

  “我认为我还有,再说还有很多窍门可以用呢。”

  “我们把这些家什拿回家吧。”男孩说,“这样我可以拿鱼网逮些沙丁鱼。”

  他们从船拿出捕鱼的家什。老人把桅杆扛在肩上,男孩拿着装有编得十分紧密的褐色钓索卷儿的木箱、鱼钩和带杆子的鱼叉。将盛鱼饵的匣子藏在小船船艄的下面,周围还有那根把大鱼拖到船边时用来收服它们的棍子。虽然没有人会偷老人的东西,但还是把桅杆和那些粗钓索带回家里比较好,因为露水对它们不利,另外,尽管老人深信这里的人不会偷他的东西,但他觉得将一把鱼钩和一支鱼叉都留在船上实在是一种引诱,没有必要。

  老人和男孩顺着大路一直走到老人的窝棚,从一扇敞开的门走进去。老人把绕着帆的桅杆倚放在墙边,男孩把木箱和其他东西搁在桅杆旁边,桅杆几乎和这个单间窝棚一样长。窝棚是用大椰子树上的被叫做“海鸟粪”的一种坚韧苞壳做成的,窝棚里摆着一张床、一张桌子、一把椅子,泥地上的一角是用木炭烧饭的地方。

  “海鸟粪”的纤维十分结实,将其展平可以叠盖成墙。在这片褐色的“海鸟粪”墙壁上,挂着一幅彩色的《耶稣圣心图》和一幅《科布莱圣母图》。这是他妻子的遗物。墙上曾经长时间挂着一幅他妻子的着色照片,但老人将它取了下来,因为看着它更加感到自己孤单,如今这张着色照片被他放在屋角搁板上,他的一件干净的衬衫下面。

  “有什么吃的东西吗?”

  “有一锅鱼煮黄米饭,吃一点吗?”

  “不。我还是回家吃吧,需要我帮你生火吗?”

  “不必。一会儿我自己生火,或者直接吃冷饭算了。”

  “我能把渔网拿回去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事实上并没有什么渔网,男孩还记得他们将渔网卖掉的时间。然而他们每天都要说一次这种谎话。而且也不存在什么鱼煮黄米饭,对于这一点男孩也很清楚。

  “八十五是个吉利的数字。”老人说,“你想不想看到我逮住一条去掉尾巴有一千多磅重的鱼?”

  “我拿渔网捞沙丁鱼去了,你要不要在门口晒晒太阳?”

  “好啊。还有一张昨天的报纸,让我来看看棒球消息。”男孩不知道老人说的那张昨天的报纸是不是也是子虚乌有,但是老人真从床下取出一张来。

  “这还是佩里科在杂货铺里给我的。”老人解释道。

  “弄到了沙丁鱼我就回来。我要把你弄到的鱼跟我的一齐用冰镇着,明天早上可以分着用。等我回来,你可要告诉我棒球的消息。”

  “扬基队[

  .这是纽约市的一支棒球队,此队是美国当时职业棒球界的强队。]不会输的。”

  “但,我担心克利夫兰印第安人队会赢。”

  “相信扬基队吧,我的好男孩。不要忘了那位了不起的迪马吉奥[.乔?迪马吉奥,扬基队队员,以擅长击球得分著称。1951年棒球季后退出球坛。

  ]。”

  “我为底特律老虎队担心,也为克利夫兰印第安人队担心。”

  “当心啊,要不然你可要连辛辛那提红队和芝加哥白短袜队都一起担心啦。”

  “好吧,那你好好儿看报,等我回来后给我讲讲。”

  “你认为我们该去买张尾数是八五的彩票吗?明天就是第八十五天了。”

  “行啊!”男孩说,“不过上次你创下的纪录可是八十七天,这又怎么解释呢?”

  “我相信这种事儿不会再发生了。你看能不能弄到一张尾数是八五的彩票?”

  “我可以去试试订一张。”

  “订一张,需要两块半。我们能向谁借这笔钱呢?”

  “这个还不容易,我总能借到两块半的。”

  “说不准我也能够借到钱。但我不想借钱。第一步是借钱,下一步就要讨饭啰。”

  “多穿点,老大爷。”男孩说,“别忘了,我们这里现在是九月。”

  “也是大鱼最爱露面的月份。”老人说,“五月,人人都能当个好渔夫。”

  “我现在去捞沙丁鱼。”男孩说。

  太阳下山了,待男孩捞完沙丁鱼回来时,老人已经坐在椅子里睡熟了。他从床上拿起一条旧军毯,铺在椅背上,盖住老人的双肩。老人的肩膀有些奇怪,虽然他年纪大了,但肩膀依然十分强健,脖子也非常壮实,而且老人睡着时,脑袋向前耷拉着,脖子上的皱纹也不太明显了。他的衬衫就像那张帆一样,上面不知打了多少个补丁,而这些补丁在强烈的暴晒下已经褪去了最初深浅不同的颜色。老人的脸庞非常苍老,当他闭上眼睛时,脸上没有一丝生气。昨天的报纸摊在他的膝盖上,晚风吹过,因为他的一条胳臂压着它才没有被吹走。老人光着脚。

  男孩走出窝棚离开了老人,等他再次回来时,老人还熟睡着。

  “醒一醒,老大爷。”男孩一只手搭在老人的膝盖上说。老人缓缓张开双眼,他的神志一时间似乎正从很远的地方回来。随后他看着男孩微笑了。

  “你拿来了什么?”他问。

  “晚饭。”男孩说,“我们一起吃吧。”

  “我肚子不大饿啊。”

  “好了,吃饭吧。你也不能只捕鱼不吃饭呀。”

  “我还真这样干过。”老人说着站起身,将报纸拿起折好。然后动手叠毯子。

  “还是把毯子披在身上吧。”男孩说,“只要我活着,你坚决不能不吃饭就去捕鱼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得祝你长寿啊,多保重自己吧。”老人笑着说,“我们吃什么?”

  “黑豆饭、油炸香蕉,外加一些炖菜。”[

  .这些是生活在加勒比海地区的老百姓的主食。]

  其实这些放在双层饭匣里的饭菜,是男孩从露台饭店拿来的。他口袋里还有两副刀叉和汤匙,每一副都用餐巾纸包着。

  “这些是谁给你的?”

  “马丁,那个老板。”

  “那我可得去好好谢谢他。”

  “我已经谢过啦。”男孩说,“你就不用再去谢他了。”

  “我要给他留一块大鱼肚子上的肉。”老人感激地说,“他不止一次这样帮助我们了!”

  “我想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这样的话,我想除了鱼肚子部分的肉以外,还得再送他点别的东西。他是真的关心我们。”

  “他还送给我们两瓶啤酒。”

  “我最喜欢罐装啤酒。”

  “这个我当然知道。不过他送的是瓶装的,阿图埃牌啤酒,喝完我还得把瓶子送回去呢。”

  “你想得真周到。”老人说,“我们可以吃了吗?”

  “我刚才就问过你的。”男孩温和地对他说,“你没准备好,我不愿打开饭匣子。”

  “我准备好啦!”老人说,“我只要洗洗手和脸就可以了。”你要去哪儿洗呢?男孩心想。村里的水龙头远在大路的第二条横路的转角上。我应该取些水来给他用,另外还得带块肥皂和干净的毛巾。我怎么会这么粗心呢?我真应该再弄件衬衫和一件夹克衫来给他穿上,好让他过冬,对了,还要一双什么鞋子,并且再带一条毯子来。

  “这炖菜真美味啊。”老人激动地说。

  “给我讲一讲棒球赛的情况吧。”男孩请求似的说。

  “美国联赛[

  .按联赛水平的高低分类,美国职业棒球界有大联赛和小联赛两个组织,美国联赛是其中之一,扬基队则是佼佼者。],就是扬基队的天下,我已经和你说过啦。”老人兴高采烈地说。

  “但是他们这场比赛输了啊!”男孩告诉他。

  “这不算什么,那个了不起的迪马吉奥会恢复他的本色的。”

  “难道他们队里还有其他好手?”

  “这还用说嘛。不过有他就不同了。在另一场联赛比赛[.这里指的联赛是全国联赛。每年经过各种比赛,从这两大联赛中各选出一组胜利的球队,于十月上旬在各自的场地轮流比赛,一决雌雄,名为“世界大赛”。

  ]中,就说布鲁克林队和费拉德尔菲亚队吧,我相信布鲁克林队会赢。可话又说回来,我还清楚地记得迪克·西斯勒和他在那个老公园[

  .此处指的是费拉德尔菲亚的希贝公园,这里是该市棒球队的主要比赛场地。迪克·西斯勒曾于1948-1951年在这里打过球。]里打出的那几个好球。”

  “没有谁能打出那些好球。我见过的所有击球的队员中,数他打得最远。”

  “还记得他曾经常来露台饭店吗?当时我很想陪他出海钓鱼,可就是不敢开口。于是我要你去说,谁知道你也不敢。”老人说。

  “我当然记得。那时我们真是大大地失算了,他一定愿意和我们一起出海。这样一来,我们能一辈子回味这件事了。”

  “我也非常想陪那位了不起的迪马吉奥去钓鱼。”老人说,“听说他的父亲也是个打鱼的。或许他当初同我们一样穷,能够感受到我们的心意。”

  “可了不起的西斯勒的爸爸[.此处指的是乔治?哈罗德?西斯勒,1915年开始参加大联赛,并在1922年首次荣获该年度“美国联赛最宝贵球员”的称号。

  ]没过过苦日子,他爸爸像我这么大时就在联赛里打球了。”

  “我像你这样大时,就在一条驶向非洲的方帆船上当水手了,当时我还看见狮子在傍晚时分出现在海滩上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曾对我提起过这件事。”

  “那我们要谈谈非洲还是谈棒球?”

  “我看还是谈棒球吧。”男孩说,“给我讲讲那个了不起的约翰·J.麦格劳[

  1.此人自1890年起便是职业棒球运动员,曾加入纽约巨人队,担任该队的经理。直到1932年,他使这支球队成为最著名的强队,而此后他就不再上场比赛了。]的情况。”他把这个“J”念成了“何塔”[.“J”是“约瑟夫”的首字母,在西班牙语中读作“何塔”。

  ]。

  “在以往的日子里,他有时候也喜欢来露台饭店。可只要他一喝酒,就会变得很粗暴,出口伤人,性情古怪。他的脑袋里总惦记着棒球和赛马,而且口袋里还经常揣着一份赛马名单,并在电话里总提到一些马儿的名字。”

  “他真是位伟大的经理。”男孩说,“在我爸爸看来,他是最伟大的人物。”

  “这是因为他是来这儿次数最多的一位。”老人说,“如果多罗彻[.列奥?多罗彻,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知名棒球明星,1948年担任纽约巨人队经理。在他的管理下,巨人队一度成为第一流的强队。

  ]坚持每年都到这儿来,那么你爸爸会认为他是最伟大的经理的。”

  “说真的,你认为谁才是最伟大的经理,卢克[.阿道尔福?卢克,生于哈瓦那,曾先后是波士顿、辛辛那提、布鲁克林及纽约巨人队的球员,后任球队经理。

  ]还是迈克·冈萨雷斯?”[.迈克?冈萨雷斯,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后期曾先后两次担任圣路易红色棒球队的经理。

  ]

  “我认为他们都差不多,不相上下。”

  “但你是最好的渔夫。”

  “不。我知道还有许多比我强的。”

  “哪里!”男孩说,“好渔夫很多,当然还有些很了不起的,但是唯独你是最棒的。”

  “谢谢你。你的话真让我高兴。我希望千万不要遇到一条巨大的鱼,让我无法应付,不然就证明我们讲错啦。”

  “这种鱼是不存在的,只要你依然像你说的那样强壮。”

  “也许我根本不像我自认为的那样强壮。”老人说,“但我懂得很多窍门,而且有决心。”

  “你该去睡觉了,这样明天早上才能精神饱满。我得把这些东西送还给露台饭店。”

  “祝你晚安,早上我会去叫醒你的。”

  “你是我的闹钟。”男孩笑着说。

  “而我的闹钟是年纪。”老人说,“不知道老头儿为啥醒得特别早,难道是想白天过得长些?”

  “我也说不上来。”男孩说,“我只知道少年睡得都比较沉,而且起得晚。”

  “我会记在心上的。”老人说,“明天一早去叫醒你。”

  “我不想让船主人来把我叫醒,好像我比他差劲许多似的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

  “晚安了,老大爷。”

  男孩走出窝棚。刚才吃饭时,桌上没点灯。老人脱掉长裤便摸黑上了床。他将长裤卷起来当做枕头,还把那张昨天的报纸塞在里头。然后用毯子把身子一裹,躺在铺有其他旧报纸的弹簧垫子上睡了。

  老人很快进入了梦乡,他梦见小时候看到的非洲,有长长的金色海滩和白色海滩,光线十分耀眼,还有高耸的海峡和褐色的大山。如今,每天夜里,他都会回到海岸边,在梦境中聆听海浪拍打岸上的隆隆声,看见土著人驾驶着小船穿越海浪前行。梦中,他似乎闻到了甲板上柏油和填絮物的气味,还感受到了清晨从陆地刮来的风中夹杂着的非洲气息。

  一般情况下,老人一闻到陆地上刮来的风,就会醒,然后穿上衣裳去叫醒那个男孩。然而今夜从陆地刮过来的风的气息似乎早了许多,在梦中,老人清楚地意识到这个风来得尚早,便继续把梦做下去。他看见海平面升起了白色的顶峰,随后又看到加那利群岛[

  .此岛是北大西洋东部的一个火山群岛,位于摩洛哥西南部。当时这里还未独立,隶属西班牙。]的每一个港湾和锚泊地。

  老人不再梦见风暴,也梦不到妇女们;他梦不到伟大的事情,也不再梦见大鱼,他不再梦见打架,梦不见角力,更梦不见他的妻子。如今他能梦见的只是一些地方和海滩上的狮子。暮色中,狮子们像小猫一样嬉耍着。他爱它们,就像爱陪伴着他的这个男孩一样。但他一直没梦到过这个男孩。

  渐渐地,老人醒了,从敞开的门望了望外边的月亮,然后摊开长裤穿上走出窝棚。老人在外面撒了尿,然后顺着大路朝男孩住的地方走去,去叫醒男孩。清晨的寒气不禁让他冷得直哆嗦。但他知道哆嗦一阵子就会感到温暖,而且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要去划船了。

  男孩住的那所房子没有上锁,老人推开门,光着脚悄悄地走进去。男孩正在外间的一张帆布床上睡着,借助从屋外射进来的残月的光线,老人清楚地看见了他。他轻轻握住男孩的一只脚,直到男孩渐渐醒来。他转过脸来望着老人,老人点点头,男孩从床边的椅子上拿起自己的长裤,坐在床沿上穿好裤子。老人走出门去,男孩紧跟在他后面。男孩有些昏昏欲睡,老人伸出胳臂搂住男孩的肩膀,说: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别这么说!”男孩说,“男子汉就应该这样做。”

  他们沿着大路朝老人的窝棚走去。一路上,透过黑暗可以看到一些光着脚的男人扛着他们船上的桅杆在走动。

  老人和男孩走进窝棚,男孩拿起搁在箱子里的钓索卷儿、鱼叉和鱼钩,老人也扛起了绕着帆的桅杆。

  “要喝点咖啡吗?”男孩问道。

  “我们先把家什放到船上,然后去喝一点吧。”

  他们在一家很早就营业,专门供应渔夫早点的小吃馆里喝了一听盛在炼乳听里的咖啡。

  “昨晚睡得怎么样,老大爷?”男孩关心地问。现在他比较清醒了,尽管要他彻底摆脱睡魔还不太容易。

  “我睡得很好,马诺林。”老人说,“我觉得今天捕到大鱼的概率很大。”

  “我也有同感。”男孩说,“我现在该去拿你和我用的沙丁鱼,另外还有给你的新鲜鱼饵。那条船上的家什总是船主人自己拿,他从来不让别人帮他拿东西。”

  “我们就不同。”老人说,“当你只有五岁时,我就让你帮我拿东西了。”

  “我记得。”男孩说,“我很快就回来,你再喝杯咖啡吧,这里可以先记账。”

  男孩说完就走了,他光着脚丫走在用珊瑚石铺的走道上,向鱼饵冷藏库走去。

  老人慢悠悠地喝着咖啡。这可是他今天一整天的饮食啊,他知道一定要把它喝掉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对吃饭感到厌烦,因此每次出海他都不带吃食,只是在小船的船头上放一瓶水,一整天就只靠这个。

  男孩带着沙丁鱼和两份用报纸包着的鱼饵回来了。他们沿着小径向小船走去。因为光着脚,可以明显地感受到脚下沙地里嵌着的鹅卵石。他们将小船抬起,让它溜进水里。

  “祝你好运,老大爷。”男孩热忱地说。

  “祝你好运。”老人说。他将桨上的绳圈栓套在桨座的钉子上,然后身子朝前一冲,抵消了桨片在水中所受的阻力。黑暗中,老人摇动船桨,驶出了港口。其他海滩上也有一些船只出海,尽管此刻月亮已掉到了山背后,但老人只能听到他们划桨拍打水的声音,而看不清他们。

  偶尔会听到某条船上人们的说话声。但除了桨声外,大部分船只都是静悄悄的。这些渔船一驶出港口就分散开来,它们分别驶向自己希望能找到鱼的那片海。老人知道自己要去的远方,所以他早已把陆地上的气息远远地抛在身后,将自己划进清晨海洋清新的气息中。当他划过某一片海域时,眼前的果囊马尾藻闪着片片磷光。其实这一片海域被渔夫命名为“大井”,因为这里水深突然达七百英寻[

  .一种测量水深的单位,1英寻等于1英尺。]。此处的海流冲击到海底深渊的峭壁上后,形成了一个大旋涡,各种鱼儿都会聚集在这里,而且还有海虾和可以当做鱼饵的小鱼,在众多深不可测的水底洞里,有时还会聚集大量的柔鱼。一到晚上,它们就会浮到紧靠海面的地方,所有汇集在这的鱼都把它们当做食物。

  黑暗中,老人似乎能够感觉到清晨的来临。他划着桨,听见船边飞鱼跃出水面时的颤抖声,以及它们游动时挺直的翅膀发出的咝咝声。老人十分喜欢飞鱼,把它们看做是自己在海洋上的重要朋友。他为鸟儿伤心,特别是那些看上去十分柔弱的黑色小燕鸥。它们一直飞翔,一直寻找食物,但似乎从未找到。于是老人想:鸟儿的日子过得比我们的还要艰辛,除了那些凶猛、强大有力的大鸟。海洋如此残暴,而像海燕这样的鸟儿为何生来就这般柔弱纤巧呢?海洋是仁慈、美丽的,然而她能变得很残暴,并且又来得十分突然。对于这些飞翔的鸟儿们来说,当它们从空中落到水下寻找食物时,发出细微的哀鸣声,说明这个生性柔弱的物种不适应海上的生活。

  每次想到海洋,老人总喜欢称她为lamar[

  .西班牙语“海洋”的意思。],这是人们表达对海洋好感的西班牙语的称呼。当然,对海洋持有好感的人偶尔也会说她的坏话,但顶多是把她当做女性看待。一些较年轻的渔夫喜欢把浮标当做钓索上的浮子,然后用卖鲨鱼肝的钱置备一艘汽艇,他们称海洋为elmar,这象征了男性的说法。他们提到她时,常把她当做一个竞争对手或只是一个去处,有的人甚至把她当做敌人。可是老人只是把海洋看做女性,无论她是否带给人们莫大的恩惠。假如她做出什么任性或缺德的事情来,也是她不得已而为之。月亮对她的影响,就像对女人那样,他想。

  老人从容地划着桨,这个动作对他说来并不吃力,因为船速在他所能控制的范围内,而且海面平静无浪,只是偶尔遇到几个水流打个旋儿。他试图利用海流帮他完成三分之一的活儿。天渐渐亮了,他发现船已经划到比自己预期的目的地更远的地方了。

  他想:我已经在这海底的深渊徘徊一个星期了,仍旧一无所获。今天,我一定要找到那些鲣鱼和长鳍金枪鱼群的藏身之地,没错,它们那还有一条大鱼呢。

  没等天色大亮,老人就放下一个个鱼饵,然后让船随着海流自然漂浮。鱼饵一个个下沉,其中一个沉到了四十英寻的深处,第二个沉到七十五英寻,第三、第四个分别扎进一百英寻和一百二十五英寻的深处。由新鲜的沙丁鱼做成的鱼饵都是头朝下沉浮在海洋里的,钓钩穿过小鱼的双眼,扎好,缝牢,钓钩上的弯钩和尖端部分都包裹在鱼肉里。这样一来,鱼身就在凸出的钢钩上构成了半个环形。无论大鱼接触到钓钩的哪个部分,都会喜欢这个香喷喷的美味。

  男孩给了他两条新鲜的小金枪鱼,这种鱼也叫做长鳍金枪鱼。此刻,它们就像铅垂一般挂在两根最深的钓索上。他在另外两根上分别挂了一条蓝色大鲹鱼和一条黄色金银鱼,这两条鱼曾经用过,但仍然保持完好,而且它们旁边还有美味的沙丁鱼帮它们增加香味和吸引力。每根钓索都有铅笔那么粗,一头缠在青皮钓竿上。只要有鱼在鱼饵上拉一下或碰一碰,就能使钓竿向下落些,而每根钓索上又有两个四十英寻长的卷儿,它们牢牢地系在其他备用的卷儿上,如此一来,一旦用得上的话,一条鱼能够拉出三百多英寻长的钓索。

  此时的老人正一边紧盯着小船上被挑出来的三根钓竿,看看它们有没有动静,一边缓缓地划着船,尽量使钓索保持上下笔直,停留在水底一个比较适当的位置。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