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火阅网
  • 他在照片中

    作者:那年落渔 发布时间:2020-09-10 16:12:43 字数:4025
      “双眼闭上,现在开始放松,好,想象头部是放松的……接着,颈部、肩部,放松……好,一直往下,胸部、腰部、臀部、大腿、小腿、脚、脚趾,放松……好,现在开始想象,你眼前有一条小路……幽长,幽长的……”

      “我想象不出一条小路来。”

      “慢慢放松……低下头,路就在你的脚下……”

      “哦……我看到了!是一条铺满青石板的小路。”

      “好,顺着小路一直往前走……那里有一幢房子,你看到了吗?”

      “看到了,是一幢纯白色的洋房!”

      “进到房子里面去!”

      “从房子里面传来喧闹的人声和劲爆的音乐声,我心烦,不想进去。”

      “你难道忘了你是受邀而来的?推开门,走进去!”

      “哦……进去了……”(小西的身体突然一颤,像是受了惊吓。)

      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      “这里灯光昏暗,人声嘈杂,他们全都戴着面具—一张张恐怖的面具,这里像是在举行一场化妆舞会。”

      “他们都戴什么样的面具?”

      “有吐着舌头的毒蛇,还有面目狰狞的女巫、流着血眼泪的骷髅……我喘不过气来,我害怕!”

      “不要怕!你口渴了吧?旁边的桌子上有水,取一杯过来!”

      “……水是浑浊的,很脏,我不喝!”

      “抬头向远处看,还看到什么了?”

      “舞台上有一个人站在那里跳热舞,大家都围着他欢呼雀跃!”

      “那个人戴着什么样的面具?”

      “人脸面具!”

      “谁的脸?”

      “灯光太暗,我看不清楚!”

      “挤到舞台前,去看个清楚!”

      “哇!他戴的是焦恩俊的人脸面具,他好帅啊!我想尖叫,我也想跳舞!”

      “是焦恩俊的面具吗?你再仔细看看?”

      “不!好像是……张迪的面具!”

      “你确定?”

      “不,不!都不是!是乔振宇!……不,我根本看不清,这里灯光太暗……”

      “墙上有开关,把灯打开!”

      “我找不到开关……找不到!我不想找了,我一刻也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了……我觉得……他们都是鬼!”(小西的呼吸音开始变粗,胸脯扑通扑通地上下起伏起来。)

      “立刻转身,门就在你身后三步远的距离,闭上眼,不要看任何人,走出来!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“出来了,外面阳光明媚,房子旁边居然有个花坛。”

      “走进花坛瞧一瞧!”

      “这里开满了黄色的康乃馨,细细的茎、小而尖的叶,太美了,进门的时候我怎么没留意到这个花坛呢?”

      “去闻康乃馨!”

      “闻到了,好浓郁的芬芳啊!”

      “小心,花上有很多昆虫!”

      “没有,很干净,一只都没有!”

      “你再仔细看看其他的花,发现昆虫没有?”

      “没有!一只都没有!—为什么?”

      “时候不早了,你该回去了!现在,听我的,慢慢沿原路返回,我数三下,数到三的时候,你就可以睁开眼睛了。一……二……三……睁开你的眼睛,我们回到现实中了!”

      小西慢慢地睁开双眼,看见Wendy坐在对面冲她微笑,“现在你可以揉揉眼睛,活动一下身体!感觉怎么样?”

      “那些康乃馨难道是假花吗?”小西迷迷糊糊地,似乎还没有缓过神儿来。

      “回去后,你可以试着重做这样的练习,试着走进舞场打开灯,然后去看清舞台上的那个人到底戴着怎样的一副面具。”

      “好的!”小西点点头。

      三年来,这样的意象对话在小西和Wendy之间已经进行过无数次,小西已习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让Wendy直达她的潜意识、窥视她的内心。

      Wendy,名叫李文迪,是夏小西的私人情感顾问,也是小西高中时期的同桌,高考时,她俩又考入同一所综合性大学,夏小西就读于工学院,而Wendy就读于医学院,七年的同窗生活让她俩即使不通过这样的意象对话,也早已心心相通。

      Wendy现在是“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”,她目前有一个职业理想,就是不通过任何抗抑郁药物来治愈夏小西的心理疾病。

      作为心理咨询的基本原则,是不能给熟人或朋友做咨询的。其中的道理好比医生不能给自己的亲人做手术、法官不能给自己的亲友断案一样。显然,李文迪对夏小西忽略了这点,因为在李文迪眼里,夏小西首先是个病人—她失恋六年,仍然无法忘记那个叫林雨昂的男人。

      三年来,夏小西无数次地进出这里,最长间隔一个月来一次,最短间隔一周来一次,当然,这些治疗对她全部免费。

      其实,每次治疗后,夏小西更热衷于聆听Wendy从专业角度对每次治疗的解析,她觉得那更像是一场和自己灵魂的博弈。

      “你猜猜刚才那段对话针对的主题是什么?”Wendy见小西一脸困惑,主动回答,“性!”

      “什么?”小西瞪大眼睛,很是吃惊,但还是迫不及待地等着听Wendy的解析。

      “房子代表你的内心世界,舞会上你看到的面具有毒蛇、女巫和骷髅,这正是意象里几个典型的象征物。

      “蛇象征男性的**,吐着舌头的毒蛇,是恐怖的,说明你潜意识里抵触性。女巫是神秘的,但女巫往往具有特殊的能量,你暗涌的能量会一触即发。结合女巫的性格特点,你会嫉妒别人的性。骷髅说明你对目前感情状态极度不满,有非常强烈的饥渴。

      “你发现杯子里的水是浑浊的,说明你的深层情绪状态不好,是什么污染了你的水?可能是性心理有问题,比如,性压抑。至于舞台上的那张面具脸先是焦恩俊,再是张迪,又是乔振宇,据我所知,他们都是你现实中的偶像吧,你看到他们会情绪激动想跳舞,说明你有性的需要。但是,你不停地变幻他们的角色,不确定的男主角说明你在情感方面得不到满足。

      “还有,你发现没,这几个人刚劲的轮廓、微蹙的眉毛、上扬的嘴角,像极了你心底藏着的那个人—林雨昂,如果我没记错,乔振宇就是西林人吧!你找不到房间里的电灯开关,你变得恐慌焦虑,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敢去开灯,你怕看到舞台上的那个人就是林雨昂,而他才是你心底的那个魔鬼。

      “走出房间,你见到阳光和鲜花,说明你内心深处渴望光明的生活。可是花坛里没有昆虫,花象征女性,昆虫象征男性,你拒绝男人。”说完这些,Wendy深吐一大口气,“怎样,我分析得透彻吗?”

      小西目瞪口呆,不置可否,在Wendy面前她是透明的!

      在荷尔蒙面前,她何尝不是一个成熟女人?面对无法阻挡的一个个生理和心理上的情绪高峰,她选择清心寡欲,于是那些特殊日子成了她的专属减肥日,连米面油盐都不进了,只吃蔬菜和水果,食不裹腹的感觉近乎佛说的“生死心切”,饥肠辘辘的感觉似乎可以遏制人的一切欲望。

      久了,她会笑自己,是在和体内汹涌澎湃的荷尔蒙作斗争吗?不是有科学家认为“在生物进化过程中,发展愈高级,荷尔蒙对**的影响愈弱”吗?OK,她当自己进化了。

      六年了,Wendy的男朋友已经从John换到了Jason,又从Jason换回了John,而她连试着去谈一场新恋爱的勇气都没有!想到这些,眼泪便会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。六年啊,如何能放下蠢蠢欲动的春心?就算思想停止,生理器官也会继续它的生物学使命。

      对!她在惩罚她自己,她享受着被惩罚的痛,因为不能忘记!

      她突然抬起头,羞涩地问Wendy:“你也有性秘密吗?”

      “有啊!”Wendy把嘴唇凑到小西的耳朵边,悄悄地说,“我是—‘技术处女’!”

      “啥是‘技术处女’?”

      Wendy摇摇头,没想到现代社会还有这么愚钝的女人,干脆放大声音跟她讲:“就是从John到Jason,我依然是个处女,懂了吗?”

      “哇!”小西惊叫起来,单说Wendy和John亲热,都被她撞上好几回了,这怎么可能?

      “你太会伪装了吧!这么做,有必要吗?”

      “当然!”Wendy一脸得意,“我只要守住这个‘未破’的底线,日后就可以高举道德的大旗呐喊,免得那个爱我至深的人有一天要为这件事儿去做心理咨询。”

      “我不信!”小西吃惊地看着Wendy,就像看一个稀世怪物,她使劲地摇着头,“不可能!来,让我验明正身!”说着,她伸手抓住Wendy,她们俩打闹作一团。

      Wendy冲好一杯热饮递给小西,小西接过杯子,突然想起什么,抬起头,眼神充满困惑,“你为什么不问我今天去故宫的感受?”

      “还用问吗?你忘了,我会读心术!你一进门我就注意到,你右手的毛衣袖口是放下的,而左手的毛衣袖口是挽起的,你要掩饰的是红肿的右手腕。并且,你和我交谈时,不自觉地用手触摸‘颈窝’处,当一个女人用手触摸身体的这个部位时,说明她感到了苦恼、不安、不适或害怕,这是大脑的边缘系统产生的一种安慰行为,你的行为向我透露,你今天去紫禁城时的状态很不稳定。你不想和我提及这些,是不想让我对你失望。所以,答案是,今天你没能战胜心魔,完败!—我猜对了吗?”

      其实,今天游故宫除了完成小西例行的心灵朝圣外,还有一个特殊的理由:Wendy想借机检验一下这一年来对小西治疗的效果。

      “什么心理学上的狗屁‘厌恶疗法’,什么鬼橡皮圈,对我根本不起作用,还不如我随身带一瓶臭豆腐,犯一次贱就狂吃五块,我这种人就该被拖走,直接丢进WC!”小西突然暴躁起来,大声宣泄着。

      六年了,她依旧忘不了他,他就像灵魂上的恶魔吞噬了她一切的快乐,她害怕自己哪天会疯掉,战战兢兢地问:“我会疯吗?”

      “目前,不会。”

      “也就是说,我还有救?”

      “有!不是前有翁美玲,后有张国荣,没到那一步,都还有救,爱情这点事没那么容易想得明白,除非没爱过!”

      “我一定要走出抑郁,积极向上地面对人生!”小西神情坚定。

      Wendy点点头,问:“对了,你刚才拍照片了没?我还想看看故宫的雪景呢!”

      小西拿出手机,快速地翻找出照片递给她。

      Wendy端详照片片刻后,突然眉头紧皱、面色苍白,小西纳闷地问:“怎么,见鬼了吗?”

      “没……没什么!”Wendy神情慌张,吞吞吐吐。

      小西觉得哪里不对,从Wendy手里一把夺过手机,“让我看看!”

      当她的目光定格在照片上的一刹那,她的表情凝固了,手中的热饮杯掉落在地。

      “不会的!这个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太多了,那个李梅,你认识的,她老公就长得像吴镇宇!这个世界很大的,分开的人哪那么容易再相遇?不可能是他的!”Wendy说。

      “是他!”小西的目光透着坚定,“一定是他!”

      黄色鸭舌帽上显眼的“西南旅行社”的字样透露出他是来自大西南,来自西林的林雨昂。

      没有人比夏小西更熟悉林雨昂了,夏小西说过,就算有朝一日林雨昂化成了灰,她也能认出他。不会错的,肯定是他!

      此时,Wendy和小西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聚焦在林雨昂右手臂拥搂着的女孩身上,那女孩一脸阳光。

      小西踉踉跄跄地走出诊室,Wendy皱起了眉,她明白,这一张照片的出现,足以让小西过去几年的治疗前功尽弃,果然,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……

      
    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    我的极品人生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死忌:电梯诡事
    作者:QD

    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    妇科男医师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最强保镖混都市
    作者:忘 记

    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    贴身妖孽保安
    作者:暗夜行走

    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    诡异人生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