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(22)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9-02-11 01:00:09 字数:3491
上官耀华深埋着头,道:“千错万错,都是孩儿的错。我实在无以置辩……如果实在要说,那就是‘秋风秋雨愁煞人’。孩儿自幼多愁善感,最近实在是提不起精神来。耽误下的任务,我知道最终是由义父分担了去的,孩儿愿领责罚。”同时五指收束成拳,捏紧了裤线,实不知这理由能否蒙混过关。眼前一顿责罚是少不了的,唯一够指望的只剩下让他消了气后,就此了事,不再追究。手心渗出密密一层汗水。

福亲王冷哼一声,道:“什么多愁善感?倒像个娘们儿似的?没出息!义父往日是怎么教你的?”见他满脸垂头丧气的模样,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之感。摆一摆手道:“算啦!算啦!我先不问你那些。最近听说你跟摄政王府那个女娃子走得很近,有没有这一回事?”

上官耀华脑中迅速盘转,再作答时又已是镇定自若,道:“义父交待下的任务,孩儿铭记在心,终不敢忘。那个程……程小璇,对自己身世始终守口如瓶,单从身边亲近之人试探,恐怕难以收效,即使得到了情报,也难保不是错的。因此上孩儿有意改变战术,先同她套近乎。等到两人彼此间亲近了,她也对我不加设防,到时就可从她口中顺利勾出话来。这是孩儿所打的如意算盘。”

福亲王点一点头,横眉怒目之色却未稍减,道:“想法是不错,懂得随机应变……不过最关键还是成果啊!你到底探听出什么有价值的玩意儿没有?”上官耀华头垂得更低,声音几如蚊蝇,细不可辨,硬着头皮道:“孩儿……孩儿愚鲁……”

福亲王大怒,喝道:“废物!”手掌在一旁的紫檀木桌面重重一拍,震得几个茶盏都弹了起来。落稳后仍是杯碟碰撞,乒零乓啷的一阵乱响。这声音就如在上官耀华心头搅动一般,慌乱尤甚。

福亲王气得眉毛、胡子尽皆大翘。从桌上端起茶杯,连喝几口,才勉强平定下心头火气。续道:“又是这句老话,本王都听得腻了!这桩任务再由你执手操办,你是不是就准备遥遥无期的拖下去?要是如此,本王尽可再寻他人去查。我手下那一群死士,外表都有个寻常身份掩护,但说起人脉眼线,也未必就比你差到哪里……”

上官耀华心中着实一慌,自己历尽艰险,处事早已磨练出了一身的灵活机变。即使偶有变故,也总能应付自如。但程嘉璇究竟及不上他,假如这把火真正烧到她身上,怕也只能在原地坐以待毙。

愈发烦躁,话里都忍不住带些抵触,道:“义父,人贵有始有终,此事既已由孩儿开了头,就应由我继续完成。孩儿定当尽心竭力,不令您失望。不过至于其余的人马,还请暂时不要出动的为好,以免打草惊蛇。假如那女人知道我是有意查探她,她的嘴巴,就更要挂上锁头了。”嘴上是强撑着交待,心里早在大骂程嘉璇:“你这臭丫头,自己爱做跟屁虫无妨,可要害死我了!”

福亲王冷笑一声,缓慢走到了他面前,道:“果真如此么?本王倒没觉着你有多卖力。好像总是那个丫头在缠着你,你连话也不肯跟她多说半句?”

上官耀华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心想福亲王的耳目果然盯得无孔不入,还好自己没跟她多拉扯,尚有回旋余地。答道:“义父有所不知,人皆有喜新厌旧之心,那个丫头……尤其如此,对任何男人,都是想勾搭一下的。如果我太轻易就跟她敲定关系,过不了几天,还没等探出秘密,早先被她一脚踢了。孩儿有意若即若离,还能借此保留些神秘感。不是常有俗话叫做:‘得不到的,总是最好的’么?”

福亲王不为所动,道:“本王还听说,她时常在背后叫你做‘哥哥’。怎么,你认了她做异性兄妹?”

上官耀华心中咒骂:“这老狐狸当真全不避讳。他敢说这种话,便是承认了时刻派人在我身边监视。怎么,他认定我是捏在手中的棋子,注定翻不了盘么?”表面还得装着恭恭敬敬,喜怒不形于色,答道:“这是女孩子惯用的手段。认了别人做哥哥,从此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粘在他身边,时间一长,日久生情,不爱也变成了爱。不过……孩儿又岂会为这种小小伎俩所惑?自然还是能掌握得住尺度的。”

福亲王冷冷道:“那就好,本王不管你用什么手段,只要能收效即可。不过,我的耐心有限,不可能无止境的等下去。逾期再不能给我答案,那就唯有另寻人去办,别怪义父没给过你机会。对那个丫头,你也别冷落太过,万一直接令得她知难而退,还不更是麻烦?早些套出话来,你也正好早些摆脱她纠缠,两全其美。”

上官耀华道:“不瞒义父,她就像一块牛皮糖,甩也甩不脱的……”正说着话,外头又有侍卫来报:“吟雪宫程姑娘正在府外,她说……是来找她的哥哥。”

福亲王极具深意的看了上官耀华一眼,口中应道:“带本王去看看。”绕开他大步走了出去。上官耀华冷汗浸透了背心衣衫,脑筋一转,也忙跟随上去。

两人由一名家丁引路,一同来到府外,果然见到程嘉璇正靠在门口的一樽石狮子旁,手指绞纽着。秀眉微蹙,眼巴巴地盯着府门。见到几人,登时眼前一亮,迎上前去。福亲王先一步踏出,装腔作势的道:“程姑娘远来,不知有何要事?是转达韵贵妃娘娘的回话么?”

程嘉璇敛衽施礼,道:“奴婢参见王爷。我家娘娘对于双方合作,也颇有赞同意向,只是不愿答允太快,掉了身价。总之好教王爷得知,这是早早晚晚的事,不必太急在一时。最别扭是凌贝勒解不开心结,为此吵闹过许久。娘娘心想,凌贝勒还是跟承王爷交情最好,特遣我来求见,希望承王殿下前往规劝。到时其事一成,皆大欢喜。”

福亲王淡淡一笑,道:“程姑娘果真是知书达理。你还是想见耀华一面吧?你们的事,他都跟我说过了,我呢,向来自命开明,只要他愿意,绝不勉强他的婚姻大事。不过,就是这一桩儿女私情,也能给你说得如此冠冕堂皇,本王着实佩服。不知程姑娘进宫前,是哪一户的大家闺秀?”

程嘉璇虽然外表单纯,但心机也并非不深。听了福亲王这一句试探之语,立即想起上官耀华曾提醒她的隐患。应道:“王爷取笑了,奴婢又算得什么大家闺秀呢?假如真有那么好,也不至于仅在宫中谋一个小小丫鬟的职位了。我家……”

她记着上官耀华家里是“做小本生意起家”,自己既要跟他撇清关系,就务须处处谨慎,不着痕迹的接口道:“幼时家贫,连煤油灯都点不起,更别说借书来看。爹爹常说‘女子无才便是德’,最好的便是多做些粗活,分担他的劳苦。等稍大些,再说一门好些的婆家,这一生也就交待了。可后来……他实在穷得无以为济,只好将我贱价卖了。几经辗转,才到摄政王府做丫鬟。王爷见我生得还算清秀,又懂事机灵,于是认我做了义女。在王府之时,我也确曾读过一点书。到宫中做活,总不能老是冒冒失失的。”

福亲王心中暗暗冷笑,想来耀华常说这丫头对身世防范得滴水不漏,看来此言不虚。这时上官耀华也刚从门中走出。程嘉璇一见了他,立即飞奔上前,挽住他一只胳膊,欢声叫道:“耀华哥哥!”

上官耀华心下大皱眉头,好在她称呼还算隐晦。碍于福亲王在旁,索性揽住她肩,大声笑道:“小璇,我今天带你到外头逛逛。看中了什么就跟我说,只要能把我们家小璇打扮得漂漂亮亮,多少钱都不在话下。我堂堂大清小王爷,也不短了这几厘!”一面推着她,快速离开。

程嘉璇直是喜出望外,还有些不敢相信,道:“耀华哥哥,你终于肯搭理我啦?”上官耀华含糊应道:“是啊,小傻瓜,哥哥什么时候不理你了?”程嘉璇挽着他手臂,轻轻将头靠到了他肩上。两人犹如一对你侬我侬的甜蜜爱侣,连福亲王也看不出什么差错来。但他究竟是老谋深算,看着两人背影,不一会儿就拧紧了眉头,陷入深思。

上官耀华半身僵硬着,想到周围眼线环伺,暂时还不敢甩开她。等得走到个僻静街角,见着周围已再无人跟随,立即避瘟疫般将胳膊从程嘉璇手臂间狠抽了出来。愤愤地一甩手,道:“你疯了?谁准你到王府找我?不要命了么?快滚!快滚!”

程嘉璇眼眶一红,还没能适应这天堂地狱的瞬间转变。轻声道:“哥哥……你刚才,不是对我挺好的么?怎地现在又……”上官耀华没好气道:“刚才要不是我反应够快,咱们都得去见阎王!你听我的,如果还想活命,就不要再来找我!”

程嘉璇急道:“为什么啊?我一个人孤苦伶仃,好不容易见到自己的哥哥,想求相认,是天经地义!知道你还活着,还能好端端的站在我面前那一刻,你不知道我有多欢喜。求求你,不要一再推开我好么?”看到他一边空荡荡的袖口,轻声道:“你怎会少了一条胳膊?这些年,你一定过得很苦,是不是?”

上官耀华怒道:“自作聪明!我的事不是你应该管,也不是你管得起的!程嘉璇,亏我还想救你一命,有意替你编造身世,好在福亲王面前遮掩。你倒好!不声不响,就把一切都搅得一团糟!再这样下去,谁都救不了你!”

程嘉璇双眼可怜兮兮的眨动着,道:“为什么要编造身世?咱们也是出身世家,地方上的名门望族,这有什么见不得人么?我就是不明白,你不要我这个妹妹,是我自己没出息,那也罢了,可为什么坚持不肯认祖归宗?难道你甘愿一辈子都随着那个福亲王,随他做‘上官家’之后?就算你要判我的死罪,也该将条条罪证罗列完整,给我一个真正该死的理由。如果我的存在,将会成为你的负担……”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