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(3)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9-05-15 02:42:06 字数:3406
沈世韵道:“本宫不想一直做个看客。我来教你,两路分为一明一暗,明里是做给李亦杰瞧的,似乎咱们也在为他尽心尽力,借机卖个人情。至于暗路么,本宫从没说过‘不想看到她死’,一旦寻着了,就给我立刻干掉!如此一来,对两方都能做得个交待。随各方势力自去明争暗斗,给我铺路搭桥。最终却要他们知道,这一盘棋,终究还是掌控在本宫手里!”

那士卒赔笑道:“娘娘决策千里,最后的胜者舍您其谁?”

沈世韵淡淡一笑,又吩咐道:“别尽顾着扯些血腥屠杀,大煞风景。本宫有阵子没同宫中姊妹联络情谊了,上次叫你预备,给佟妃娘娘的燕窝,如何了?”那士卒笑道:“早已备妥,就等着娘娘一声令下了。佟妃娘娘怀有龙种,能得到这份大礼,一定欢喜得合不拢嘴。”

沈世韵道:“首要还是请佟妃姊姊好生安胎,给皇上生下一位小皇子来。谁叫玄霜自己不争气,咱们宫中的龙脉兴衰,都指望她的肚子了。姊妹间互道关心,实属寻常,不足为外人道,也就不必声张了。”那士卒应道:“奴才遵命。”沈世韵目光投向窗外浮云远山,嘴角边划开了一抹玩味的笑容。就如期待着一出好戏的开场。

另一边的望阳坡,江冽尘负手站在顶端,向不远处的京城眺望。南宫雪蜷缩着身子,半坐半躺的瘫在他脚旁,手足并无捆缚,几处大穴被怪异手法点中,全身酸软,也只有老老实实地等候处置。

两人眼看着日头一点点升到最高,又缓慢西沉。通往京城的小道上,却始终不曾出现一个人影。南宫雪心中百感交集,既盼望早些脱离险境,又不愿师兄因己而涉险。时辰每过一分,满心的信念也就暗淡一分。

终于江冽尘抬手打个响指,冷笑道:“看来那位将要成为你丈夫的师兄,真是一点都不在意你。本座给他讲明午牌时分,他要是有半点关心,就该提早赶来相候才是。”

南宫雪翻起眼皮,努力使自己眼神不落人后,道:“师兄是个聪明人,明知你给他设下陷阱,即使摆下再丰厚的诱饵,又怎能引得他往里面跳?他肯为了我,努力保全自己,这也同样是爱我的一种,我一点儿也不怪他。这种感情,对你这种不懂得爱的人来说,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
江冽尘冷笑道:“不错,所谓的‘爱’,正是你们这些正派中人最大的弱点。本座没有,也永远不想有。我早就说过,唯有无心无德才能成就大事。”南宫雪冷哼一声,道:“那只会加速你的灭亡而已。师兄一定会来救我,但他却不会轻举妄动。”

江冽尘冷笑道:“别傻了,李亦杰的特点,正是处事卤莽,不计后果。他早该为你急破了头,还哪有心思,另行制订一个详尽的救人计划?你与我同样一清二楚,又何必再自欺欺人?”南宫雪道:“正派中人面对强权凌辱,即使到得最后一刻,也不会屈服,更不会放弃他心中的信念!”

江冽尘道:“虚无缥缈的希望,还不如根本别抱的好。你说,李亦杰现在,在忙些什么?如果本座给他写一封信,又该如何称呼你?夏笙循?还是南宫雪?你不是曾用这两个名字,耍得他团团转?”

这话已无异于证实,自从她随原翼来到京城,搬入府邸居住,自以为暂时得享太平。然而一举一动,却从未逃脱过江冽尘无孔不入的监视。只不过,他比任何人都更沉得住气。

一提起夏笙循,脑中登时回忆起那日的一幕,这是令自己一生不忘的温馨场面。她与李亦杰紧紧相拥,唇舌纠缠。其后自己说道:“有你这几句话,那个无理取闹的夏笙循就已经死了,活着的是我们的未来。”

李亦杰则道:“夏笙循同样是你的一部分,我就不要她死。相反,我还正应多感谢着她些。全因有她的存在,才能让我认清,从前我曾是怎样的对你不起,提醒我今后加倍的珍惜你。那个充满仇恨的心魔已经死了,活着的,是一片痴心待我的夏笙循,以及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的南宫雪!”

这几句真心表白,简直是李亦杰所说过最好听的情话。因此“夏笙循”对她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。如今听江冽尘所言,却是将这份独有的情致破坏得一干二净,怒道:“别说了!从你嘴里听到这个名字,让我觉得恶心!”

江冽尘悠然道:“何必客气?对我整个人,你也早就恶心了吧?”南宫雪一口应道:“不错!算你有自知之明。”

江冽尘一声冷哼,抬脚向她脸上狠踹过去。南宫雪闪避不及,登时鼻青脸肿,眼皮耷拉下半边,嘴角、鼻孔流出鲜血,面颊上也几乎立即转为淤紫。剩下的仅剩两道不服输的眼神,高高扬起,瞪视着他,道:“你可以折磨我,也可以杀了我,但师兄来日定会为我报仇!让你死得更惨千倍万倍!”

江冽尘道:“不必拿你的师兄来威胁本座。他就是个废物,何况就算他避而不见,我也不会放过他。近几年,本座必将踏平天下间各大门派,当初协同攻入我祭影教,逼得本座亲手杀死自家兄弟,此仇我始终牢记于心,片刻不忘。昔日的仇人,一个都不会放过。”

南宫雪道:“你千方百计的找出各种借口,却始终都不肯承认真相。那就由我来告诉你,你杀了他以后,心中后悔莫及,更不愿面对良心的谴责,我与师兄,都不过是你迁怒的替代品而已。人这一生,没有后悔药可吃,也没有回头路可走。你也懂得眼见亲朋好友死时的痛苦,将心比心,为何又要制造出更多相类的痛苦,让天下人同来承受呢?到此为止吧。让别人得到解脱,也是救了你自己。”这无异于将他疮疤血淋淋的揭开,撒上了一层盐。

江冽尘视线缓慢游移,最终才定格在她脸上,道:“本座最恨的,就是你整日里冠冕堂皇的给旁人说教。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?救世主么?别再妄图揣测人心,我告诉你,本座一点都不痛苦。我不懂得痛苦,我只懂得仇恨,只懂得报复!凭什么要我来承担那些恨意?既然如此,我就毁灭整个世间,让所有人都来体会,那种无能为力的痛苦和仇恨!我的世界没有阳光,我便要将全天下一齐拖到黑暗里去。没有人能救得了我,我也不必要得到什么荒唐的救赎!那些东西,本座一律不稀罕。”

南宫雪叹了口气,道:“每个人的路由自己去走,也要由他负责。或许是我在水月庵中待过一段时间,读过几本佛经,便总希望能将人引领到正路上去。即使大限将至,也能令所有人一齐欢笑,没有悲哀和愁苦。或许是我太天真,世上总有些污浊是永远无法净化……”

江冽尘赞道:“说得好!本座正是那一切污浊的核心。不论何时何地,我都是永恒的王者。刚才你说水月庵是么?上次在潮州给你溜了,我一怒之下,连庵堂也一并放火烧尽。你以为那是虔诚之地,实则它连自身也无法护佑,又凭什么奢谈拯救万民?你们正派中人一切的信仰,在本座眼里,随手即可颠覆,那都是荒谬可笑。”

南宫雪双目如欲喷出火来,道:“你要报复,尽管冲着我一个人来,为何要牵累水月庵中那许多无辜的人命?”江冽尘道:“本座一统天下,这些蝼蚁之辈终究都是要死的。早死几日,迟死几日,又有何分别?”

南宫雪急欲再辩,江冽尘五指猛然弹出锋锐利爪,道:“够了,李亦杰不会再来了,到时让他给你收尸便是。本座给过你们机会,黄泉路上,你只管去怨他无情无义。”手掌朝着南宫雪额头急盖而下。

南宫雪避也不避,瞪着一对水汪汪的双眼,直等头顶感到整圈尖利触感,目光仍不离他双眼左右。冷冷地道:“凡事有因,必有果。今日你造下的孽,来日必将报偿于你一人之身。我知道师兄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,但他悟性过人,习武又是十足勤恳,假以时日,他一定可以挫败你的野心。要杀我一个武功低微的女子,在你不费吹灰之力。只可惜百年以后,旁人再论起你这位大人物,所能提起的,也只有这几件登不得台面的拙劣事。”

江冽尘神情微微一变,恍惚间有种极至的残忍在面上流转,似乎恨不得立时将面前的南宫雪撕成碎片。与此同时,却也不失有欣赏,甚或将她当做一个猜不透,看不清之人的研究。终于似乎下了决心,长如利爪的指甲寸寸收回,手掌也跟着离开南宫雪额头,淡淡道:“这样就杀了你,对于整个游戏来说,太没趣味。本座可以再给李亦杰一个机会。就不知你身上,可带有什么独家信物?”

南宫雪死里逃生,还没缓过神来,倒觉惊愕多于喜悦。此时神智不清,隐约听他发问,没多细想,便径自答了出来,喃喃道:“师兄给过我一枚铜指环,他说,这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。虽说材质不过是最粗浅的黄铜,我却爱不释手。并不是他小气,不是的,他只是想将日常间一分一厘的花费都积攒起来,为我们营造一份安定的未来。我虽也并不计较,但他却说,我是他最爱的妻子,他不能委屈了我。成婚以后,等咱们的生活有些起色,逐渐步入正轨,还要买一枚黄金打造的指环,以此补偿。说到底,他还是不够了解我啊……其实我是个很容易知足的女孩子,只要是他送的,不论价格如何低廉,哪怕是田野间随意采来的一株狗尾巴草,其间包含着对我满满的爱意,我就会很喜欢,很感激。这指环是他给我的第一件礼物,我一直贴身放置着,舍不得戴呢。”面上同时泛起些许红晕,看来更增娇俏可爱。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