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(8)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9-07-11 20:11:32 字数:3197
那青年挪过酒碗,与他碰了一杯,一饮而尽,道:“我瞧兄台是太过多疑。孤身在外,警惕些确是好的,但如你所言,凡事有度,猜疑过甚,受累的也是你自己。在下又哪有什么险恶居心?不过是看不惯武林盟主仗势欺人。大家行走江湖,路见不平,自当拔刀相助。这种恶事不闻则已,一旦给我撞见了,就定要好好管上一管。”

南宫雪大起共鸣,应道:“谁说不是呢?我从没见过如此无理取闹之人,说出来给你评评道理。我跟他是老相识了,他先不分青红皂白,骂了我一顿,如今不知是心中后悔,还是余怒未息,强逼着我去见他。我若不肯,他就沿途布下安排,非将我逼到走投无路,主动上门才罢休。还好遇到你这善心人……你说,到底是我的错,还是他的不对?”

那青年道:“自是姑娘占理。男欺女本是不该,自家之事,也该内部解决。他却扯上天下百姓,岂不是瞎胡闹?”南宫雪赞道:“不错,不错,此言深得我心!不过师兄一向稳重,连一点惊喜都不肯给我,从没做过这等……惊天动地之举。”

上官耀华冷冷打断道:“然则兄台来与我二人搭讪,便丝毫不惧那武林盟主来找你的麻烦?他势力如何,想必你也是看见了。”那青年笑道:“我自在房中宴请宾客,与他何干?即使是武林盟主,也不能不讲道理。我不怕受你们的连累,难道二位还不愿交我这个朋友?”

南宫雪拍手称快,笑道:“好啊,好啊,我就喜欢你这般率性。你这朋友,我今天是交定了。敢问公子尊姓大名?”那青年笑道:“免贵姓平。江湖间一介无名小卒而已,至于名、字,不过是一个代号,相交贵在知心,表象之物不闻也罢。”南宫雪点了点头,但没能得知他真正身份,心里总觉遗憾。

那自称平公子的青年重置了一碗酒,向上官耀华一举杯,笑道:“这位姑娘爽快,兄台的意思呢?难道当真要仇视在下到底?”

上官耀华翻个白眼,勉强同他碰了一杯,道:“我问你,你到底知不知道武林盟主的所在?”平公子道:“我没有必要骗你们,的确不知。只怕他也同这位姑娘一般,闹起了小脾气,故意躲着不见,好让二位今后行路,多吃些苦头。”

上官耀华冷哼道:“叫他去做缩头乌龟不成?我总觉你这个人怪里怪气,好像有许多事瞒着我们,叫人看了就不舒服。有话直说,别藏头露尾的,成不成?我们两个又不是什么成名人物,交了朋友,也讨不得多少好。若是有事相求,最好趁早提出来,且看我们是否力所能及,别累得你白忙一场,我心里可也过意不去。”

平公子道:“兄台此言差矣,谁又是没有秘密的呢?一个人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,你却永远无法将他全然看透。像你,也不知另藏了多少隐秘。即使我未能向你和盘托出,那也并非表示,我就对你有何恶意。只有受人伤害太深,或是自己背叛别人太多,才会丧失安全感,对任何人、事、物都抱持怀疑。”

上官耀华冷哼一声,想到他所说二者,自己却是占了个全。一时间无话可说。

平公子续道:“我见二位行色匆匆,容我多嘴问一句,欲往何处?”上官耀华心道:“你未免太多嘴了。这与你何干?”一句话悬在口边,未等开言,南宫雪答道:“平公子,敢问你听说过赤砂珠没有?那是传说中的宝物,据说唯有在沙滩荒漠之地,才能得见。我们正是要去寻找这种……这种珠子。”

平公子先是一怔,随即了然笑笑,道:“赤砂珠?哦,我知道了,二位也是打算前往平家的求亲者之一吧?不过么,据我所知,那赤砂珠并不在什么荒漠,你们只怕是受人误导,找错了方向。”两人闻言,都是一喜。只要赤砂珠是真有其物,就算方向错了个十万八千里,也总能有成功一日。南宫雪更是忙不迭的称谢。

平公子笑道:“别谢得太早,我不但知道赤砂珠,更知道它在什么地方。左右无事,不如就由我,带你们去取如何?沿途一应食宿,就都包在我身上了。反正你们尚未从武林盟主的天罗地网中解脱,是不?”

上官耀华道:“你如此仗义,却又不要我们回报?那到底是为了什么?别告诉我,是因为好玩啊?”平公子笑道:“如果一定要这样说,倒也可以。此事极是有趣,我平生没有旁的爱好,唯独喜欢多接触些离奇事,好比这小商小贩闹不自在,又有如此多情盟主,便是从前闻所未闻。跟着你们,当可大开眼界。”

还没等上官耀华再加推辞,南宫雪却道:“平公子如肯同行,也是小女子的荣幸,哪有拒绝之理?”上官耀华向她望了一眼,五指狠狠捏紧酒杯,望着杯中浊酒,强忍着一把掼到地上的冲动。

三人吃饱喝足后,同行下楼。平公子向那掌柜的道:“这二位客官吃喝,全记在我账上,不算你违了规矩吧?”那掌柜的忙道:“多谢公子爷。咱们……这个……总不该闹出人命来。”

平公子淡淡一笑,此时上官耀华正盯着他看,见他眼神阴鹜,唇角扯出的却是一抹冷笑,轻声道:“你做得很好,来日定会为你这份忠心,得到应有的报酬。”

上官耀华第一个念头,便是转头去瞧南宫雪,要看她是何反应。岂料天不遂人愿,南宫雪早已走到了客栈门口,背对着二人,并未看到这惊心一幕。而等平公子转过头,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眉善目,笑道:“真抱歉,叫兄台等急了吧?咱们这就上路。”

上官耀华心下疑虑再多,一时也不便尽问,只等同行时加倍留心。对这莫名出现的平公子怀疑却是愈加甚了。

三人到了大街上,正中停着一辆四轮马车。那马体形高大,毛发梳得精光发亮,一见即是一匹跑惯了远路,四蹄生风的良驹。车厢内也极是豪华,车前帘帐绣了几条金边,瞧来几如皇家轿辇一般。

上官耀华冷笑道:“兄台家里的生意,做得还真是够大啊?”平公子看了马车一眼,道:“客气,若是我一人独行,骑一匹小马,也就够了。但招待二位,总不可寒酸,这辆车是我特地到市集上租了来,只希望二位别嫌弃。”上官耀华哼了一声,耳中听着南宫雪连声道谢,真恨不得将这马车当做谢语,整个儿打得七零八落。

平公子扶着两人坐上车,自己在前驾马。上官耀华总不放心,时不时的就想探头观察他一番。碍于南宫雪在侧,种种警惕只得尽量收敛。

短短几天内,一切还算风平浪静,三人照常饮食歇宿,事事如常。上官耀华没能抓出平公子把柄,心中不甘,盯得更是紧密。这一晚到了客栈,竟提出与平公子同住一间。往常向来是要下三间上房,这突然改换,令谁都是不惯。南宫雪好笑道:“阿华,你又不是小孩子了,怎么还赖着人家?不敢一个人睡么?”

上官耀华道:“近来旅途辛劳,两人同住,彼此也好有个照应。何况平公子如此热心,在下倒不好拂了他这一片挚诚。”平公子笑道:“咱二人谈天说地,正求之不得。只是在下睡觉不大规矩,别要惊扰了兄台安寝。”

上官耀华顺口答道:“无妨。”南宫雪对这两人实是无可奈何,唯有任由着他们去。

上官耀华步步紧跟着平公子,到得房中,各将行李放下。四面环顾,见只得一间木榻,算不得如何宽敞,两人若是挤在一处,倒显狭窄。

上官耀华顺手取出本书卷,做出灯下苦读之相,真正目的却是为熬夜寻些借口。目光固是落在书上,视线却时不时的朝平公子偷瞟,心里暗自得意,想道:“以往在福亲王府,日间积压下来的任务,哪一天不忙到深更半夜?便是连熬上个三两月,也自不妨。你要是想弄什么鬼,都别想瞒得过我。”

然而平公子却是始终面色如常,不知出神想了会儿什么,便起身整理被褥,钻了进去。这一着却是大出上官耀华意料之外,皱眉道:“怎么,平公子,现今天还大亮着,你这么早便睡了?”

平公子道:“见笑,出门在外,比不得家中舒适。况且在下也无旁的事可做,不如早早歇息,好给他日养精蓄锐。兄弟当真卖力得紧,莫非是想考取新一任的状元公?”

上官耀华道:“惭愧,以小弟之浅陋才学,如能当上状元,当真要令天下读书人释卷自尽。”至于功名利禄,不用多读便已有了。忽然灵机一动,道:“平兄满腹经纶,一见就是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的人物。定然也懂得不少勤政之道,在下有几处见解不明,能否向你请教一二?”

以他所计,两人关系越是生疏,彼此间有何异动,反倒不易察觉。不如先笼络了交情,或能探出些暗藏的秘密。讲论家国之事,最能引出政见,对他的了解便可进一步加深。是以方有此议。

平公子一怔,道:“咦,山野平民,空有满腔大志,竟还有人愿来理睬?咱们不过是随口闲谈,你不必将我所说无稽之言放在心上,那么咱们或可试试。”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