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(28)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9-08-13 21:29:54 字数:3461
正自出神,队伍忽然停了下来。四周是一片荒芜地带,凉风卷起几粒黄沙,噼噼啪啪的打在众人脸上。

前方一块空地,立着个孤零零的十字形木桩,几名教众抬着那正派人士,将他架上木桩,另几人立即抬来粗大麻绳,将他手脚五花大绑,打了几个死结。动作极显熟练,往日里不知曾重复过多少遍。那人动也不动,任凭旁人摆弄,既知性命交于人手,也不愿再费力反抗。

玄霜道:“正好,今日在此的,有些是本教的老部下了,那就只当多给你提一个醒。另有不少新加盟之人,提早忠告你一句,永远不要动叛教的念头。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你最好弄清楚,你是在什么人面前耍花样。谁要敢胆大妄为,这就是他的下场。”

南宫雪噤若寒蝉,真要怀疑这是他们有意而为,寻此日料理个钦犯,好起杀鸡儆猴之用。

左护法大声道:“属下誓死忠于本教,刑罚再严酷,也轮不到属下身上。取家伙来。”便有几人取来几捆木材,丢在那人面前。南宫雪皱了皱眉,心道:“说得何等惨酷,原来是火刑……虽然同是一桩罪业,毕竟没那般惨无人道!”

然而那几名教徒行事却大出她料想之外。在他脚边以暗蓝色磷粉撒出个圈子,取来一瓶液体,滴了两滴,立时有火苗“呼”的一声蹿起,那人身周几乎已尽然笼罩在一层光幕中,火焰竟是幽蓝色的,看去颇有几分鬼火之势。

人群喧闹声逐渐轻了几分,显然这一手震慑不小。火势并不如何猛烈,烧灼一圈,曾将他从头到脚裹于其中,最终不等动手,就逐渐减弱,直至熄灭。

众新人同是一愣,又有几人嘻嘻哈哈的谈论“火种出了毛病”。南宫雪心道:“假如那人一心归属正道,自然命不该绝。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她历来不信鬼神,更难相信竟有如此离奇之事。假如苍天真有眼看着,为何令正派伤亡如此之重、令魔教横行至今?

玄霜冷笑一声,打个手势。另有一名教众出列上前,到了那犯人面前,手中一把短刀抵上他前额,深深切入,随即向旁挪移。众人起初不明就里,待见一层薄薄的东西在刀锋翘起,下端一片血肉模糊,终于明白那人是在剥他面皮。一众公子哥儿哪曾见得如此场面?都笑不出了。

然而他们显然还低估了这刑罚,那人刀锋划过颈部,仍未就此停止,一路割下,溅出几块细碎皮肉,零零落落的散了一地,血沫淌出,落地声淅淅沥沥,如同一场永无止境的血雨。肌肉脉络分明,血管寸裂,在地上积起小片血洼。方才以特殊火焰灼烤,竟只是为使他肌肤转为松软,更易剥离。众人看得胆寒,纷纷转头,胆小的已欲作呕。

玄霜喝道:“都给我瞪大眼睛,仔细看好了!若是从无二意,何必心虚?本教矛头,从来只会指向外人,而不会对付自己的朋友。”

众人给他强逼双眼平视,骇得泪水横流。这每一刀落下,都如同在自己身上起了同等震颤,疼痛直钻入心。那人痛得浑身抽搐,那行刑者也是久经训练,只叫他痛到极致。一时半会,却又死不掉,肠子淌了一地。南宫雪咬紧下唇,暗骂是谁想出这等酷刑,全以旁人痛苦为乐,实是可恶已极。

江冽尘见惯了这场面,不以为然,道:“你们且先自便,左护法,你在场督促。霜烬同我过来。”玄霜叹了口气,乖乖的跟在他身后。两人走得极快,没一会儿就失了踪影。

他二人前脚刚行,南宫雪再也难以忍耐,一柄飞刀出手,“嗖”的声射入那人胸膛。那人四肢一展,面上却流露出种释然神色,双目一阖,已然气绝。

一名教徒大怒,喝道:“木子循,怎地又是你在胡闹?别仗着教主对你另眼相待,就敢不把规矩放在眼里!以为这刑罚是叫假的,你倒不妨上来试试!”一众世家子弟胡乱起哄,叫道:“是啊,木子循这小子太也嚣张!咱们好好教训他!”

一片附和声中,南宫雪冷冷道:“刑罚是对活人用的。花那许多功夫,只为对付一个将死之人,岂不荒谬至极?有闲心干这些蠢事,倒不如多拿出点心思,商讨攻伐大计。七煞圣君一个人糊涂,你们也跟着他犯傻?”

众教徒听她所言,既惊且惧。另有几名老成持重者,道:“行了,事已至此,再怪他也无用。这刑罚才到半途,待会儿教主怪罪起来,咱们如何交待?”

另有人提议道:“就说他体质尤其差些,半途气绝而死?”前者道:“糊涂!看他胸前老大一个刀伤,你以为教主是睁眼瞎,看不出来的么?”另一人道:“要不然,咱们还是继续行刑?”前一人道:“教主要的便是叫人痛得锥心刺骨,一刀杀死,太便宜他了。现下死都死了,还行刑个屁!”

南宫雪看着众人慌里慌张,有几人上前拨弄尸体,都是一副大祸临头之象,心下只感不屑。道:“别忙了,他要是问起,你们只管将责任全推到我身上,事实本就如此。一人做事一人当,不会连累了你们。况且,确是这个道理,就算他就站在我面前,我也敢这么对他说!”

江冽尘与玄霜来到道旁一片矮树丛,玄霜未等他开口,先跳开一步,道:“行了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这几日我并未耽误练功,给你瞧瞧如何?”说着双手拉开起势,腾身跃起,脚跟在树干一点,半空中连续几个翻身,“唰”的一声兵刃递出。时而踢砍纵腾,时而横劈竖砍,剑气纵横,刀光萦绕,招式间已不失为一代高手风范。

江冽尘即使心下赞许,口中却吝啬夸奖。见得玄霜身形一转,回风舞柳,足不点地的平平掠过,手中不知何时,已多了一对兵器,左首如日曜轮转,边缘一圈尖利锯齿,银光闪闪;右首如星空钩月,直欲将光芒尽束于此。

这便是传言中血魔少爷惯常所用“日月双轮”。两者齐出,敌人还未分清状况,便已身首异处,端的了得。半空中寒光疾闪,连蓝天也要劈了开来。一个灵活转身,双脚交错,双轮飞上半空,映过烈日白光,更是熠熠生辉。

玄霜双臂一个翻转,先行握住日曜轮,微一弯腰,脚跟一蹬,将月晖轮弹起,向后脑撞来。同时一个弯腰旋身,待轮盘在眼前转过一圈,手掌弹出,牢牢握住正心。双臂再转,各自横在身侧,双轮掩映下,气势更增。

江冽尘赞道:“很好!”玄霜笑了笑,收起兵刃,道:“师父,我现在才算知道。自修炼七煞真诀起,虽然上手不易,其后却着实有事半功倍之效,再练其余内功,参解时不费半分气力。照这般进境,我要成为第一流的高手,也不是全无可能。”

江冽尘道:“尚需时日,不宜操之过急。”他比旁人都清楚,玄霜这些年来虽同他在一起,却是面和心不和。早晚有一天,他还是会来杀了自己。眼下功夫进展越快,不过是加速这一日的到来,的确是没分毫值得欢喜。

玄霜见他沉默,自己情绪也低落下去,打量四方幽幽山林,叹了口气。江冽尘微一动容,道:“怎么,你有心事?”玄霜苦笑道:“以前在吟雪宫,也有那么一片树林……我起初拜你为师,正是在那儿。后来每次见你,都要偷偷摸摸,好像在做一件天大的恶事……”江冽尘冷冷一笑,道:“那又如何,你舍不得了?”

玄霜道:“只是有些不大习惯。毕竟对于自己从小长大的环境,每个人都会有所留恋。这以后,长年累月,也不知几时再有机会回去……”

他口中虽在逞强,心里却禁不住阵阵酸涩。到时人事已非,又不知更添几许悲凉,往日里曾逝去的,终究再无望找回。甩了甩头,强辩道:“我不想那个女人,一点都不想她!可是……我会想念我亲手种下的树苗,经了一年,不知它会不会长成参天大树?会不会结了一树的果子,又便宜了谁?会不会有小鸟在它树枝上筑巢?那些年纪小的阿哥格格,会不会胡乱拿了弹弓来伤害它?我也想念我亲手喂大的麻雀、花园里的几株花花草草、后院里的那口井……还有小璇,她就是个笨蛋,从来不懂得照顾自己。我不在她身边,不知会不会再有人来欺负她,也不知道……她想开了没有。总而言之,我不再是以前的凌贝勒,便不再是他们的主人。这以后即使回去,恐怕它们也不会再欢迎我啦……我是彻底……彻底脱离了皇宫……我的家。”离别后,往日里再寻常之事,也处处透着温馨。直令人扼腕叹息,当初却为何不知珍惜。

江冽尘道:“没出息!你就只会想着这些蠢物?什么树木鸟雀,时节一到,都是要死的。我从未说不准你回宫,但你是给他们赶出来的,再入紫禁城,就该以主人的身份,堂堂正正走进大殿,夺回原属于你的一切。在此之前,且先多加历练,也便将来未雨绸缪。”

玄霜苦笑道:“我时常在想,我落到今天这一步,是否便因太由着性子,而未真正遵从自己的内心?即使得到无以匹敌的权力,终究再没有从前的快乐。这究竟是得到了,还是牺牲太多?如果我没有自作聪明,拜你为师……不,如果从来就没有认识你,那该有多好?我还是喜滋滋等着做太子的凌贝勒,生活在一个财物优越、大家都疼爱的环境中,每天只须念几卷功课,做几道再容易不过的题目,闲时与朋友打牌嬉戏,那才是正常人该过的日子。我并不想让别人怕我,只要他们能够喜欢我,亲近我……只怕这最简单的渴求,也将成为奢望了。”

江冽尘恼道:“你在胡说些什么?这一年来,咱们从未说起过此类话题,彼此心照不宣。如今怎地,又要旧事重提?”一听他说,宁可不认识自己,心里没来由的阵阵急躁,恨不得叫他将这句话生吞回去。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