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(14)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9-09-11 02:39:17 字数:3415
南宫雪咬了咬牙,道:“本教拿下辽东,必将耗费大批战力,正应是着重休生养息之时,倘在此时,再与华山一战……那孟……孟掌门态度既如此决绝,想必同他的门派弟子一般,都早已抱下了必死之心。作战时向来是这种敢于拼命之人,最是难缠,到时即便能顺利攻下,我等死伤也必惨重。何苦冒这两败俱伤的大险?那华山派,与教主辽阔基业相比,无异于弹丸之地,沧海之一粟,又何须挂怀于心?先则以和为贵,假如他们始终顽固不化,大不了就放弃了他,随他们自生自灭便是。反正华山派存在与否,对咱们今后的利益影响……也并不大。”

  左护法道:“华山蝼蚁小派,确是不足为虑,但其肯否归降事小,涉及本教声威、颜面,却是大事!要对付他们,也不须教主如何费心,单是交给属下,想来也料理得干净那一群鼠辈。”

  南宫雪急得身子又是一颤,几乎想张口大叫“不行”。但她也知道,若是对华山派态度表现得太过热络,必然引起江冽尘疑心,这一出戏,就很难再唱下去了。

  迫于情势,在师门与李亦杰面前,她仍是选择了以师兄为重。但心下登时腾起阵阵排山倒海般的愧疚,暗道:“我实在是个不孝的徒弟,简直差劲透了,师父抚养我多年,我……我竟为一己情爱,便要罔顾他与一众同门性命?怪不得……师父要将我逐出师门。以我这般心思、作风,又有哪一点,称得起‘正派子弟’四字?”

  玄霜见她如此失态,心中暗自叹息,少不了又要代她遮掩,道:“右护法从前生于书香门第,从没见过那种杀人流血的大场面,难免紧张。多锻炼几次,也就好了。”

  南宫雪回过神来,却不愿他将自己说得如此娇弱,道:“不,属下从未想过我教基业竟有如此之大。见到这一张势力版图,对教主敬佩不已,由此而生感叹。”江冽尘听她称赞,也不禁隐有笑意。

  南宫雪心中却是起伏不定。血煞教自创立之始,横扫中原,向来是势如破竹。这一次既说欲取辽东,连多余的战略部署也未进行,足可说明几人已然势在必得。死伤人命,或许在他们眼里,仅是用以炫耀战果的工具,但南宫雪既已听得,便绝难坐视这等人间惨剧。

  另一方面,如果此时冒险出教,通传情报,纵能成行,日后也没机会再回来。而能否使辽东逃过一劫,又是未知之数,毕竟敌人实力强横,非常人所能抗衡。最好的结果,也不过是通知众人尽速撤走,到时几座空城仍会给他占去,至少能够减免伤亡。但对平庄主的承诺,却是没有机会实现了。

  两者相较,实难衡量孰轻孰重,一时真成了个两难抉择。其后三人又说些什么,对她而言均如过耳旁风,一句也没听进。

  散会后,左护法又单独给她讲论战局谋划。南宫雪心里搁得有事,虽已极力集中精神,仍免不了时常走神。好在左护法极有耐心,她有何处不明,都反复给她细讲。折腾过近一个时辰,南宫雪终于听了个详实。不消说,这战略堪称无懈可击。

  以江冽尘那般实力,本可不必另订战略,但他却也如此用心安排,怪不得血煞教所向披靡。战贵知己知彼,而今她既已知晓敌方战略,如能转告辽东百姓,对他们御敌便能占有极大优势。

  独自关在房中,抱了枕头,思来想去。若是她在教中,处处奉行小忍之道,等将来天下万民都给江冽尘杀伐一空,也绝不会有任何起色。平庄主打发她前来卧底,绝不是让她来当个好心看客的。

  曾几度犹豫,不如设法将情报传给平庄主,让他带人相助辽东。不一会儿,也就推翻了这构想。平庄主为人最讲究自利,怎肯为着些对他而言,没有半分价值的草民,便轻易出兵?弄得不好,还会过早暴露自己,在江冽尘面前难以为继,一定是袖手旁观的。如以地形相劝,苦于那辽东地域广阔,偏生不是战略要地,只怕他便是拱手相让,也不会有几分不舍。

  经一番苦苦思量,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李亦杰。此事若是由他面对,不知又该如何料理?李亦杰耿直的面容顿时出现在自己脑海,仿佛还能听着他接连出口的“正道之义”。

  但至少有一句话,她同样认同“不论在何时何地,世人行事,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”。假如放任辽东百姓无辜受难,对她才是真正的“背叛良心”。李亦杰要是知道,自己的命是凭着这种肮脏交易换来,也定然不会稀罕,对她的自私更会深恶痛绝。

  若要出教,还是夜半时分,四周围警戒最松。南宫雪候在房里,好不容易等到夜深人静,似乎每时每刻都是煎熬。悄悄将门推开条缝,探出头张望一番,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。到得大门前,本想迅速投出几粒石子,将守门教徒击晕。然而石子才刚攥到手里,未等投出,那教徒倒先一步看到了她,忙即请安。

  南宫雪哼了一声,算作回答。脑中想象着江冽尘与玄霜等人神态,摆出副极其高傲之象,道:“把门给我打开,我要出去。”

  那教徒不卑不亢的道:“右护法,夜深露重,您还是早些回房休息吧。我教中从无深夜差遣办事的惯例。”语气虽还恭敬,话中之意却已极是明显。

  南宫雪强作镇定,冷哼道:“好,我就告诉你,说出来只怕吓死了你。是副教主命我去办事,极端紧要,不可随意透露。那是十万火急之事,因此才叫我深夜动身。万一耽误了时辰,你担待得起么?还不快给我开门、让开?”

  那教徒躬身道:“受命在身,还望右护法海涵。请您出示副教主手谕。”南宫雪心里微微一慌,面上神色却依旧未改,道:“什么手谕?我怎地不知?副教主给我命令之时,从未提起过什么手谕。”

  那教徒道:“凡是下属出门办事,或是出入教中禁地,都须得经过教主手谕,才能通行。这规矩还是副教主亲自定立的,怎会带头不遵?如此说来……是你在说谎了?说!这深更半夜,你鬼鬼祟祟的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南宫雪心下叫苦不迭,暗道:“玄霜啊玄霜,你好端端的,偏去定立那一条该死的规矩干什么?什么手不手谕的,又有什么要紧?”只因新近教中奸细甚多,江冽尘有意彻查,一时却不大抽得出时间。玄霜看在眼里,便在暗处替他施计,这才有了一系列的规矩。

  那教徒料定右护法居心叵测,甚至怀疑她并非右护法本人,而是敌人易容改装,混进来的。这还了得,立即张口大呼。

  南宫雪一掌劈出,此时既已到了万不得已之境,唯有先一步将他击晕,再迅速逃脱。没想到这金蝉脱壳之计竟进行得如此艰难。然而手掌抬起,仅一瞬间,一旁便响起了玄霜的声音,冷冷道:“确是我命右护法出外办事,惫夜启程,你还有什么怀疑?怎么,莫不是要连我也一并查问?”

  那人见了玄霜,再不敢如前番嚣张。毕竟在血煞教中,江冽尘曾提起“见副教主,如见本座亲临”,这孩子在教中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不敢贸然得罪,但还记着自己职责,道:“可是副教主,您不是立下规矩,出入下属,全要经由手谕验证,才能放行?”

  玄霜道:“规矩是我定的,我有权更改。况且你似乎有些耳背,我说过的是寻常下属需经验证,他是本教的右护法,身份大不相同,凭你也还不配拦他。怎么,再不让开,真想闹到教主那里去?我们有一桩大事要做,比你们的一切都大得多。万一耽搁了时辰,罪过全由你背!”

  那教徒忙应着“不敢,不敢”,一边取出钥匙,开了大门。

  玄霜道:“他对附近地形不熟,我送他一送。如何,你有意见没有?”那人匆忙摇头,道:“没有,没有,恭祝副教主一路顺风。”说着热心的牵来两匹马,扶着两人骑了上去。

  玄霜望了望身边的南宫雪,两人初时速度都很是缓慢,似是当真在草原上遛马一般。直等距教中总舵远出段距离,才道:“喂,你终于打算听我的话,尽早离开了?”

  南宫雪如梦初醒,大力摇了摇头,道:“不,不是的,我并不是落荒而逃……”玄霜接口道:“是通风报信对么?攻打辽东的消息,你打算通报给平庄主还是武林盟?”南宫雪道:“此事对平庄主而言毫无意义,只是我……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许多条无辜的生命,仅因七煞魔头野心,便就此归于尘土。”

  玄霜哼了一声,道:“你又怎知那消息定然是真?万一我师父疑心到你,有意借这法子试探,你岂不是自找露底?”南宫雪道:“那么,你告诉我,那消息是真的么?”

  玄霜一时语塞。按理说来,教中事务不论大小,江冽尘都不会瞒他,这也让他真正感受到一份“副教主”的尊荣。但南宫雪身份一事,关乎私交,假如他看出,自己确是有意替她遮掩,那更是会连他也一道瞒进。少不得心烦意乱,道:“我也不知道!拿下辽东,对他确实有利,只是……”

  通常说来,江冽尘待人苛刻,今日待南宫雪却忽而如此优厚,实在不是个良好预兆,倒以笑里藏刀居多。皱了皱眉,勒定马缰,同时将南宫雪缰绳也一并拉住,道:“还记得你的提议么?留着正派细作的口,借以通传情报。他想剿灭正派都不必深思熟虑,自有你来给他提供便利……他完全有可能,默不作声的实行这计划……”

  南宫雪叹一口气,道:“我明白此事来得蹊跷,但我却不敢拿千百条人命作赌……”如果正派当真灭亡,所牵连到的就不仅是千百人而已,这个变故却是她始料未及,也是从不敢深想的。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