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(49)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9-11-08 07:49:25 字数:3505
李亦杰听着孟安英言辞句句伤感,听来真如剥皮蚀骨般的难受,就怕自己哀伤的神情遮掩不住,竟是不敢与他相望。

  忽感后颈溅上了几滴粘稠的液体,耳边听得南宫雪失声叫道:“师……师父!”始觉不妙,刚一转身,就见孟安英胸口插了一把匕首,直没至柄,紧握的手掌已被涌出的鲜血染得通红,已然气绝。脸上却隐约有种释然,眉宇松散,那是两人自在华山拜师学艺以来,头一次见到孟安英有如此闲适之色,似乎困扰他多年的阴霭终于烟消云散。

  李亦杰眼睁睁望着师父身影,仿佛整个世间在眼里都死了过去。想到在华山十来年,师父的谆谆教导,他也一直是将师父当做父亲般敬重爱戴。总觉只要强忍住不掉眼泪,就是拒绝了师父丧命属实,下一刻,孟安英便会从地上站起,示意先前一切都不过是个玩笑。

  但这徒劳的宽慰终究站不住脚,要说他心里清楚得很,师父为人向来刻板,别说不会拿生死大事开玩笑,就连寻常小事,也不允许徒弟随意说笑。而方才他有如托孤一般,将事事叮嘱妥当,便已是做好了牺牲自己,令他不致为难的打算。

  可如此一来,师父可说是因他而死,后半生教他如何再能安心?只要一闭上眼,师父的脸,师父的声声叮咛,师父的不甘,师父的怨……都会浮现在脑海中,成为经久不变的折磨。

  许久许久,似乎真正认清现状,缓缓跪倒,膝盖感受着地面石子的硌痛感,抱着师父已然冷下的身子,提指试探,鼻端气息全无,终于大放悲声。这接连几日,他的心里都如是沉闷添堵,直至这一哭,才觉心脏已给人扭曲成了一团,又来多方拉扯,定要令他心脏裂成碎片,化作粉末才肯罢手。哭得肝肠寸断,一发而不可止。

  南宫雪在旁虽想规劝几句,无奈自身也是“强弩之末”,一开口便即哽咽,气塞声吞,无以为继。两人这般直挺挺的跪在孟安英尸身旁,默默垂泪,围观众人没料到孟安英气性竟有如此刚硬,当场展示了一回鲜血淋漓的“宁死不降”,令在场者都是大为动容。对这位死者,即使曾存轻视,自此以后,却也必将刮目相看。

  此时唯有江冽尘一人幸灾乐祸,这还不算,有心来火上浇油。站在李亦杰身后,冷笑道:“李盟主,先不忙哭。如今是你师父自行求死,可算不得你做过选择。既是如此,依着本座之意,你只剩下了一条路。你师父牺牲生命,却也无法改变。这就给我杀了南宫雪,她是害死你师父的凶手,你不怨她么?”

  李亦杰双目血红,自孟安英身侧站起,蹭蹭直蹿的怒火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由内而外烧成灰烬。极致愤怒的神情,不亚于运使“天魔裂体大法”之效。一字字不似由牙缝间挤出,倒像心口一滴滴洒下的血珠,咬牙切齿,声泪俱下,道:“从来没有一个时刻,我竟能恨一个人……到了恨你这般……从小我父母早逝,是师父含辛茹苦,将我抚养长大,对我来说,就有如亲生父亲般敬重。而你,为了一点全然不成理由的借口,对我苦苦追逼,累及华山全派……你双手染满了无辜者的鲜血,难道在你独处之时,你听不到亡魂的哀歌,听不到怨灵的哭诉?你我之间的恩怨,由来已久,本质却还是因为立场相异,我是正,你是邪,彼此注定难以相容,非要至死方休……我很清楚,在某些方面,你我甚至很相似,都是无比较真之人。不跟你彻底做个了断,你就不会甘心,直到害死我身边所有至亲至爱……我李亦杰虽然无能,终究也是个男人,我要保护我所珍视的一切!今日在这华山绝顶,就让一切的一切,都来做个结束。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为了武林的安宁,我不会再对你容让,更不会再退缩。即使送掉性命,也定要——封住你无穷无尽的野心,和那无止无休的滔天罪业!动手吧!”

  南宫雪也紧跟着站到李亦杰身边,情绪并不比他好过多少。与江冽尘相比,倒是这满身盛放着杀气的两人,更似从地狱里逃出的再世修罗。冷声道:“师兄所做的决定,便是我的归宿,我永远都会跟他站在同一战线。多行不义必自毙,你害死那许多无辜者,罪孽染遍你的全身,更阻住了前进的道路。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,当你到了地狱,才是真正清算那所有的总账!为了残煞星,你说你恨我,说要给他报仇,你知道真正害死他的是什么?正是你的执念,你被疯狂扭曲了的野心!你自以为杀尽世间之人,将无辜者的鲜血洒遍中原大地,就是在救他,在帮助他,替他申冤报仇么?有你这样,处处‘为他着想’的兄弟,你以为他会看作荣耀?错了,那是他一生难以抹去的污点,是他最大的耻辱!要不是你,他也不会被永久隔绝于正道之外,直至哀痛至死。事实证明,有些人是永远不懂得悔改的,即使给他再多机会,也只能成为他多造杀孽的借口。你的所作所为,已然人神共愤,天理难容,今天,就是你的死期!”

  两人同时提起手中长剑,似是真由心灵默契,连每次一举手、一投足的频率都是一般无二。终于,两柄长剑合在了一处,异口同声,叫道:“双剑合璧,威力无边!择被广厦,普度苍生!”

  话音一落,奇迹果真出现。只见那两柄剑身陡然间牢牢相吸,同时放出一股极其明亮耀眼的光芒来,同云层间惨淡射下的阳光相较,竟也隐有胜之。两人互望一眼,点了点头,齐齐一声清啸,向江冽尘面前跃去,长剑向他当头直砍。

  江冽尘随手封挡,不料却低估了此招威力,惊异下猛一错步,侧身闪避,掌心间运起内力,再次劈向长剑。暗道:“同样的招式、武器,想必也有命门所在……不过是招式唬人,只等给我找了出来,你们两个,一般的要束手待毙。哼,着实愚蠢,明知必死,却仍要同我相抗!”

  这一掌击出,运上了五分内力,满拟能立时将对方击溃。不料李亦杰二人双剑合璧,威力竟是空前强大,再度将他招式反击了回来,同时另有几分未泄劲道,直向面门侵入。

  江冽尘冷哼一声,方才惊愕之下,竟给这古怪玩意儿逼得当众后退一步,堪称奇耻大辱,这一次绝难容忍重蹈覆辙。手掌垂到半途,再度运功,已使上了七成力道,提指来夹剑锋。这在他而言,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挫败。

  但长剑就像是成心同他较上了劲,“嗖”的声笔直透入,若是强行拿捏,连手指也要切了下来,单是剑身散发出的无形压力,就先迫得他不得不放手。此时再想抽身后退,却已晚了,“嗤”的一声,剑刃尚未及体,所带出的剑气倒先将长袍割开一道极长口子。

  众人见状,先是惊愕失语,随后简直有如沸腾,欢呼声、鼓劲声响成一片。就此看来,令人闻风丧胆的七煞圣君也不是全然无望战胜。

  照说双方胜负未分,江冽尘也未露败象,但以他身份,向来自诩为战无不胜,将任何人都不瞧在眼里。一经战阵,只遣玄霜代他应付,自身连动手过招也嫌多余,可称得摆足了嚣张架子。在此情形下,给李亦杰二人逼得大失先机,于他固是羞愤难当,但在正派一方,实是一次难得的胜利。

  李亦杰与南宫雪乃是剧痛、急怒之下,才有了此番配合,想不到效果竟好得出人意料。江冽尘满脸恼恨不甘,心下越是情急,出手影响也是越大,又拆几招,不单先机尽失,就连还手制胜之机也是难求。

  两柄剑散发光芒极其耀眼,令他躲避时难以看清退路,而长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,外表再如何佯装强横,内心总有几分畏惧,怕见阳光。这光束直有洗涤污浊,净化一切的神力。同时两人心意相通,配合默契,江冽尘仅稍有疏忽,料错了下一处攻击方位,衣袖再次被削断一截,这回更是狼狈。

  李亦杰大喝一声,想象着眼前这人是害死师父的罪魁祸首,真恨不得口中也能喷出毒针,每听他说一句话,就大放暗器,直到将他这块活靶子钉成马蜂窝为止。

  江冽尘见那长剑带着一股压倒性的威势,半空中划转半个圈子,向自己猛然冲下,吃了一惊,似是没料到它来得如此之快。这时再躲也为时太迟,两柄长剑各受主人怒气所扰,光芒大盛,以一道最为耀眼的光束为核心,向江冽尘所立之处冲去。

  那剑在半空挥出,长剑刺他胸口,而剑尖所载剑气极是强横,起落间将地面也劈得层层翻滚,一层土石组成的细浪自下方卷出。这两处攻击,都是令江冽尘退无可退,只得立在原地,运足内力,以备硬碰硬的接上一击。

  但如今看来,算上这柄突然“通灵”的长剑,两方实力全不在同一档次,纵然真能勉强接住,也要耗尽他全部真元加以化解,无以再战。江冽尘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因此始终避免正面相触。

  李亦杰对自己这赌上全力的剑招大有信心,脱口叫道:“定然是师父的魂魄附在剑上,才能保佑咱们事事通畅!咱们定要替他了结这桩心事。”南宫雪应道:“不错,为了师父,才更要全力以赴,不能令他老人家的苦心白费!”

  两人这一击本是必然得手,谁料斜刺里忽然冲上个人来。玄霜以无从料想的方位抢到近处,以他伤势,据常理推想,能以如此高速挪动,本是全无可能之事。玄霜拦在江冽尘身前,挥起日月双轮强挡。此举简直有如螳臂当车,又如何能使得出杯水车薪之力?攻击不但全未接下,更是尽数罩上了他身子。

  李亦杰与南宫雪攻势已发,收手不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玄霜胸前炸开大团血花。今日虽看多了他吐血,对他潜力也不得不由衷钦服,却还从未见过,哪一次的伤势有如此之重,或是血量所可比。最终“咚”的声跌翻在地,满身衣裳尽是鲜红,几乎已被染成了一个血人。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