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节 黄色大锁

作者:不周山散人 发布时间:2018-05-26 10:56:34 字数:10007
  师父跟师娘的关系维持了好长时间,他们两个虽说经常吵架,可感情还是不错的,我猜测,师父知道把录像带放在自己家的话,很可能被人惦记,所以把录像带放到师娘家里。

  那个门好久没有打开了,就在房间的一个角落,上面挂着一把发黄的大锁。

  我轻轻碰了碰那把锁,锁很大,很结实,我用手打不开。

  如果用锤子砸开的话,师娘回来后一定会发现的。

  最好的方法是,半夜时偷了师娘的钥匙,然后趁着师娘不在的时候,把门打开。

  正在门口琢磨的时候,旁边的门突然打开了,把我吓了一大跳。

  一个蓬松着头发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。

  这是和师娘一起租房子的女人,上次师娘离开的时候,我来找师娘,遇见过她。

  她似乎刚睡醒,见我站在那个房间的门口,含糊不清地说:“你站这儿干嘛?”

  我赶紧冲她笑笑,说:“哦,我看这个门锁着,不知道是放什么的,有点好奇。”

  “哦,那是个杂货间,没什么东西,你师娘谁也不让进,她自己也没进去过。”

  我点点头,笑着说:“谢谢姐姐!”

  那女的笑了:“嘴真甜,怪不得你师娘这么喜欢你,小伙子,你怎么还不睡啊?等你师娘呢?她今天上夜班,明天早晨才能回来。你在她屋里睡吧,睡醒了,她就回来了。”

  说着,她就坐在沙发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聊天。我虽然跟她说着话,但脑子里却想着那小屋的钥匙。她似乎对这一切都不知情,见我不怎么搭理她,就打着哈欠去洗澡了。

  听着厕所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我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一溜烟钻进了师娘的卧室里。

  师娘的卧室非常干净整洁,还有淡淡的香味,床单和被罩是十分可爱的卡通形象,给人一种十分温馨的感觉。

  我知道此时不是欣赏房间的时候,找到一把钥匙,赶紧揣到兜里。那个女人浑身赤裸,应该是不会出来了,千载难逢的机会到了,我要打开那个小屋!

  我走到小屋前,掏出钥匙,轻轻地插了进去。

  很费劲儿,锁好像很久没有开过了,我插进去后,轻轻一转,“咔吧”一声,锁开了。

  我长出一口气,这个秘密马上就要被我揭开了,心里的激动难以掩饰。

  推开门,屋子里面一片漆黑。

  我找了半天,没有找到灯,就从师娘屋子里拿出手电,往里面一照。

  这一照,我大惊失色。

  整个屋子不大,但是一面墙从下到上堆满了录像带!

  看来我猜得没错,师父就是把他的录像带放到了师娘这里,也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了。

  只是,录像带这么多,到底哪一个才是我要找的那个呢?

  我正想好好找的时候,里屋传来脚步声。

  是那个女人出来了。

  我赶紧把小屋门关上,自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  那女人出来后,看都没看我,直接走进了小屋旁边的厕所里。

  小屋的锁没有锁着,我不知道她看到了没有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她出来了。

  她没往小屋门上看,只是瞥了我一眼,眼神里面特别幽怨。

  我冲她笑笑,特别尴尬。

  她没再吭声,进屋去了。

  我长出一口气,看来她并没有发现小屋的不对劲儿。

  我赶紧再次钻进小屋。

  用手电照着,挨个看每盘录像带,每盘录像带上都写着日期,从2000年开始,到2002年结束。

  我翻了一会儿,觉得这么翻不是个事,因为我连三年前到底是哪一天出现的这种事都忘了。

  要想查清楚,只能去网吧。

  我仔细想了想,要想找到那盘录像带,今天肯定是不行了,师娘随时都会回来,我必须慢慢来。

  想清楚这一点,我就把门锁上了,然后拿着钥匙往外面走去。

  我要用这把钥匙配一把,以后想什么时候开这个门,就什么时候开这个门。

  小区门口有个配钥匙的摊子,我骑车子往那里去,路过了43号楼。

  一看到43号楼,我就开始发愁了,我没有把鞋子给那个女孩子,那女孩子今天肯定会找我麻烦,可我今天必须还要去一次43号楼。

  师娘他们都说了,每一天都要去,一天不去,就会出大事。

  一想到要去43号楼,我就觉得头疼,现在去43号楼就和去完成一个特别难做的任务一样,我根本就不想去。

  把钥匙配了后,我又鬼使神差地来到了43号楼楼下。

  我按了电梯的按钮后,电梯迅速打开了。

  这次打开得最快,比前几次都要快,就像是迫不及待地等着我回来一样。

  我知道,这次我可能真的要摊上大事了。

  今天本来以为会弄明白那小女孩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可小师娘到最后也没跟我说清楚,所以我只好冒失地过来。

  刚想走进去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。

  “三狗,你等一下。”

  我回头,看到了那个十四五的女孩子。

  这个女孩子长得和抱娃娃的女孩子特别像,声音像,长得更像,我曾经问过小师娘,小师娘说过,她只有一个妹妹。

  那这个女孩子是谁?

  “怎么了?”

  我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是唯一好奇的是,这个女孩子怎么会从楼道里出现?

  我往她身后看了一眼,她是从扶梯上走下来的。

  “你先不要上去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  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跟我说完,把头低了下去。

  因为早就知道那个抱娃娃的女孩子是鬼,所以我一直先入为主地把这个女孩子也当成鬼。

  不过她现在站在明亮的走廊里,有影子,有脚,根本就不像是鬼啊。

  我走了过去。相比和那个抱娃娃的女孩子打交道,我更喜欢她,跟她在一起没什么压力。

  她伸手拉着我,从扶梯往上面走。

  手心,特别温暖。

  我一愣,看着她。

  “嘻嘻,是不是有点失望?你是不是一直认为,我是个鬼?”

  我点点头,立刻觉得不好意思。

  “没事儿,不但你一直认为我是个鬼,我也一直认为,我是个鬼。”

  她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,然后就拉着我一路往上走。

  我跟着她爬楼,没问她为什么不坐电梯,因为我现在更怕坐电梯。

  一直爬到了19层。

  19层啊,不过我常年在村里爬上爬下,身体很好,所以并没觉得很累,她累得快喘不过气儿来了。

  19层楼道的最里面,有一个小门,只有一米左右的高度,她轻轻一推,把门推开,拽着我进去。

  里面只有几平方米,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,只有一床被子,一个褥子,还有一些简单的吃饭的东西。

  我彻底惊呆了。

  我每天来43号楼,从来都没有发现过,这里竟然还住着活人!

  “很惊讶是吧?没关系的,我接下来说出来的话,你可以不信,因为到现在为止,我也糊里糊涂的。”

  她让我坐下,给我倒了一杯凉水,然后慢慢地说着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来这儿,不管我走多远,只要我睡醒一睁开眼,自己就出现在这栋楼里,我在这里住了29天了。这段时间我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一段记忆,记忆里我是另一个人,而这个人,却好像已经死了。”

  她说得很含糊,我没太明白,就瞪着眼睛看着她。

  “这么说吧,前几次我在电梯里面遇见你,甚至是求你帮我,然后跟那个穿旗袍的姐姐作对,都是我潜意识里面让我自己这么做的。因为我的潜意识告诉我,我就是那个抱娃娃的小女孩。你知道那个小女孩吧?”

  我点点头。

  “我好像拥有两个人的记忆。”

  我这才有点明白过来。

  “另一个记忆的细节,你记不记得?”

  “记得,我记得另一个‘我’的十一岁前所有的记忆,这段记忆终结在这个电梯里。”

  她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那个电梯。

  “我记得,另一个我在那个电梯里面被人围着,我哭,我喊,我求饶,可是没有用,所有人都像发疯了一样。”

  她说的这件事我知道,和那个抱娃娃的女孩子的经历一模一样。

  我接着问:“可是你为什么有另一个人的记忆?”

  “我也纳闷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……竟然有另一段记忆!一年前另一段记忆就有些,只是最近更清晰了。29天前,我突然就出现在这栋楼里。后来这里警察排查,我就躲在旁边的楼道里面过夜。这段时间没人管了,我就回来了。”

  我脑袋有点乱,一个人怎么可以有两段记忆?如果她说的是真的,那另一段记忆是谁的?

  “既然你只是多了一段记忆,又不是失忆,为什么不去找你的亲人呢?”

  她无奈地笑了。

  “我跟我爸爸说了,可是你觉得,如果是你,碰到这样的事情,你的家人会怎么想?”

  我点点头,的确不能置信。

  她现在是有家不能归了。

  “那你爸爸呢?那你今天为什么要叫我过来?”

  “我爸爸是个警察,去年也死了,从这楼上掉下去的,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。自从我跟他说了,他就警告我不要告诉任何人,不能对任何人说,对他的同事也不能说。还让我离这儿远点,最好是去别的城市!而且他就死在这栋楼里。我不知道该去找谁,但是我身上钱花没了。我需要你给我一点钱,然后……”

  她看了看她身后的屋子,说:“我需要一点基本的生活用品,最便宜的那种就好,我知道你也没有多少钱,不过我也只能求助你了。”她说着,尴尬地笑笑,然后继续说,“不过你放心,我绝对不是白让你帮忙,这就是我叫住你的第二个原因,你今天绝对不能进电梯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我感觉到,电梯里面的那个‘我’已经变了,她现在特别暴怒,就等着你过来,然后夺走你手上的鞋子,再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我长出一口气,她说的应该是真的,但是她怎么知道的?

  “原因很简单,她心里想的东西,我能知道个大概。我们好像是一个人似的……思想上。”

  我点点头,这个理由非常充分。

  “如果你知道她想的东西的话,那你今天跟我说这些,她是不是也会知道?她会不会伤害你?”

  “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知道,不过应该没有问题,因为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,她也没有伤害我,我帮过她几次,和她相处得比较融洽。”

  然后,她的脸色就变了。

  “只是,我一直特别不明白的是,自从你昨天来过这里之后,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怨气越来越大,完全不像是之前我认识的那个我了。所以我怀疑,她出问题了。”

  她说着,突然抓住我的手。

  “三狗,虽说我才刚刚到这里29天,但是隐隐有一种感觉,从三年前的那场电梯事故,再到今年发生的这些事情,都是阴谋!”

  我点点头,她的想法和我是一致的。

  不过随即我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。

  “你说,你住在这儿29天了?”

  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  “你让我算算啊……”

  “我从村里来到这里,也已经29天了!”

  这种事情不想不知道,一想吓一跳,我真的把自己吓到了。

  那女孩也吓到了。

  “真的?怎么会这么巧?不会是巧合吧。”

  我摇摇头,虽说在这里只待了29天,可这29天里,我简直是度日如年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,所以成熟了很多。我不相信巧合,不相信任何谎言。

  “我觉得应该是有意的,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还是要问问我师父后再说。”

  她点点头,然后我就听到“咕噜”一声。

  是从她肚子里面传出来的。

  “哎呀,对不起……我,我确实是有点饿了。”

  “你多长时间没吃东西了?”

  “一天半了吧,之前一直是在旁边的小饭店门口捡他们不要的饼吃,不过最近两天那家饭店没开门,我也不好意思要饭去,所以……”

  她这么一说,我眼圈都红了。

  “你稍微等我一会儿啊,我这就去给你买饭。哎,要不你跟我出去吃吧。”

  “不好吧,我总感觉到这周围有眼睛盯着我,如果看到咱们两个在一起,是不是会不好?你说呢?”

  我想了想,觉得她说得对,我们两个现在就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,如果让别人知道我们两个成了朋友,还发现同样来到这里29天,不知道敌人会不会对我们动手。

  我赶紧离开了这里,没敢坐电梯,走楼梯下去的。

  离开这里后,我故意绕了一圈,回家待了一会儿,然后去外面饭店买了两份肉炒饼。

  我特意把一份肉炒饼塞在怀里,骑车子不显眼,另外一份挂在了自行车把上。

  路上遇到了孙大癞子。

  “小子,吃午饭啊?我看看啥好吃的。”

  他冲我挥挥手,我骂了他一句馋猫,没停车,直接骑了过去。

  他在后面骂我:“赶着投胎啊,小崽子。”

  我骑车回到家,把自己的这一份吃了,然后带着怀里的炒饼,拎着一瓶矿泉水,就骑着车去43号楼。

  刚进楼梯,我就看到电梯门开了。

  我刚走进楼道,电梯门就开了,像是专门为我开的一样。

  站在楼道口,我心里一阵狂跳。

  其实每次看到电梯像个血盆大口一样张开的时候,我心里都是很谨慎的,总觉得那东西就是一个吃人的魔鬼。

  我刻意控制自己,不让自己去看电梯,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走。

  可刚走了几步,我发现了一个特别让人惊讶的事情。

  我正在往电梯的方向走!

  我明明是往楼梯的方向走的,可每一步都是往电梯的方向走的,走了几步后,距离电梯特别近了!
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我平复了自己的心情,看着楼梯的方向,走了一步。

  这一步过后,我看到自己距离电梯更近了一步。

  完蛋了。

  我从小就听说过“鬼打墙”之类的事情,山村里这种事情特别多,没想到今天让我碰上了。

  我看了看电梯,再走三步,我就会走到电梯门口。

  再走四步,我就进入电梯了。

 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我知道自己将会面临着非常危险的事情。

  是那个抱娃娃的小女孩,她在找我。

  这么小的人儿,怎么这么凶狠?

  于是,43号楼二单元里出现了特别诡异的一幕:我站在门口,摆出一副特别无奈的样子,马上就到电梯上了,可我就是不走。而电梯似乎在等着我一样,那门就这么一直开着,也不关闭。

  幸亏这里没有人,否则这里的人看到我这副样子,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。

  我怀里还放着一份炒饼,可是根本就无法给那个姑娘送上去,如果我上了电梯的话,十有八九是上不到19层的。

  我就这么纠结着,过了小半个小时,还是没有任何办法。

  我又尝试着往前挪动了一步。

  没有任何悬念,我离电梯又近了一步。

  现在,我只需要两步就能走到电梯边上,只需要三步就能走到电梯里面了。

  我敢打赌,只要我一走进电梯里面,这个该死的电梯的门一定会迅速关上。

  因为我遇到这种事情好几次了。

 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,突然想起之前做出的一个推断。

  其实在电梯里面遇到的很多事情,都是我产生的幻觉!

  莫非,这次我遇到的事情,也是幻觉?

  要怎样才能破解这个幻觉呢?

  我没有胆量再往前走一步了,想了想,猛地朝着自己的大腿掐了一下。

  疼。

  伴随着疼痛,我的眼前出现了重影。

  重影?

  我开始分辨不清楚,电梯和楼梯了。

  我刚才一直朝着走的那个,好像不是楼梯,而是电梯!

  也就是说,我其实是一直往电梯的方向走的,但是我一直误以为自己的目标是楼梯。所以当我发现自己距离电梯近的时候,自己被吓傻了。

  我长出一口气,如果没有发现这个规律的话,打死我,我都不敢看着电梯的方向走的。

  而这个方向,偏偏是真的楼梯的方向。

  想到这里,我猛地朝着电梯的方向走了一步。

  等我站稳后,认真一看,自己距离电梯远了一步。

  就是这样!

  我感觉到特别欣喜,有了这个发现,其实43号楼的电梯,并没有那么可怕。

  我本来以为是抱娃娃的小女孩用了什么魔咒,控制了我的腿。现在看来,也就是视觉的障眼法而已。

  我又朝着电梯的方向走了两步,事实证明,我距离电梯越来越远,距离楼梯越来越近。

  我连续走了十几步,终于走到了楼梯上。

  一上楼梯,我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。

  不过我马上就警觉起来,提醒自己这里是43号楼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。

  猛地往楼上跑去,一直跑到19层,我看到在门口等待的那个女孩,才真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我给你带了一份炒饼,一瓶矿泉水,我怕别人发现我往这里送饭,所以没买好的,你先凑合吃吧。”

  当我把炒饼递给她的时候,她的眼泪竟然掉了出来。

  “谢谢你,我真的要谢谢你……”

  说着,她打开了餐盒,开始吃。

  她的修养很好,即便是饿成这样了,还是没有狼吞虎咽,慢慢地吃着。

  吃完炒饼,又喝了几口水,她的表情愉悦多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,让你饿了这么长时间,现在都下午三点了。实在是我上来的时候遇到了点意外,不过我现在发现了这个地方的规律了,我跟你说说,你看是不是。”

  然后我就把我发现的那个规律跟她说了。

  她听完后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“三狗哥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你说,是不是没有鬼的存在啊。”

  三年前的电梯事故发生了,三年后的同一天,莉莉复活了——如果那算复活的话,我来到了这座城市。这其中,有关联吗?

  我实在想不出来其中的关联,就去网吧查资料。我正对着电脑发呆,网管拍拍我,说:“哎,哥,你真的能搞到录像带?那我就跟我的朋友说了啊,让他有时间过来见见你。”

  我不在乎他说的那十万块钱,但是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想得到这盘录像带,就含糊着答应了。

  查完后,我就去了协和医院。

  让我意外的是,孙大癞子也在这儿。

  这个老小子好像看上小师娘了,最近总来献殷勤,连饭都不让我送了,他说他会每天来送饭。

  见到我来,孙大癞子很高兴,说:“哎,三狗,你今天去43号楼了没?”

  他前几天已经把他们的阴谋告诉我了,他们是想让我和那个十来岁的莉莉结阴婚,所以让我每天必须去43号楼。

  “去了。”

  “哦,那就好,记住,每天都要去啊。”

  我点点头,心里不停咒骂着孙大癞子。老子今天就差点没活着出来,不过好在我已经明白43号楼的这些把戏了,都是幻觉。

  小师娘听说我去了43号楼了,就问我:“你看到我妹妹了吗?”

  一听她说她妹妹,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。

  她肯定不知道,现在还有个女孩有着她妹妹的记忆,也住在那个楼里,而至于她的那个鬼妹妹,现在估计特别想杀了我,因为我没有把鞋子给她。

  “挺好的,你放心养病吧。”

  跟小师娘聊了一会儿,我又把孙大癞子拉了出去,问他:“医生怎么说这个病的?”

  “医生说,这个病治愈的可能还是有的,说过几天做详细的检查,到时候你一定得来啊。”

  我点点头。

  跟孙大癞子聊了会儿,他突然拍拍我的脑袋。

  “小子,你跟叔说实话,你是不是瞒着我干啥事儿了?”

  我装作一副特别无辜的样子,苦着脸说:“叔,你啥意思?”

  他笑笑,然后说:“没事儿,叔是怕你被人骗,你看你师父,有了这么多钱,死了,花不出去也不行啊。”

  我的眼睛猛地亮了。

  孙大癞子说我师父已经死了?

  他之前跟我说话的时候,可是一直安慰我说我师父是失踪了,从没说过我师父死去的事。

  现在看来,师父是真的死了。

  而且,孙大癞子是知情的!

  不过我并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点点头,忽略了这一点。

  我跟孙大癞子在外面说话的时候,屋子里的小师娘开始喊我们了。

  “你们在外面嘀嘀咕咕什么呢?”

  我俩赶紧进去,乐呵呵地说没说什么。

  小师娘的气色和状态不错,跟我们嘻嘻哈哈地说了一会儿话。她说她已经把事情看开了,不管手术的结果如何,她都会乐观地面对这一切。

  看到她这个状态,我就放心了,同时也在考虑,要不要把小师娘得病的事情告诉那个只有记忆的“莉莉”。

  我唯一担心的是,莉莉——上回聊天的时候,我知道她也叫莉莉,死去的姓周的警察是她父亲——听到后会坚持来这里看她。

  我对孙大癞子十分不放心,他肯定也知道大莉莉的存在,不过他应该是把大莉莉当鬼了。

  谁都不会想到,此莉莉非彼莉莉,而且是个活生生的人,还是个有着别人记忆的人。

  和小师娘又聊了一会儿,我就找借口离开了,孙大癞子继续在医院里面待着。

  我走出门,心里琢磨着孙大癞子这个人,我越来越看不透他了。

  要说他是坏人,可他做的每一件事看起来都像是在维护我或者大家的利益。

  要说他是好人,可他又似乎故意隐瞒了很多事情,他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闭口不谈。

  而且,我最不能理解的是,他为什么要天天在小师娘这里待着。

  他是贪图小师娘的美貌?看着师父死了,他想接手?

  可是他都单身好几十年了,没听说他是个好色之徒啊,而且,小师娘得了那种病,很可能治不好了,他对一个这样的病人好,占不到任何便宜的。

  莫非,他对小师娘是真爱?

  我想着想着就笑了,这可能是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了,可又是那么牵强。

  天色已经黑了,我去超市买了一些简单的日用品,香皂、盆、热得快,还有电线、方便面等东西。

  我带上这些东西,骑车子回了小区。

  一到43号楼,我就觉得有点紧张。

  严格意义上来说,我今天还没进入到电梯里面呢。

  不管是师父,还是师娘,或者是孙大癞子,都跟我说过,让我无论如何,每天都要去一趟43号楼的电梯。

  我是打定主意不去了的,可是一走进楼道口,就觉得瘆得慌。

  如果去,那个小莉莉肯定是不会饶了我的,不但要把我身上的鞋子弄走,说不好还会要了我的命。

  可是如果不去,那小莉莉的怨气会不会更重?

  我突然想起,大莉莉跟我说过,她怀疑,根本就没有鬼,是一股力量在操控着这个局。

  而我白天的时候也已经证明了,其实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力量,只是有了点幻觉而已,只要我掌握住幻觉的规律,就能够克服。

  想明白这一点,我的心情就放松了很多。

  抱着东西进到楼道里,我觉得阴森森的,而且比平时多了一股古怪的气味。

  那种气味很怪,我从来都没有闻到过,但是闻起来后有种作呕的感觉。

  那是一种类似药水的味道,弥漫在整个楼道里。

  我往前走,轻松地绕过电梯。

  刚想长出一口气的时候,我觉得那种味道更加重了。

 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  往上走了几步,再抬头的时候,我发现楼梯没有了尽头。

  本来应该拐弯的楼梯,并没有拐弯,而是一直往上延伸着。

  我长叹一口气。

  又遇到幻觉了,只是不知道这次的幻觉该怎么破解。

  往上爬了几十下楼梯,还是没有丝毫要走到头的意思,我想了想,原路退了回来。

  退到底下,我开始一下一下数着台阶数。

  刚来京城的时候,我曾经对楼梯这种东西很稀罕,就喜欢爬楼梯、数楼梯,所以知道这里的一层楼大概是13个台阶。

  是13个还是14个,我记不大清了,不过大概是这个数字,我就想着,如果我走到13层或者14层的时候,尝试着拐弯,是不是能走回正常的楼道里面去?

  有了上次的经验后,我知道自己的大脑现在已经被催眠了,其实我现在就是在正常的楼道里,只是走到拐弯处的时候,自己会不自觉地拐弯,而大脑不知道而已。

  走到13楼后,我朝着右侧的墙壁猛地就走了过去。

  “咣当”,我撞到了墙上。

  头撞得挺疼。

  我揉揉头,往上走了一步,再次往右侧撞了过去。

  这次,我穿墙而过。

  出现在我眼前的,是一条崭新的楼梯,只有十三阶,十三阶后面,是拐弯处。

  呼。我终于走出来了。

  放松心情往上走了十来层楼后,我觉得问题不大了,就停下来,稍微休息一下。

  就这么一低头一抬头的工夫,我发现前方没有台阶了。

  前方出现了一个门。

  这个门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出现的,我愣了一下,犹豫着要不要推开门,或者想什么办法破解这个幻觉。

  看来,对手并没有放弃,还在不停地想办法迷惑我。

  我记起来,之前已经上到13楼了,现在需要拐弯,然后再往上走。

  按照之前记忆中的路线,我往墙上继续走了过去。

  可是这一次,我没有赌对,再次撞到了墙上。

  不管我怎么尝试着变换角度,每次都是撞到墙上。

  尝试了十来次后,我终于明白,这次,似乎必须要推开门了。

  不管这个幻觉到底是什么,真相似乎就在门后面。

  我轻轻推开那扇大门,里面扑面而来的还是那种浓烈的药水气味。

  屋子里面很凉,放着十来张床。

  最吸引眼球的,是床上放着的尸体!

  屋子里面不亮堂,不过也说不上黑,没有开灯,我却能看清楚所有的东西。

  我被里面的情况震住了,在门口数了数,里面总共有十三张床,有十二张床上有尸体。

  最里面的一个床上,没有尸体,只有一个塑料凉鞋。

  我知道那次电梯事故中,死了十三个人,其中那个莉莉是被人活生生吃掉的,她剩下的唯一一件东西,就是一只塑料凉鞋。

  我震惊了,不过很快,我就让自己冷静下来,不停地告诉自己,这是幻觉、幻觉,全部都是幻觉。

  可是不管我再怎么掐自己大腿,还是扇自己巴掌,我都没有再次看到真实的场景。

  似乎我已经深入其中,不可自拔。

  或者说,我看到的,就是真的场景?

  我开始动摇了。

  站在门口好半天的时间,我才做出了决定——进去。

  衣服里面的东西很多,很碍事,我把它们放到了门口,然后自己走了进去。

  屋子里面的地板走上去颤颤悠悠的,我挺纳闷的,莫非这个房间,是某些人特意在楼里面建筑的特殊空间?

  我走到第一个床边。

  那是个老太太,脑袋和胳膊被人卸了下来,死之前,还在嘿嘿笑着。

  最让人恐怖的是,她的嘴巴上,还沾满了血,嘴巴里面鼓鼓囊囊的。

  不用说,那是刚刚吃完了小女孩,嘴巴里的肉还没有咽下去。

  我突然觉得无比的恶心。

  看到这一幕,我对那起电梯事件更加好奇了,电梯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?会让人如此丧失人性,甚至吃掉自己的同类?

  而且,他们为什么只吃小女孩一个人?

  只是因为,小女孩是这些人里面唯一的未成年人,没有自保能力?

  可是,小女孩是跟着另外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来的啊,那个男人没有保护她?

 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  我走到第二个床位旁。

  第二个床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在他旁边的床位上,也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两个人都是拦腰被切断了身子。

  我不知道这两个人中的哪一个是带小女孩来这里的人,他跟莉莉说的理由真的很好,带她来找自己的父母。

  这对一个从小就没有父母疼爱的女孩子来说,绝对是巨大的诱惑,比买吃的、买衣服的诱惑要大得太多太多。

  可是,莉莉跟着他来了,却落到了如此的命运。

  我挨个看了看,发现这些人的死法和我在网上看到的一模一样,长相也一模一样。

 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:这些尸体为什么会停在这里?

  警方有自己停尸的地方,应该是不会允许把尸体停留在案发现场的,尽管我没上过几天学,这点常识还是知道一点的。

  那,我看到的都是假象?

  我轻轻碰了一个女人的尸体。

  冰凉,坚硬。

  没错,就是尸体的感觉。

  可是,如果这不是幻觉,那这些尸体在这里停放了三年?这里虽说挺凉快,可要保持三年不腐败,也是扯淡。

  不对,这就是幻觉!

  我在屋子里面走动的时候,脚下不停发出“咚咚”的声音,我知道这是踩钢板的声音。

  突然,我停了下来。

  因为我感觉到地板有一点晃动。

  地板在晃动……地板是钢板做成的……

  这里是电梯!

 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这里的门突然打开了。

  门一开,我身边所有的尸体、床全部不见了。

  我出现在电梯里面,电梯门打开了,那个抱娃娃的小莉莉出现在门口。

  我往身后的墙上一靠,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事情明了了,我刚才进入那个门的一瞬间,就是被幻觉误导着,绕到了电梯门口。

  每个楼层都有电梯,我当时应该是从13楼电梯进来的。

  现在再一看电梯指示灯,灭了。

  指示灯一灭,说不定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,反正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  这时,抱娃娃的莉莉走了进来。

  电梯门关上了。

  “你躲了我这么久,终于还是遇见我了。鞋子给我。”

  她说着,伸出一只手,然后靠近我,手就伸到我面前。

  但是并没有接触我。

  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