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:独闯龙潭

作者:谷主 发布时间:2019-04-15 15:05:02 字数:5874
  天茫茫亮问天就醒了,他睁开双眼,看到两个女孩子睡得正香!或许是清晨里,野鹿过来喝水的戏耍声把他吵醒了,耳边听得飞瀑的冲击声非常雄壮!

  他拉开帐篷门,只见瀑布中喷溅出来的小水珠细如烟尘,弥漫于空气之中,成了蒙蒙水雾,给清晨的山涧林木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。

  天空下起了小雨,他连忙过去把三个人的衣服都收了。

  他走过去坐在水边的一块岩石上,离那道瀑布很近,中间只隔着一口水潭,瀑布泻入谷底溅出的水珠直洒到他的脸上,凉丝丝的,舒服极了!

  他蹲下去伸手撩过水来洗了一把脸,非常清爽!

  他吹了一口气,抹去脸上的水珠,抬头凝目审视着周围的环境,试图着找到一条通出外界的通道。但这片区域犹如一个大口袋,四面都是森林绝壁,出口就只有来时的溪流,可溪流向下,却是来时遇见到的大峡谷,那是更加不可逾越的极地!看来只有是从大瀑布的源头去找出路了,但那里的高度却让他不敢往下想!

  他叹息一声,继续移动搜索,目光终于停留有瀑布右边的森林上,那是一片原始针叶林,非常古朴苍劲,或许,可以试图着从那里找路上去。

  雨越下越大,他把登山衣的帽子戴在头上,登山衣是防水的,一般的雨水能有效地防护。

  他举步来到森林的边缘地带,向里面望去,只见这片原始森林里面,各种千姿百态的古木奇树映入眼帘,令人目不暇接。那纵横交错如蛟龙盘绕的地面根,附生着蕨、地衣、苔藓、兰花等多种名贵珍稀植物,这种原始树林的独有景观,让人叹为观止!

  雨下得更大了,让他不得不往帐篷里跑。

  “老爸!你去哪儿了?”婷婷和凯丽醒来了,睁开眼不见了父亲,心里不免有点惊慌。

  “放心吧,我过去洗了个脸。”问天看着她们说。

  “猪猪(叔叔)!我的小(脚)好酱(象)不痛了!”凯丽用半含水的中文兴高采烈地说。

  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又是猪又是酱,真好味道啊?”问天忍不住好笑。

  婷婷哈哈大笑!

  “是叔叔,不是猪猪。”婷婷笑着帮凯丽调准发音。

  凯丽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问天看了看她的腿,说:“因为只是轻度骨折,休息得好很快就会恢复的,再加上咋晚的蛇汤够补,所以见效很快!再过两天就基本上好了!”

  “Becauseitisonlyminorfracture,restgoodveryquicklycanrecover,addthesnakesoupoflateenoughcomplement,soeffectivequickly!We'llbealmostthereintwodays!”婷婷照原话一字一句地对着凯丽翻译了一遍。

  “Really(真的吗)?”凯丽激动地问。

  “Itmustbetrue(肯定是真的)!”婷婷看着她笑。

  “OK!”

  “今天下雨了,无法赶路,只能原地休整,这样可以让凯丽的腿伤得到更好的休息。”问天看着外面的雨水说。

  他把咋天摘的聚榕果拿出来,又把烤蛇肉也拿了出来,对凯丽说:“你多吃点,对腿伤有疗效!吃完早餐后,你们就在营地里休息、学习,我去探探路。”

  “老爸!你、小心点!”婷婷听说父亲要离开,心中不忍。

  “放心吧,老爸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问天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  ““uncle!(叔叔)!”凯丽从婷婷的话中知道了问天要独自出去探路,心中不舍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“放心吧!我们只是要分开一阵子,找到了路我就马上回来。”问天也拍了拍凯丽的肩膀。

  他把工兵铲的加长柄装上,把工兵匕首也扭了上去,然后一分为二,把铲的一头交给凯丽,把匕首的一头交给了婷婷,又把求生口哨挂在她的脖子上。

  他戴上帽子,把登山绳背上,把军用匕首套在腿上,带上强光手电、弹弓,又往登山衣口袋放了两块烤蛇肉和一块压缩饼干。

  “你们照顾好自己,我会尽快回来的。”他转过身来对着婷婷和凯丽说。

  “老爸!你小心点!”婷婷拉住父亲的手。

  ““uncle!(叔叔)!!妮(你)小心点!”凯丽也走了过来,她的中文发音没有进步,就干脆用英文了。

  “放心吧,二到三个小时我就会回来,这里我都巡视过了,并没有什么大型的猛兽,只要你们不要跑得太远,就不会有什么危险,勇敢一点!”他对着她俩挥了挥手,转身往森林走去。

  “你说,老爸会找到路吗?”婷婷看着父亲的背影说。

  “Surecan(肯定能的)。”凯丽回答。

  “Ifdadfindshisway,wecangoout(如果老爸找到了路,那我们就可以走出去了)!”婷婷感叹道。

  “It'ssobeautifulhere!Don'tyouwanttostayafewdayslonger?(这里太美了!你不想多留几天吗)?”凯丽问。

  “It'sbeautifulhere!It'sawonderland,butwehavetogohomealive,right?(这里是很美!是个仙境,可是我们总要活着回家吧)?”婷婷说。

  “Yeah!We'regoinghome.Iwishitwasjustatouristattraction.We'realljusthere(是啊!我们要回家,真希望这只是个游览景区,我们都只是过来旅游)!”凯丽暗然神伤!

  走进湿热带原始森林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又因为下雨的原因,地面更加潮湿,树叶层下都是又滑又软的泥浆和腐烂的木头。一团团的藤蔓和乱七八糟匍匐的植物、使行走变得更加困难!林子里很少有灌木丛,全是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。树木的枝梢交错着,伸展开来的繁盛的枝叶如碧绿的云,把天空遮了个严严实实。

  问天抽出军用匕首,一路上把乱七八糟的藤蔓砍掉,不时用匕首在树上做出记号。

  向上的路并没有想象中难走,只是徒坡向上,而且都有树木攀扶,泥浆和腐木也很少了。

  他轻装前进,没有了后顾之忧,速度很快,一个小时不到,就上到了山顶。

  从山顶向左往下,行了大概十多分钟就听到了水声。他寻着水声来到了溪流边,只见溪流弯弯曲曲地向前伸延,不知通向那里,下游肯定就是瀑布了。但他有点不明白,溪流的水虽然很大,但却也达不到瀑布的气势,但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条水源?但他却没有兴趣去想这些了。

  雨渐渐小了一些,他看看时间还充足,就沿着溪边往上游走去。踏着水流冲出来的鹅卵石,其实并不难走,一路上风光无限,说不出的悠然快意!

  问天边行边欣赏景致,“咕咕咕”几声,两只色彩鲜艳的山鸡从灌木丛里飞出来停在他前面不到五米的地方。

  “送上门的美味!”问天暗暗高兴,他从口袋里拿出弹弓,装上钢珠弹,瞄准鸡头就是一发,“扑”的一声响,山鸡直接倒在地上挣扎。问天飞扑过去把它抓住,另一只却飞走了。

  他拿起来掂了掂斤两,有三、四斤重左右,满心欢喜地用登山绳绑住背在身上。这段路上或许是山鸡的领地,时不时就有山鸡跳出来,行了不到二百米,问天就收获了四只山鸡。

  继续前行,“咕咕”两声又飞出来两只,他再次拉弓,“扑”的一声响,钢珠弹却打在翅膀上,山鸡翻了一个滚,向灌木丛逃去,另一只慌忙飞走了。问天不去理会飞走的那一只,只追寻着受伤的那只,山鸡的翅膀爱伤了,飞不起来,只一个劲地往灌木丛里钻。问天干脆收起了弹弓,跟着它也往灌木丛里钻。他脚上穿着军用登山靴,身上穿着户外衣裤,一般的树枝什么的倒是伤不到他的身体。

  他看准了山鸡停顿的机会,猛地和身一扑,“咕咕咕”几声鸡叫,终于把山鸡给抓住了。

  爬在地上正在高兴,突然间“轰隆”一声闷响,他身下的土地向下陷去。

  问天临危不乱,右手一伸,抓住了一株灌木,但跟着“轰隆”一声,他抓住小树的那块土地也陷了下去……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问天被手里抓着的山鸡扑腾醒了,他感到头部一阵炫昏,慢慢地睁开双眼,四周一片黑暗,仰头向上看去,只见头顶有一处光亮,看不清楚有多高,但肯定爬不上去,有一种坐井观天的感觉!

 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,除了被摔得周身发痛之外,应该没有什么大伤,这才稍稍放心下来。心想着:好在是抱着这么大堆的泥土杂草和灌木掉下来,不然的话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,绝对是一命呜呼了。又想:如果我死了,那两个孩子怎么办,她们肯定也会死去!他明白了,自己不是不会死,而是不敢死!

  他对着上面射下来的光线看了看手表,中午十点,应该昏过去有十分钟左右了。

  山鸡又扑了一下,他用手打了一下鸡头,骂道:“都怪你,搞出这么大的事来。”转而又好笑:你要吃它,人家只是在逃命,这也有错吗?你自己还在拼命地穷追不舍!他无奈只得骂了一句:“妈的!昨这么倒霉!”女儿不跟在身边,他也懂得骂几句粗话来解闷。

  “有人吗?”他知道肯定没有人,但还是忍不住喊了两声,鬼也听不到!

  他把山鸡绑好,站起来拿出强光手电观察着周围的情况,上面肯定是爬不上去的了,下面却是一个很深的洞穴,强光手电的光束所到之处,都是一些钟乳石一类的质地,应该是一种典型性喀思特地貌的洞穴。

  “看来只有是从洞中找出路了,但愿能够按时回到营地!”他心里想。

  多年的户外探险经验和军人生涯,让问天能够果断地作出决定!而且这种洞穴探险对他来说并不是第一次,只是他自结婚后就很少尝试这种经历了,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心态的成熟还有那一份责任感吧,心就不再像年轻时一样狂野了。

  他用绳子把五只山鸡一起紧紧地绑在腰间屁股的位置,把绳子的一头箍在一根凸起的石柱上,把强光手电含在嘴里,双手拉着绳子,慢慢地滑下洞穴。换了两次的绳子,下面不再垂直,而变成了徒坡式。他把绳子收起,背在背上,手拿着强光手电,一步一步地向下探去。

  只见各式各样的钟乳石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熠熠生辉,经过上万年才能形成的钟乳石,的确是大自然的造化。晶莹剔透,洁白无瑕,宛如夜空的银河倾斜而下,闪烁出像银子、似钻石的光芒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里被展示得淋漓尽致,让人叹为观止!

  再往下走就听到了流水声,他把手电往下一照,一条暗河从脚下流过,他吓了一跳,暗道:不知这条暗河又是流到那里去,他在洞中已经没有东南西北的方位感了,只有是见一步走一步,走一步就算一步。

  走不多久就到了尽头,暗河的水流到了这里却被挡住了去路,只在一面石壁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汹涌澎湃!

  问天暗暗心惊,他可不敢从这里钻下去找死,只得又回头重新寻找出路。

  往后行了二十米左右,只见向右又有一个洞口,七、八十公分的高度,他把手电往里照了照,捡了一块石头用力丢了进去,只听得“哐啷”一声响过后,石头好象就直接滚了下去。

  问天慢慢地钻了进去,爬了十几米左右,却是一个像刚才一样垂直的洞穴。

  他稍稍休息了一会后,又像刚才一样双手拉着绳子,慢慢地滑下去,这次整整换了五次的绳子才下到了尽头,却是一条溪流缓缓流过,溪水中布满了石头,溪水清澈见底。

  “终于到底了吧!但不知这又是通往那里去的?”他心里默默地想。

  摸索着继续前行,只感到习习凉风扑面而来,令人精神一振!

  他只有借着手电的光照,踩着溪水中的石头一步一步地慢慢向前。

  突然间他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,“啪”的滑了一交,仰面朝天地摔进水里,手电一下子也掉进水里了,但军用手电是防水的,微弱的光线透过水面让周围也有着一种朦胧感。

  问天正想伸手捡起手电,突然间感到左脚一痛,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了往后拖。他一惊非同小可,顿时汗毛直竖,借着微弱的光定睛一看,只见“哗哗”的拍水声响起,一只巨大的怪物正咬着他的脚使劲摆动,怪物头大如斗,周身的颜色和石头一模一样,想来是被他当成是石头踩了上去。

  他抬起右脚,对着怪物的头部就是一脚,但怪物的体表光滑无鳞,布满了粘液,下脚根本不受力,问天踢了几脚,却无法伤到怪物分毫!

  问天手脚齐动,全力挣扎,手上终于摸到了一块石头,对准怪物狠劲打去,正中怪物的眼部位置,怪物吃痛,把口一松,问天趁机把脚抽了出来。

  只见那怪物张着巨口,身体下部却长着四只爪子,样子非常的骇人,摆着尾巴拍着水浪又冲了过来,问天这回再不可能给它咬到,在水里打了个滚,右手从腿上拨出军用匕首,闪身避过怪物的血盆大口,大喝一声,举着匕首狠劲地朝着怪物的背部使劲插了下去。

  只听到怪物发出了“哇”的一声怪叫,倒似是人声,又像是小孩的哭声,更令人毛骨悚然!

  问天拨出匕首,正要再次扎下,却见那怪物怪叫着摆动尾巴,向洞穴的深处冲去,只听得一路怪叫声不断,在阴森恐怖的黑暗中回响,让人忍不住发抖心惊!

  问天看着怪物逃跑的方向,只感到全身发软,一屁股坐在水里,胸口急促地起伏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!他伸手捡起强光手电,往深处照去,怪物已经没了影踪,一股股的血水顺着溪流漂下。

  “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,要不然再遇上一只怪物,老子就真的摆在它的食谱里了!”他想到刚才的情景就浑身发抖。

  他把匕首插回刀销,扶着石壁站了起来,只感觉到双腿不住地打着摆子!在原地站立了好一阵后,才扶着石壁慢慢地往前探去。

  黑暗中大约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终于看到前面有了光亮,他加速前行,走近洞口,只听得水声轰鸣,正是处于瀑布的底下,只是不知这片瀑布是不是他们营地前的那一片?

  他顺着光亮走出洞口,只觉得眼前一亮,连忙闭上了眼睛,在黑暗中摸索了几个小时,终于得以重见天日了。

  他睁开眼睛,透过瀑布的水流向外看去,朦胧中终于发现了他们的营地。这片瀑布正是营地的那一片,他仰起头看去,原来这是两股水流合二为一所形成的瀑布,那条暗河的水流遇到了山体的阻挡,钻进洞后再激射而出,从而就形成了这片气势磅礴的大瀑布!

  问天隔着瀑布看着营地坐下来休息,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两段被水泡过的烤蛇肉吃了,慢慢地恢复体力。正想着起身走路,却发现脚下的溪水里游过两条奇特的鱼,足有大腿般大小,他定睛细看,认得是大鲵,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:难道刚才袭击自己的就是大鲵?

  大鲵是一种两栖类动物,在两栖动物中要数它体形最大,全长可达一至两米,体重最重的可超百斤,而外形有点类似蜥蜴,只是相比之下更肥壮扁平。大鲵栖息于山区的溪流之中,在水质清澈、含沙量不大,水流湍急,并且要有回流水的洞穴中生活。而且生性凶猛,肉食性,捕食方式为守株待兔。大鲵一般都匿居在山溪的石隙间,洞穴位于水面以下。静守在滩口石堆中,一旦发现猎物经过时,便进行突然袭击,因它口中的牙齿又尖又密,猎物进入口内后很难逃掉。大鲵的寿命在两栖动物中也是最长寿的,野生大鲵能活一百三四十年之久。

  也许是问天刚才踩痛了它吧,这大家伙才奋起袭击,可人家是自卫还击啊,还莫名其妙地被扎了一刀,大鲵它老人家这时候肯定大呼倒霉!老子活了一百多岁都没吃过刀子,今天却栽在你小子手上了!

  问天满脑子的零乱:怎么西藏会有大鲵?

  但又转念一想:这里虽然是西藏,但已经是翻过了喜马拉雅山脉,海拨低下,已经属于是热带气候了,受印度洋热带气流的影响,最难得的,这里是一处没有人迹的原始地带,千万年来没有人类踏足过,能够生长野生大鲵也很正常,而且这里的环境也正好合适大鲵生长。

  “妈的!这怪物都活到成精了,还要吃人!”问天心有余悸、恨恨地骂了一句。

  他站起来运动了一下手脚,透过瀑布望着营地的方向,寻路而下。(未完待续)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