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火阅网
  • 一、天龙地虎 萧墙内中阋

    作者:吴梦芹 发布时间:2015-04-23 19:13:31 字数:4370
      卷一•《剑器近》

      长天净,歌一曲、花影寒彻。关山迢迢无度,落拓也,浪行迹。把酒杯、几曾凝注?衣裳染些泥彩,纷纷沉吟坐。

      凄恻。烟波更交错。排云霁满,剑舞罢,秋霜又无色。纵有万般心事,各种情长,却与谁人言说?玉钩遥挂,别离增减,依稀汀洲烟箬。断鸿声里楚天阔。

 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  慨然抚长剑,济世岂邀名。

      星旗纷电举,日羽肃天行。

      遍野屯万骑,临原驻五营。

      登山麾武节,背水纵神兵。

      在昔戎戈动,今来宇宙平。

      银色的盔甲在白日下发出耀眼的光芒,一路行来,草木枯败,这都是长年兵荒马乱所致。

      李世民扬鞭驰马,豪情万丈,一人单骑于前,身后千军拥护。

      旌旗在风中猎响,四处回荡着刀枪碰撞之声,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铁血,没有丝毫疲倦。

      李世民二十三岁,李渊起兵建唐,受封秦王,秦王英武睿智,龙凤之姿,此时正是他平定关东刘武周、窦建德、王世充、大胜归来。多年连番的战斗使得他的轮廓俊挺硬朗,唇上微微的胡须更显韵味。

      他手指坚密,握着三尺青锋,不禁长吟起来,便是开篇那首《还陕述怀》。

      众将士见秦王如斯风概,愈是折服。

      “秦王殿下!”一将驱马上前,抱拳说道。

      李世民道:“叔宝有何话说?”

      此将名作秦琼,字叔宝,齐州历城人,豪勇盖世,人称“马踏黄河两岸,锏打九州三十六府一百单八县,镇山东半边天,孝母似专诸,交友赛孟尝,神拳太保”,初跟随隋朝来户儿、张须陀,张须陀被瓦岗寨所杀后,转投裴仁,后随其归降瓦岗寨,义宁二年李密兵败,秦琼投王世充,因不齿其为人,公然反之,投在大唐秦王李世民麾下,在这次平定关东的战役中屡建奇功,深受李世民的赏识器重。

      秦琼长髯舞动,肃然道:“眼看便到长安,不知殿下对窦建德将做何处置?”

      李世民没想到他会这么一问,笑道:“自是听凭陛下发落了。”

      秦琼欲言又止。

      李世民道:“叔宝认为呢?”

      秦琼道:“敢问殿下,此次平叛,谁人居功?”

      李世民一愣。是啊,谁人居功、究竟是谁人居功呀?他的大哥,太子李建成的身影浮现在他的脑海。

      武德三年七月,李世民征讨王世充,李建成坐镇蒲州,防御突厥来袭。在保证李世民讨伐王世充的同时,他还协助行军总管段德操击败了梁师都与突厥的联合进犯。

      武德四年三月,李世民窦建德交战,突厥乘机骚扰大唐边疆,李建成奉命率军讨伐。队伍驻扎在赞州,遇突厥兵,李建成挥军进击,大破。

      平定关东,如果没有大哥的从旁协助善后,他的这场仗怕是要艰难许多,而且最重要的是,大哥建成,乃是当今太子,未来的九五之尊,如此的功勋,加在他身上是不是更合适呢?又岂不是更有道理更有价值和意义呢?大多数人想必也是这般认为的,父亲、应该也不会例外。

      想到自己的功勋将会转嫁大哥,李世民的心头不是个滋味。

      秦琼目光犀利,李世民哽了下嗓子,淡淡地道:“当然该应得之人居之。”

      秦琼嗯了声,不再说话,勒缰退后。

      窦建德一方豪杰,如今阶下之囚,谁人来处置不是一件小事情,这关乎着一个人的影响和权力,李世民是明白的,他、包括他父亲李渊都清楚把窦建德交由太子要有价值得多,平叛的战果让太子吃也无可厚非,只是、这、公平吗?

      李世民也当真是个汉子,心胸非比寻常,他心念电闪:这些年南征北战,功劳还少吗?此次成人之美又有什么不行?瞬即释然,控辔跃马,遥遥领先而去。

      一众将士唯有加鞭跟上。

      疾奔中,风更大了,飕飕刺骨,李世民的面容已经有些模糊,他忽然觉得脖子有些不舒服,如落了枕一般,尤其是颈椎上,像是长了颗钉子,头也有点眩晕,他想,是不是我的帽子太小了呢?

      *********

      东宫,深夜,明月斜斜地藏在树沿。

      齐王盯着太子李建成手中的毛笔半晌无语。太子也不理他,自顾自地写着,却是一篇汉武帝的《秋风辞》,烛影摇曳,看那字,颇有几分澹斋神采。

      这时来了一人,黑面魁梧。

      太子抬眼道:“将军怎么来了,还不歇息?”

      来人道:“属下是有要事前来禀报。”

      太子道:“是世民的事么?”

      来人道:“秦王已率领大军班师回京了。”

      太子眉毛一动,道:“这我早已知道,将军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来人沉声道:“属下没什么意思,只是来提醒一下太子,秦王已经功高盖主!”

      一直没说话的齐王笑了起来,道:“常将军倒是个有心人呢。”

      太子心底不知怎么的就一痛,摆摆手示意他退下。

      齐王阴柔的声音道:“大哥,你也别怪常何,他也是护主心切,怕你被李世民占了便宜。”

      齐王和秦王两兄弟向来不睦,所以齐王直呼其名。

      太子轻轻一笑,道:“或许你们都错想了世民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      说这话时是武德四年,太子李建成还是秦王李世民的大哥。

      可是随着天下的逐步稳定,潜藏的权力暗流随之浮出水面——兄弟,还能成之为兄弟吗?没有人知道。李建成、李世民、李元吉,纷纷沉默了。他们的父亲似乎也预感到了些什么,神情总是很复杂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

      太极宫前的落叶堆了一年又一年,扫去又重来,竟也五年光景了。

      五年、可以改变多少东西呢?

      太子站在长安城头,咀嚼着黄昏。

      “太子,如今天下逐渐承平,老百姓的好日子也不远了吧?”一名近卫说道。

      太子道:“应该不远了,天下疲敝已久,需要休养生息了。”

      “不知要怎么样才能做到?”那近卫说道,旁边还有人窃笑他。

      太子没有回答,一名儒士方巾俊雅,笑道:“要做到天下太平不难,只要君纲臣贤,斯民自可享乐,但是还需要一个前提。”

      太子问道:“什么前提?”

      儒士一字一顿道:“还需要一把号令天下的王者之剑!”

      太子不解,道:“王者之剑?”

      儒士大有深意的说道:“现在太子已身具王者之剑,当扫党铲邪,集权一身,只要太子当机立断,大业可成,否则将来悔之晚矣。”

      太子深吸了口气,注视着儒士,缓缓说道:“我有魏征,实乃天幸!”

      随后来到魏征府上,厅堂内灯火如炬。

      太子洗马魏征、太子中允王珪、舍人徐师谟、太子舅父窦轨、东宫庶子裴矩、郑善果、率更令欧阳询、陇西公府祭酒韦挺、记室参军事庾抱、左领大都督府长史唐宪围坐,太子李建成居中,齐王李元吉未到。

      徐师谟品了口茶,说道:“自从太子平定了刘黑闼之乱,声威日盛,秦王对于太子的嫉恨也是大增,太子必须得采取行动才是。”

      太子静静地听着。

      裴矩道:“三年前,秦王得知齐王府上私蓄甲士,私藏大量兵器衣甲,暗中使人奏告朝廷。皇上闻知后当即以巡视为名,查问真情。齐王依从荣九思等人建议,在府上埋伏武士,准备当场诛杀秦王,逼皇上禅位,拥立太子为帝。可惜我们的太子殿下并未同意,方才酿成了如今这番局面,实为大憾。”

      太子叹道:“裴先生还在怪我吗?”

      裴矩道:“属下岂敢!但是太子,成大事者怎能有妇人之仁?”他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。

      韦挺开言道:“太子若不杀秦王,秦王必杀太子!”

      李建成知道,在行事果敢方面自己不如李世民这个弟弟太多了,不是他不如李世民聪明。

      韦挺接着道:“平定关东之后,秦王还开设了十八学士馆,延请八法才士,只要长了眼睛的人就不会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”

      太子又一叹,韦挺看看徐师谟,又看看裴矩,最后目光打在魏征的身上,魏征朝欧阳询努了努嘴。

      欧阳询的年纪不小,白胡子一大把,听他说道:“臣认为,太子应以苍生社稷为念,立下决断啊!”

      唐宪和声道:“太子比秦王更有资格主宰神器。”

      说着一众人离座,全跪在地。

      太子心中百味杂陈,不知如何是好了——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同胞骨肉,手足亲情,谁忍心去残杀?然而千秋霸业、君帝黄图,又有多少不是那样来的?比如齐桓公不孝的五个逆子,比如秦二世胡亥杀害扶苏处死自己的十二个兄弟,比如魏文帝曹丕对亲弟弟曹植的逼迫,不胜枚举的先例让人毛骨悚然。难道、历史又将重演悲剧?

      太子建成的手颤抖了一下。

      “太子,齐王殿下到!”门口传来禀报。

      齐王身着衮紫蟒袍,急匆匆走来,坐于太子身侧。

      寒暄礼毕,太子说道:“看来,我是不得不痛下决断了!”

      齐王眼睛一亮,道:“大哥你说什么?”

      魏征笑道:“太子英明!”

      徐师谟、韦挺、裴矩等人齐声而附。

      齐王也明白了,心头暗自一阵兴奋,一把刀在他胸中被擦得锃亮。

      太子徐徐道:“秦王府中值得忌惮的人,唯杜如晦与房玄龄!”

      徐师谟道:“太子不妨上奏皇上,除掉秦王的左膀右臂?”

      魏征等人一致赞同。

      太子沉默一会,点点头。

      *********

      翌日,皇帝李渊采纳了太子建议将房玄龄、杜如晦调离秦王府,并责令秦王不得私自接见此二人。

      长孙无忌愤愤不平地踱着步,李孟尝、侯君集、杜君绰、郑仁泰、尉迟敬德、张公谨几人的脸都阴沉铁青着。

      李世民道:“大哥这一手真是漂亮!”

      长孙无忌道:“秦王丧失了房杜二位就如丧失膀臂,建成也忍不住了。”

      李孟尝道:“嗯,长孙兄所言甚是,还请殿下谋决!”

      李世民吟默片刻,冷静地道:“我天策府人才济济,倒也不惧。”

      武德四年平定关东,李世民因战功显赫,李渊便封李世民为天策上将,在洛阳开府,是为天策府。

      其后李世民广纳贤才为用,组成了一套自己的权力集团,天策府人才济济确实是太子集团望尘莫及的。杜如晦、房玄龄、李靖、尉迟敬德、程知节、侯君集、秦琼、苏定方、长孙无忌等均是天策府成员,天策军的威名也是远播四海。

      李世民道:“长孙先生以为我们该怎样对太子?”

      长孙无忌道:“秦王殿下战场之上骁勇神俊,战场之下,想必亦然。”

      尉迟敬德哈哈一笑。道:“秦王是真英雄好男儿,如此扭捏可不像话,照我说,为了千秋大业血干一场才是真的,哈哈哈!”

      李孟尝忙掩住他的嘴,笑道:“尉迟将军,谨防隔墙有耳!”

      众人相顾莞尔。

      尉迟敬德道:“那太子好几次以金银珠宝收买末将,哈哈,真是太把我尉迟敬德小看了!”

      长孙无忌道:“尉迟兄英雄豪杰,太子竟以鼠辈视之,可笑之极!”

      众人称是。

      郑仁泰清了下嗓门,说起不久前进兵突厥之事。

      突厥屡屡进犯大唐边境,太子建成上奏皇上让齐王元吉替李世民带兵北征。皇上任命元吉为主帅,元吉又请将尉迟敬德、秦叔宝、程咬金三员大将和秦王府精锐兵马派给他调度,釜底抽薪,秦王必死无疑。

     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    长孙无忌道:“故而秦王殿下千万不要有妇人之仁。”

      李世民嗯了下,道:“手足相残,总不是件体面的事。依我说,还是等他们动了刀兵,我们再来对付他们,这样我们便不失道义呢。”

      尉迟敬德冷笑道:“那不是坐以待毙吗,怕殿下再不行动,我等都将成游魂野鬼!”

      其余人也目光犀绝。

      秦王李世民扫视了众人一遍,沉然正声道:“长孙先生、孟尝兄,烦劳两位密召房杜前来商议。”

      *********

      武德九年六月初三。

      子夜时分,太史令傅奕未曾就寝。

      他身披长袍,斜倚栏杆,中年模样,须发如墨。

      这位太史令可不简单,五年前,他上疏《请废佛法表》于李渊,请求废除佛法,在朝野上下引起了广泛的争议。“当此之时,共遵李、孔之教,而无胡佛故也”。他对儒教和道教坚决拥护,认为只有发扬孔子李耳的思想国家才能大治,两年前他再次上《请除释教疏》,对于佛家因果报应的虚妄予以严厉批判,太史令傅奕也给人以凌厉果勇的印象,颇具声望。

      不多时天边放白,再一会全亮了。傅奕遥望天际,但见苍穹万里,条云蔽日。忽然他眼睛一晃,但见西面一颗金星划空,朝长安城一掠,即无踪影。他心下一震,急忙更衣盥洗,匆匆往太极宫赶去。

      
    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    我的极品人生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死忌:电梯诡事
    作者:QD

    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    妇科男医师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最强保镖混都市
    作者:忘 记

    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    贴身妖孽保安
    作者:暗夜行走

    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    诡异人生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