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火阅网
  • 四、剑发龙吟声起 战罢豪杰相重

    作者:吴梦芹 发布时间:2015-04-27 16:09:32 字数:5489
      “这对扳指是哪儿来的?”云天涯的结发妻子许眉娘怀疑地说。她想家里虽穷,怕丈夫取不义之财。云天涯将虬髯客之事说了,她才释怀,只是心里仍有不安。

      云天涯道:“大哥不知是什么人,气度不凡,希望有缘再见。”许眉娘道:“云哥能结识这样豪杰,眉娘也为你欣喜,只是……”云天涯道:“只是什么?”许眉娘摇摇头道:“我也不清楚,心头有些乱。”云天涯拥着许眉娘,两人静默。

      夜已深了,正要安寝,听得门外有脚步声。云天涯看了下许眉娘,门外咚咚数响,一阵节奏舒缓的敲门声,有个男子声音道:“请问有人在吗?”云天涯道:“我去瞧瞧。”

      打开门,有五个人,四个年约四十许的汉子护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,风尘仆仆,显然长途跋涉。

      一名汉子道:“兄台,在下姓易,这几位是我兄弟,这位小哥是我侄子,我们远从蜀中而来,途径扬州无处下店,望能允我等借宿一宿。”

      云天涯看几人并非歹人,当下说道:“我这只有破屋三间,几位要是习惯,请住便是。”

      几人道谢,云天涯带他们去房间。

      安置完云天涯疲惫地伸了个懒腰回去歇息,许眉娘问道:“是些什么人?”云天涯笑道:“几个赶路的,投不到客栈。”许眉娘哦了声,说睡吧,两个人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      半弯残月从窗口照下,云天涯和许眉娘对视着。

      忽然一片金戈盈灌,云天涯叹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许眉娘道:“当心点。”

      院子对峙着九个人。四个是来投宿的,另外五个蒙面黑衣,全不识得。适才一番拼斗,胜负未分。

      那姓易的冷笑道:“真是难为了你们!”五个蒙面客哈哈大笑,一人道:“我们受人之命,追杀尔等,不死不休!”

      云天涯欺身上前,护住那四名汉子。

      “你是谁?”蒙面客惊道。

      云天涯笑道:“我是这里的主人!”

      蒙面客奚落起来:“你这小子多管闲事,不怕死吗?”

      云天涯怒道:“你在我这深夜寻衅,不怕我取你狗命么?”

      蒙面客不明底细,见云天涯气势汹汹,各自互望一眼,厉哼一声,纵身而去。

      蒙面客刚走,一把豪气的笑声传来,道:“好兄弟!好兄弟!”云天涯喜道:“大哥怎么是你?”那四名汉子也是一怔,齐声道:“张大侠!”虬髯客自白砖院墙上跃下。

      云天涯招呼几人进客堂,道:“大哥,几位,天色已晚,拙荆明早再拜见!”虬髯客道:“兄弟不必多礼啦,你当你大哥是庸俗的人么?”几人一笑。

      那四名汉子正是易衡山、上官捷、萧梦、莫砺山。

      萧梦道:“张大侠的出现让我们惊喜莫名呀!”虬髯客笑道:“这即是缘分,我本来打算离开扬州,却碰巧让我撞到了那几个杀手,想定是为你们而来,于是尾随跟踪,不料你们竟在这里,我静观其变,哪想我的好兄弟居然出现,还把那帮子给吓跑了,哈哈,哈哈!”

      云天涯莞尔道:“兴许是跟大哥一起沾染了令宵小闻风丧胆的霸气!”

      虬髯客道:“兄弟倒谦逊了,不过我担心经过这番,此地已经不能逗留了,几位还是带着李王孙速速离去。”虬髯客对于他们被追杀之事诸多疑窦,却不问,易衡山几人感激地施了一礼。

      虬髯客叹道:“这孩子也可怜,弱冠之年就没了父母,还受这颠沛流离提心吊胆,唉!”

      易衡山几人听了,也是哽咽。

      虬髯客又对云天涯道:“兄弟虽非江湖中人,却侠气冲天,我张仲坚有这样的兄弟死而无憾了!”风尘三侠,天涯杯酒,足成绝唱。

      上官捷道:“那么张大侠、云公子,我们这便叫少主离去!”

      云天涯道:“几位劳顿,明晨再走不迟!”

      待几人回房,云天涯道:“大哥,这都是些什么人?”虬髯客道:“兄弟可知道当今皇帝是怎么得到帝位的?”云天涯哼道:“这谁不知,当今皇帝在玄武门发动兵变,杀了太子和齐王,逼迫李渊退位,甚不光彩!”虬髯客道:“嗯,那么我告诉你,那几人均是齐王的亲卫,而那少年,正是李元吉的四儿子李承训。”云天涯眼睛睁得老大。虬髯客道:“李世民雄才大略,做皇帝不错,做人就差劲了,兄弟以为呢?”云天涯道:“残杀手足至亲,算不得英雄,也不是君子所为。可是,英雄和君子往往做不了皇帝。“虬髯客哈哈一笑。

      云天涯不明虬髯客何意?只听虬髯客道:“大哥现在起了不平之心,要救李承训于危难!”云天涯道:“小弟也有此意,权谋争伐,竖子遭殃,我实在于心不忍,奈何小弟手无缚鸡之力……”

      虬髯客感动地道:“英雄、君子,当如是也!”

      清晨鱼肚白还未退去,易衡山、上官捷、萧梦、莫砺山带着李承训不辞而别。许眉娘拜了虬髯客,三人共进早饭。

      虬髯客道:“兄弟,大哥这便要去行事,你和弟妹好生保重!”山坡前,云天涯夫妇挥手道别。

      许眉娘道:“大哥真是个豪杰!”云天涯紧紧握住她的手。

      易衡山等携着李承训经水路,折陆路,六天时间,到了陇州一带。土地贫瘠,人烟稀少,好似连呼吸都困难了。陇州边境有个草棚客栈,空间倒大,几人前去饮食。

      一切都平平无奇,客栈老板肥头大耳,小二则尖嘴猴腮。上了饭菜茶水,莫砺山正然道:“出了关就安全了。”易衡山点头,道:“还需留神。”

      李承训自从逃亡以来,没有说过一句话,四大亲卫心疼不已。萧梦添了一碗白饭,夹了几块肉,道:“少主,来吃点吧!”李承训突地泪流满面,几人不知所措,易衡山道:“少主,属下明白少主内心的痛苦,但是如果你不吃饭,就没有力气和精神,永远也杀不了你的仇敌!”

      李承训像得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,狠命吃了三大碗饭,桌上的菜也油水不剩,四大亲卫安慰地笑着。

      这时一个声音说道:“小子,你还不死?”一个阴测测的人出现,易衡山、上官捷、萧梦、莫砺山严正以待。

      萧梦道:“阁下是祁连鬼魂中的哪一位?”

      那人细声道:“在下秦广。”

      上官捷笑道:“秦广王都亲自出动了,难道我等在劫难逃?”

      秦广道:“上官兄说得没错,你们最好束手就擒!”

      上官捷道:“你认为可能么?”

      隋朝末年,有十个邪道高手,自称秦广王、楚江王、宋帝王、五官王、阎罗王、卞城王、泰山王、都市王、平等王、转轮王,他们聚集祁连山,无恶不作,为人所不齿,江湖上称这群邪寇为祁连鬼魂,大业年间,烽烟万里,祁连鬼魂欲逐鹿中原,楚江王、宋帝王、五官王为杜伏威手下第一剑客郭平川所杀,阎罗王在泰山遭遇伏击,落崖身死,卞城王、泰山王、都市王、平等王为手下叛兵暗杀,转轮王在与百毒老人大战之后疯癫,不知所踪,祁连鬼魂的首领,独剩下秦广王。

      秦广王阴笑道:“这个小子已经中了十日催魂,十日之后,五脏六腑将溃烂而死!”易衡山、上官捷、萧梦、莫砺山看向李承训,既急且怒。

      秦广王道:“你们只要把东西交予我,我就带你们回祁连山,侍候终生,哼,否则,休怪我让你们暴尸荒野!”

      易衡山面不改色,道:“你是受谁的指使?”他想,绝对不会是当今皇上,李世民何等人物,定不屑与这些人为伍,而且李世民根本不可能知道这李代桃僵之计。

      秦广王道:“少废话,知道越多,死得越快!”

      客栈老板、店小二卸了妆,也是秦广一伙。

      上官捷抹出双刀,准备殊死搏斗。秦广王骂道:“不知死活!”扬掌朝上官捷打去,上官捷感到一股强劲的气流袭来,凝定心神,双刀一舞,仍是被逼退几步。

      秦广王道:“小子内功不错。”

      上官捷哼了一声,萧梦道:“老贼,与我来比划比划!”秦广王指着他手中的似剑非剑的弯曲兵器,道:“这可是传闻中的凤子吴钩剑?”

      萧梦道:“接招!”凤子吴钩剑唰起一片白芒,秦广王哈哈大笑,袍袖浮动,抽出一把很长的剑,四尺有余,众人观斗,无从插手。

      萧梦功力深厚,剑法走的是轻灵路子,秦广王的剑法如同深山隐雾,捉摸不定。很奇怪,这两人性命相争,客栈的物品竟丝毫未损。

      半盏茶的功夫,萧梦额头落下大滴大滴的汗珠,易衡山道:“住手!”茅草乱卷,易衡山持一杆红缨枪斜杀而来。先一招“龙越苍野”,撩开秦广王的剑,救了萧梦一命,秦广王手一按,长剑直夺易衡山手腕,易衡山大喝一声,险险避过,只是红缨枪的枪头已折落在地。

      秦广王得意地大笑道:“让我来送你们归西!”

      李承训见四大亲卫有三人败阵,急火攻心,昏死过去,正倒在莫砺山怀里。易衡山道:“砺山!”莫砺山没有反应,上官捷觉出不对,叫道:“砺山!”秦广王笑声不减,冲莫砺山挥了挥手,道:“莫兄!”莫砺山挟着李承训走向秦广王。

      易衡山愤然道:“姓莫的,你出卖我们!”

      莫砺山低头不语。上官捷、萧梦目露悲恨。秦广王道:“莫兄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,莫兄啊,你先带这小子退下,我来毙了他们!”

      莫砺山退到秦广王身后,一飙人冲了进来,围得客栈水泄不通。易衡山、上官捷、萧梦可谓是待宰羔羊。

      秦广王道:“易衡山、上官捷、萧梦,枉你们纵横一世,落得这个下场!我不怕告诉你们,你们的秘密莫砺山已经告诉我了,劝你们识相点,我可以留你们全尸!”

      上官捷骂道:“狗贼!”萧梦、易衡山也鄙夷地看着莫砺山,莫砺山羞愧地低下头。

      秦广王说声好,即要动手杀人,蓦地一声断喝,秦广王道:“谁?”

      虬髯客从人群中走出,双目威严。

      秦广王在十年前见过虬髯客,知道底细,心头不由惴惴。

      祁连鬼魂为其威慑,纷纷退让。

      虬髯客道:“你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人么?”

      秦广王重哼了一声,朝莫砺山努了努嘴,莫砺山手一动作,一把飞刀击往虬髯客,虬髯客长笑,摆手将莫砺山引以为傲的飞刀打回,莫砺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是晚了,那把飞刀,已击中他的天突,客栈里死寂一片。

      莫砺山自食其果,易衡山等人都舒了口气,只是李承训还在敌人手上,他们看向虬髯客。虬髯客点点头,道:“秦广王,给我个薄面,放了那少年。”秦广王扭住李承训后颈,道:“虬髯客你该哪凉快还是到哪凉快去,若不然休怪我心狠手辣!”虬髯客不动声色,却暗道:“不要命的居然威胁于我!”秦广王哈哈大笑。

      僵持之间,人群中又来一人,虬髯客道:“宇文兄别来无恙!”那人道:“张兄客气,这十多年来,宇文谦很好,也对张兄挂念非常!”两人如叙旧一般,话着家常,气氛却更加紧张。

      宇文谦,本名王谦,因投靠宇文化及改姓,宇文化及在大业十四年缢杀隋炀帝自立,国号大许,改元天寿,为窦建德所擒处斩,宇文谦为宇文化及报仇,遇虬髯客,三十招败,不想今日仇人相见。至于宇文谦和秦广王,那是因为在四年前宇文谦欠了秦广王一个人情,莫砺山出卖兄弟把齐王遗密说与秦广王,是妄图利用秦广王的野心和势力得到荣华富贵,秦广王虎狼之心自是觊觎,邀了宇文谦来助一臂之力,宇文谦也不好推辞。

      虬髯客道:“宇文兄和秦广王沆瀣一气,好英雄啊!”宇文谦不理虬髯客揶揄,淡淡道:“当年败与君手,小弟每每思及,不甘不忿,是以我卧薪十载,今天要分个雌雄才行!”虬髯客笑道:“宇文兄有雅兴,虬髯客理当奉陪!”

      宇文谦道:“那就外边请。”

      客栈确实不适合高手交战,秦广王对他们的争斗没兴趣,守押着李承训、易衡山、上官捷、萧梦,命人抬走莫砺山的尸体,抛在一个水沟。李承训闭着眼尚未醒,手脚不时乱动,像是做着噩梦,秦广王也不管他。

      宇文谦的武器是一条九尺长的软鞭,平时缠在腰际,这九尺软鞭,有个雅号,叫做“九曲回肠”,让人想起伯牙子期的故事,肝胆相照,高山流水,九曲回肠。

      虬髯客只觉得不伦不类。但他丝毫不敢小觑宇文谦手中的这条要命的九曲回肠,要知道,宇文谦在隋末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曾经甚至把秦琼、王伯当打了重伤,李靖亦在宇文谦的九曲回肠下折了三把佩剑。

      闲话少提,宇文谦、虬髯客各自凝神,风忽然强劲起来,宇文谦的九曲回肠开始盘旋,虬髯客有剑名曰七星,乃春秋欧冶子、干将联手所铸,削铁如泥,虬髯客一拔而出,呛的一声龙吟,闻者惊心。

      宇文谦扰起一匝沙尘,鞭梢掠追,与虬髯客的七星剑擦出一抹火痕。虬髯客道:“恭喜宇文兄武功进境,更上层楼!”宇文谦不答,九曲回肠挽出个鞭花,一下硬直,飕飕声不绝,鞭影漫天都是。虬髯客纵身而起,蜻蜓点水,鹞子翻身,七星剑炽烈地斩平了沿途草木,还有宇文谦的腰带。

      虬髯客冷冷一笑,剑势一快,宇文谦脖子感到一丝寒凉,心灰冷了半截,九曲回肠鞭作劈吧声四处拍打,虬髯客左推右挡,战况激烈。

      逐渐,宇文谦体力不支,九曲回肠鞭已被七星剑削为寸节。虬髯客道:“且住!”

      宇文谦表情惨淡,鞭子寸断,他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虬髯客也是不忍这一代高手如此,道:“宇文兄,胜败乃兵家常事,宇文兄这十年之功未有白费,虬髯客佩服之极!”宇文谦回想一生,看了看虬髯客,不禁一叹,原本,他也可以如虬髯客这般快意山河的,只是造化弄人,然后他一笑,虬髯客知道这一笑,已是恩怨尽了,道:“宇文兄珍重!”宇文谦道:“在下奉劝张兄,早日离开,以免惹上更多的麻烦,很多事情,是没那么简单的。”拂袖斜行,远方暮色渐浓。

      宇文谦既去,秦广王自忖不是虬髯客对手,只好放人,祁连鬼魂悉数奔散。虬髯客为易衡山几人疗了伤,铺了草席照顾李承训睡了。易衡山道:“张大侠屡次搭救,我等无以为报!”说着,同上官捷、萧梦一起跪下,叩首拜谢。

      虬髯客赶忙扶起,道:“几位快请起,我虬髯客专管天下不平之事,我看现在中原,你们是呆不下去了。”萧梦点头道:“是的,齐王遗密迟早会由江湖之野传入李世民的耳中,适时我等性命也是难保,天地间将再无容身之地!”

      虬髯客不解道:“唉,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们如此?只为了这李承训吗?”易衡山道:“当然不止为少主,具体情况我们不便说,有机会一定告知,请张大侠见谅。”

      虬髯客道:“嗯,你们不说定有苦衷,我也不勉强,如今要想办法助你们脱离危难。”上官捷道:“莫砺山出卖我们,遗密已泄露,所以正如张大侠说的中原不宜久留。”

      虬髯客想了想,道:“这样吧,你们跟随于我,如何?”易衡山、上官捷、萧梦看着虬髯客,虬髯客悠悠道:“实不相瞒,张某现在已是东海扶余国国主,你们只要随我出海,成我护卫,此生安全无虞了,他人呢,也是怎么也想不到的……至于李承训,我自有办法保他性命。”几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对虬髯客感激不尽,于是齐声拱手道:“遵命!”

      五人乔了装,跟随虬髯客,一路上风平浪静,途径扬州,拜会了云天涯,又从兖州乘船,张帆起锚,乘着烟云航扶余国而去。只是虬髯客隐约觉得,这事儿,只怕没这么容易就了结了。看着一旁昏睡中的承训,心头掠过一丝奇异的感觉。

      
    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    我的极品人生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死忌:电梯诡事
    作者:QD

    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    妇科男医师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最强保镖混都市
    作者:忘 记

    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    贴身妖孽保安
    作者:暗夜行走

    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    诡异人生
    作者:

    ...

    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