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节 事件还原

作者:不周山散人 发布时间:2018-05-26 06:56:30 字数:11050
  我赶紧看他,问他是怎么不对劲儿。

  他原地转了几个圈,嘴里嘟囔着:“我也说不上来,反正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。”

  说着,他猛地按了电梯的门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门才打开。

  他带着我走进去,电梯徐徐上升。

  有他在身边,我觉得特别踏实。过了一会儿,电梯到了顶层。

  没有异样。

  孙大癞子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,电梯转了一圈,很快又到了一楼。

  还是没有任何异样。

  从电梯里走出来,孙大癞子拿出手机给师父打了个电话,接电话的是小师娘。

  师父还是没有回去。

  孙大癞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我永远也不能忘记这一晚,我和孙大癞子回到电梯上,反复地坐着,上来下去。

  我数不清坐了多少次,一直坐到天色大亮,孙大癞子才带着我走了出来。

  还是没有任何异样。

  今天是大年初一,孙大癞子实在没办法,先骑车回去拜年了,说拜完年再过来找师父。我一个人走路回到师父家。

  敲门,眼圈通红的小师娘开了门。

  我看了看饺子,她还没下锅,看来,她和我一样,昨晚一点东西都没吃。

  见我自己一个人回来,她没说什么,把饺子煮了,我俩面对面吃了顿早饭。

  这一天,我一直在沙发上躺着,想师父平时对我的教导,想师父说的每一句话,更想师父消失之前的每个细节。

  下午的时候,电话响了,春节期间的电梯人流量大,有两个电梯出了点小事故。

  师父不在,只好我去了。

  修完电梯回来,已是晚上,孙大癞子在师父家门口等我,见到我后二话不说,带着我往43号楼赶。

  我跟着他来到43号楼,上电梯,继续反复地坐。

  又坐了一晚上电梯,不但没看到师父,就连平时经常出现的旗袍女,小姑娘,都没有再出现。

  大年初二早晨,我和孙大癞子无奈地从电梯里走出来。

  他似乎一瞬间苍老了很多。

  我直勾勾地看着他,他长叹一口气,说:“三狗啊,你师父……可能回不来了。”

  我瞪大眼睛问他为什么,他又是长叹一口气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直觉吧,你跟我说过,你师父失踪之前行为特别诡异,看来他是有意躲着咱们。这样吧,我跟物业经理说一声,以后,你就接替你师父,做小区里的电梯维修工吧。”

  我傻眼了。

  先不说我还没怎么学会修电梯,就说我的年龄,物业肯定不会让我做维修工的。

  跟孙大癞子说了我的担心后,孙大癞子笑了。

  “放心吧,你如果不会,我可以教你。你忘了我以前就是修电梯的?物业经理会答应的,因为除了你,没有人敢在这里做维修工。”

  他送我回家,小师娘眼巴巴地看着我,见我们摇摇头,她一脸的失落。

  孙大癞子点上根烟,指了指小师娘,说:“我已经报警了,不过我估计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。你先回自己家吧,等他回来了会联系你。”

  他刚说完,小师娘找孙大癞子要了一根烟,给她自己点上,说:“我没家,就住这儿了。”

  我和孙大癞子面面相觑。

  孙大癞子站起来,拍拍我肩膀,小声说:“这丫头交给你了,跟你岁数差不多,我先走了。”

  说完,他就溜了。

  就剩下我自己跟小师娘眼瞪眼,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。

  师父前脚刚失踪,如果我后脚就把他的女人赶走的话,确实不太仗义。

  可是如果我让这么个跟我年纪相当的小师娘在家里待着,更不像回事。

  我刚想说话的时候,她突然站起来,说:“饿了吧,我给你做好饭了。”

  昨天只吃了一顿饭,当然饿了。

  看着她端上来的饺子,我咽了一口口水,突然觉得,家里有个女人,挺好。

  小师娘就这么住了下来。

  上午的时候就过来了几个警察,其中有两个我在派出所里面见过,他们询问了一些关于师父失踪的细节,我都如实说了。

  做了一些记录后,他们就离开了,毕竟大过节的,人家能来一趟就不错了。可是我不知道是,其中两个警察根本就没有出小区,而是绕路又回到了离43号楼较近的27号楼里。年轻的王警官和一个中年警察看样子已经在这儿很长时间了,满地儿的食品包装袋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白天在家睡觉,晚上就去43号楼坐电梯,希望能在那里遇到师父。

  坐电梯的时候,我想起第一次来43号楼的时候,电梯一直往下走,似乎走了半个小时,我到了一个特别冷的地方,师父会不会去了那里?

  可是不管我坐多少遍电梯,都没能再到那个地方,也没能再见到师父。

  转眼,正月初八到了。

  这是物业正常上班的日子,孙大癞子跟物业经理说了一声,就从那里给我领回了一身蓝色工作服,我正式成为一个电梯维修工了,试用期一个月两千三百块钱。转正后月薪四千块钱,不管吃,管住,师父住的地方就是物业分给他免费住的。

  我却一丁点都高兴不起来,本想给家里打个电话,跟他们说我可以拿工资,给家里寄钱了。可是怕他们问起师父,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。

  警察正式进行调查,把我、小师娘、孙大癞子、物业经理,甚至是已经好几天没露面的师娘都问了一遍,折腾了两天,也没查出什么结果。

  27号楼里,年轻的王警官失望地对中年警官说:“还是没有一点线索。这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。胡队,这去年的杀人案还没线索呢,你还非要把几年前的电梯事件并案,这下好了吧,全傻眼了。没有线索不说,这都快赶上讲鬼故事了。”中年警官笑笑说:“查案不能心急,再说谁说没有线索,这么些日子的排查收获很大嘛,对于细节要仔细分析,已经不是摸眼儿黑了。大家不要怕辛苦,案子破了,我给大家请功!你们继续盯着,我再找人下点猛料。嗯,你问问,最近谁见老周女儿了。我前天去他们家里没有人。”

  正月初十晚上,我刚处理了一个电梯事故,就接到电话,43号楼出事了。

  我火速赶到,发现电梯悬在半空中,门缝中卡住了一个人。

  那个人穿着红色的裙子,我一眼就认出来,那裙子是小师娘的!!!

  电梯早都停了,小师娘腰部以上都被卡在电梯里面,屁股和腿露出来。

  我轻轻拍拍她,她呻吟了一下。

 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,还好,没死。

  不过血已经流出了电梯,看来她受伤不轻,我赶紧拨打了120。

  拨打完120后,我观察了一下电梯,发现属于非常罕见的事故,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故,不敢轻易动手。

  我给孙大癞子打了电话。

  他比120到得快。

  他一到,就惊讶地叫起来:“哎呀,咋这么严重?哎呀呀,这都流了好多血了,哎呀呀……”

  他一个劲儿转圈,也不说修电梯。我拍拍他,问他该怎么把小师娘弄出来。

  本以为他会修,可他一脸焦急地说:“我这么多年没动过这个,也不会修了啊。”

  我当时都想揍他。

  最后还是我想起了师父之前教我的,按照常规检查认真地检查了一遍,好不容易把电梯移动到了正常的位置。

  这时,120来了,小师娘已经昏迷了。

  我让孙大癞子跟着120去医院,我在这里把电梯修好,毕竟这里住户很多,如果再出现意外,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  忙到深夜两点钟,总算是把电梯修好了,我骑车往医院赶去。

  孙大癞子在病房门口坐着,一看到他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“三狗,你听我解释,我之前是会修电梯的,不过这么长时间不修,就有点生疏了。”

  他跟我解释着,我直接打断他,问他小师娘怎么样了。

  “放心吧,医生说死不了,就是腰部受损严重,岔气儿了。医生说得亏咱们救出来得早,否则啊,能憋死在那儿。”

  孙大癞子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张纸。

  “这是你小师娘的住院费清单,挂号费是我交的,其他的费用得你来啊。”

  我更生气了,之前一直觉得孙大癞子很厉害,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么窝囊。

  不过交费是大事,我骑车回到师父家,从床底下翻出了一个鞋盒,里面是师父的银行卡。

  师父之前跟我说过,如果他有什么事不在,急需钱的话,从这里面取,密码是431618。

  我跑到附近的自动柜员机,查询了一下,吓了我一大跳。

  那张不起眼的银行卡里,竟然有三十万元人民币。

  我数了好几遍,终于确定3后面是五个零。

  颤抖着取出了五千块钱,我跑到医院交了住院费,一个人在病房外面发呆。

  师父怎么会有这么多钱?

  师父说他干电梯维修工四五年了,这期间,他一个月四千块,一年4.8万,就是不吃不喝,也攒不够三十万啊。

  更何况师父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,一个月不花四千也得花三千,怎么会攒下这么多钱?

  我正想着,孙大癞子突然从后面拍拍我的肩膀。

  然后他咦了一声。

  “小子,你身子越来越硬朗了啊,我记得之前你不是越来越虚吗?”

  他这么一说,我也才觉得不对劲儿。

  我之前身体一直在慢慢变差,但是自从师父消失后,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好了。

  莫非,是师父在暗中帮我?

  孙大癞子背着手,转了好几圈,突然转过身盯着我说:“小子,我想我知道你师父在哪儿了。”

  我赶紧问他在哪儿,他神神秘秘地跟我说:“今晚你跟我去个地方,就知道了。”

  说完他就离开了。

  过了一会儿,医生出来了,说小师娘醒了,让我进去看看。

  我走进去,看到小师娘脸色苍白,很可怜的样子。

  本来想责怪她不小心,现在也说不出口了。

  医生走后,她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  “三狗,在43号楼,我看到我妹妹了,我看到我妹妹了。我还看到你师父了!他变成鬼了!”

  我一愣,赶紧问她是怎么回事。原来她妹妹——莉莉——三年前失踪了,这三年她一直在找她。为了妹妹,她什么都做过,之所以接近我师父,也是查到师父可能知道她妹妹的信息。

  “我下楼倒垃圾,顺路遛弯,就到43号楼了,就看到你师父在电梯里面,我跟他说话,可是他不理我,就是冲里面嘿嘿地笑!”

  “然后我就推了他一把,没想到手一碰到他身上,就觉得冰凉,硬邦邦的!”

  “然后我就看到我妹妹了,还抱着那个布娃娃。”

  小师娘说到这里,情绪有点激动,喝了一口水,喘息了一会儿,继续说:“你师父转身冲我笑,是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笑!我怕极了!往后退,就在这个时候,电梯坏了!”

  “我因为往后退,上半身卡在了电梯夹缝里,然后你们就来了,等我再看的时候,你师父已经不见了!莉莉也不见了。”

  我听得浑身发冷,如果她没骗我的话,师父要害死她?那她妹妹是怎么回事?那个抱着布娃娃的鬼气森森的小女孩!这太离谱了!

  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相信师父会害她,师父这么喜欢她,而且师父从来没害过谁,怎么可能会害她呢?小师娘的话也不能信,43号楼正在施工,谁会去那儿遛弯?

  可我检查过电梯,那电梯确实是因为外力的作用而坏掉的,而且是非常大的外力。

  整个上午我都在医院陪小师娘,安慰她。她一直坚信是我师父害了她,要报警,要找她妹妹,被我好说歹说并答应去找她妹妹,才拦住了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,她睡着了,我这才离开了医院。

  我骑车往师娘的家里走。

  这个点儿,师娘应该是在家的。小师娘跟我提供的这个消息太诡异了,如果师父真的变成了鬼,那我必须要采取措施。

  孙大癞子肯定比我知道得多一些,不过他不肯告诉我,所以我只好去问问师娘,看她知道不知道。

  敲了两下门,师娘就开门了,一看到她,我顿时就傻了。

  十来天没见,师娘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一样。

  她看着我笑笑,说:“愣着干啥?是看师娘老了吗?来,有事儿进来说。”

  我进去后,发现她家里非常乱,这可不像师娘的风格,上次来她家的时候,收拾得干干净净的。

  师娘递给我一杯水,我喝了一口,看看她,说:“师娘,我师父失踪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?”

  她明显愣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,就听说他失踪了,这不奇怪,估计是被哪个女人给杀了吧。要么,就是躲到哪个地方玩儿去了。他总来这一套。”

  我看她不像说谎,就盯着她说:“他后来带回来的那个女的,昨晚被电梯卡住了。”

  她哦了一声,然后漫不经心地说:“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?”

  我继续说:“那个女人说,她看到师父了,是师父害得她卡在电梯里面的。”

  刚说完,师娘就笑了。

  “傻孩子,这你都听不出来,那女的我见过,跟你岁数差不多。我看她八成是看上你了,故意这么说,博取你的同情,想跟你好呢。”

  说着,她就用手捏捏我的脸蛋。

  我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。

  “师娘,我跟你说正经事儿呢。孙大癞子说他知道师父在哪儿,他让我今晚跟他去一个地方,不过他没告诉我要去哪儿。”

  我明显感觉到,我说完这句话,师娘的眼睛猛地亮了。

  不过就是一瞬间而已,然后她就漫不经心地说:“哦,那你就去吧。”

  我断定她一定知道一些事情,可就是不想跟我说,猛地抓住她的手,说:“师娘,你是不是不管我了?你快告诉我,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,我快疯了!”

  我看到师娘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温暖。

  “三狗,不是师娘不帮你,是师娘现在自身难保啊。你要是想听师娘的话,就别跟那孙大癞子混在一块儿,你师父肯定是出去玩儿了,玩儿够了就回来了。”

  她说的这些话我说什么也不信,如果我没有看到师父那晚上诡异的动作的话,我可能会信,但是现在,我绝对不可能相信。

  见她还是不肯跟我说,我无奈,只好站起来。

  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下定了决心,回头跟她说:“师娘,我师父消失的那天,我在43号楼看到他了。”

  这件事只有孙大癞子知道,孙大癞子叮嘱过我,不要告诉别人。

  可我一直没把师娘当成外人。

  果然,我这么一说,师娘猛地站了起来。

  “你亲眼看到了?”

  我点头。

  “他消失在43号楼电梯里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你师父应该……”

  她的眼神闪烁着,似乎心里有愧。

  接下来,师娘陷入沉思中,什么都不肯说了,我只好告辞离开了。

  离开师娘家后,我浑浑噩噩的,不知该去哪儿,骑车在小区里乱转,直到转出小区后,我看到了门口的网吧。

  之前听孙大癞子说过,网吧可是个好东西,据说什么信息都可以从网上查出来。既然他们都不告诉我真相,我何不去网上查查关于三年前的那起事件?

  2004年,正是满大街都是网吧的时候。我冲进一家网吧,问了价钱,找网管给我打开了一台电脑。

  我从来都没有碰过电脑,所以不知道那鼠标是干什么的,网管看我可怜,就帮我打开了一个游戏。

  我觉得网管是个特别厉害的人,就求他:“大哥,麻烦你帮我查个东西吧,我不会用电脑,帮我查一下三年前旁边小区发生的事情。”

  那网管的年龄看起来不过二十,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喊大哥,很高兴,一拍我肩膀,说:“你小子算是找对人了,这样吧,你跟我说,你想查什么,我从小就在这附近住,你问的事情我都知道。”

  我赶紧从兜里掏出一盒烟,递给他。

  我不抽烟,不过师父跟我说过,出来工作了,就要装着一盒烟,遇到难缠的业主了,或者遇到熟悉的保安了,就递一根。

  有时候,一根烟能解决很多问题。

  果然,他抽了我的烟,更高兴了,我趁机说:“是这样的,我想问问,三年前这个小区的电梯里面是不是出过事儿啊,死过人?”

  一听我说这个,那个网管的手一哆嗦,烟掉了下去。

  “你怎么问这个?”

  挠了挠头,他打开了电脑,帮我输入了几个字,然后指着电脑屏幕说:“这个我一两句话说不清,你自己看吧。”

  说完,他就走了。

  我一看,电脑屏幕上的标题是“×××小区死亡电梯”。

  “事件还原:2001年10月8日,×××小区死亡电梯从20楼掉落,电梯打开后,里面的情况惨不忍睹,但人都不是摔死的,有的是被肢解的,有的是被吓死的,有的是憋死的,还有一个小女孩,失踪了。

  后来通过对这些尸体的解剖,在尸体的肚子里都发现了小女孩的血肉,以此推论小女孩是被其他人吃了,现场只剩下一只塑料鞋,其他的东西全部被电梯里的其他人吃进了肚子里面。那些人是吃掉小女孩后死掉的。”

  看到这个后,我皱皱眉头,心想这估计没多少真实性,但还是强忍着继续看下面的内容。

  “警方介入后,发现电梯并没有损坏,两个电梯维修工拍着胸脯跟警方保证,那部电梯运转正常,并没有失控坠落。而死者的死因也可以排除是摔死的,所以电梯维修工排除了嫌疑。”

  那两个电梯维修工,应该就是我师父和孙大癞子吧。

  “电梯摄像头里本应记录了当时电梯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电梯维修工孔老二声称,就在事情发生的前一天,电梯里的摄像头坏掉了。后来警方对这两个维修工进行了仔细的审讯,没有任何有力证据证明他们两个和这起事件有关。这件死亡电梯案件至今悬而未破,没人知道真相。”

  除了这篇简单的报道,下面全都是网友的评论,说什么的都有,有说是杀人狂魔越狱的,有说是黑社会火并殃及池鱼的,有说楼下面是一个古墓,里面的阴灵出来报仇的,还有人说这纯粹是胡说八道,最吸引我的,是第二条评论。

  “这是一场阴谋,孙大田和孔老二两个人把录像藏了起来,只要他们两个肯交出录像,就能找到事件的真相。”

  这是一个匿名的人发的评论,他的评论下面有很多人支持,也有人反对,认为他在异想天开。

  看完整个网页,我靠在椅子上,脑袋一片混乱。

  对我触动最大的,是那个小女孩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的,只剩下了一只塑料凉鞋。

  那些人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蛊惑了一样。

  莫非,这个失踪的或者说“被吃掉”的小女孩,就是我在43号楼见过的那个抱娃娃的小女孩?

  如果真的是她,她到底是鬼还是人?小师娘还说这是她妹妹莉莉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离开网吧,我向医院走去,脑子里还在想着。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病房,医生就在小师娘的病床前问着什么,见我进来,就让我到办公室去。医生指着一张片子,给我说小师娘的情况很不好,在腹部有一块很大的阴影。我心想,怎么回事,前头还说送来得及时,今天就又不能治了?什么阴影,我觉得我的眼前才全都是阴影!我没再听他说,迷迷糊糊地往病房走去。我突然感到一只手搭在我肩上,猛地回头,竟然是孙大癞子站在我身后。

  他咧开大嘴,高声说:“嘿,三狗啊,好消息,好消息啊!”

  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再次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三狗,你转正了。”

  我转正了?

  “物业经理今天突然做出决定,说因为你这几天表现得特别好,所以免除你的试用期了!你从这个月开始,就能拿一个月四千块钱的工资了!”

  听到这个消息,说不高兴,那绝对是假的。

  虽说现在我手里还有近三十万元,可我总觉得那些钱都是师父的,不管师父现在怎么样了,我都不认为那些钱是我的。

  这一个月四千块钱,真真正正是我自己的,是我辛苦赚来的工资啊!

  有了这四千块钱,我一个月最多能给家里寄去三千五百块钱,我自己花五百块钱吃饭就足够了。

  家里一个月有三千五百块钱,那是什么概念?这可是比我们村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都要多啊!

  想到这儿,我激动得都热泪盈眶了。

  孙大癞子这才看到小师娘。小师娘已经在收拾东西了,其实也没什么东西。

  “哎,你们这是干嘛去啊?出院?出院怎么不叫我啊。再说了,这病好了没啊?就出院。”

  我看了看小师娘,她冲我点点头,我就把刚才医生说的话告诉孙大癞子了。

  他一听,顿时傻眼了。

  “真的假的啊,姑娘你才这么年轻就……他治不了,咱去大医院去。走,我去物业找辆车,帮你转院。”

  孙大癞子这一点我很敬佩,他很明事理,不管是对朋友还是敌人,只要他认为是对的事情,就会去做。

  尽管我知道他有些事情还在瞒着我,也没有怪他。

  一辆破面包停在医院门口,是物业的车,我们上了车,直奔协和医院。

  路上,孙大癞子轻轻碰了我一下,在我耳边悄悄说:“小子,你打算用你师父留下的钱给她看病?”

  我点点头。

  “嗯,小子,你这么做是对的。叔支持你。钱这个东西啊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花给需要的人是最对的。”

 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,他和我师父最大的区别是,我师父生怕摊上事情,而他呢,总喜欢去帮人,尽管很多时候会帮倒忙。

  孙大癞子颇有侠客之风。

  到了医院,办好了所有手续。这里没有单间,我们只好去了一个四人间。

  这里的病人很多,大部分都是一些疑难杂症。我和孙大癞子忙了一天,到晚上的时候,孙大癞子拽拽我,意思是我们该走了。

  小师娘可以自己活动,今天也不需要输液,所以我们不用陪床。

  路上,孙大赖子突然拍拍我的肩膀。

  “小子,你恨不恨你叔?”

  我愣了一下。

  “小子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叔看出来了,你已经猜出来我让你每天去43号楼的目的了。”

  我摇头,我是真的不知道。

  他长叹一口气。说:“唉,不管你是不是看出来了,我是实在憋不住了,告诉你吧,小子,你师父和小师娘的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啊。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了。所以在出事儿之前,我跟你说说实话,省得我死了后,你小子不给我烧香。”

  他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,确实没听说过孙大癞子有媳妇和孩子。

  我师父有女朋友,不过没有结婚。孙大癞子连女朋友都没有。

  “说好了啊,如果我哪天真的死了,你小子得给我烧香上坟。我也是从山里出来的孩子,家里的人都闹病死绝了,就剩我一个,真要是死了,连个烧香上坟的人都没有,好在认识了你。”

  说着,这个四十来岁的大老爷们儿竟然掉下了眼泪。

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  “没事儿,我就是有点触景伤情。跟你说实话吧,小子,我和你师娘商量过了,我们打算啊,让你和那个抱娃娃的小丫头,结阴婚!”

  我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  “我知道这件事儿对你特别不公平,不过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了。三年前的那件事儿发生后,这个小丫头阴魂不散,怨气特别重。频繁闹事儿,上次你去43号楼后,我们都以为你不可能活着回来了,可没想到,你竟然活着回来了。而且,那个小丫头还跟你说了,要明天见,这说明啊,她看上你了!”

  我皱皱眉头,说:“叔,说起三年前的那件事儿,你不觉得最重要的事情,是找到幕后凶手吗?”

  我一说这个,孙大癞子就惨淡地笑了。

  “幕后凶手?你以为我不想找?可这句话以后不许你再说了啊,我跟你说吧,咱们跟那个幕后凶手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,人家要弄死咱们,跟碾死一只小蚂蚁一样!”

  “那咱们就忍气吞声?就这么憋屈着过?还有师父那三十万块钱,是不是那个幕后黑手给他的封口费?有没有给你!?”

  我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问出这样的话。

  果然,他听了后就愣住了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:“你觉得,我像是收封口费的人?”

  我突然想到,孙大癞子从三年前那件事后,就辞去了电梯维修工的工作,宁愿去做一个月只有两千块钱的保安工作,看来,他是真的没有收封口费。

  我误会他了。

  不过我随即想起来了一个重要的事情。

  “叔,对不住,是我误会你了,不过我还想问个问题,三年前的电梯录像,到底在哪儿?”

  一提到这个,孙大癞子的脸色彻底变了。

  “小子,你如果没有别的事儿,就赶紧滚回去睡觉吧,别跟我提那件事儿了,再提,当心你的小命没了。”

  说着,他一脚踹开我,自己打车回去了。

  他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,看来今天是真的触及他不想说的事情了。

  我现在面临着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,明天我要怎么去43号楼?

  那个女孩子见到我,会不会再找我要鞋子?

  今天我逃了出来,可是明天呢?会这么幸运吗?

  同时,我对三年前电梯里的那段录像更感兴趣了,提别的事情的时候,孙大癞子并没有过激的反应,一旦提到了那段录像,他马上就翻脸了。

  这说明,他知道那段录像,只是迫于某种压力,不敢说出来!

  想着这些,我不由自主地往小区门口的那个网吧走去。

  上次在网上了解了关于43号楼的一些事情,我逐渐发现电脑真的是个非常好的东西,从这里面能了解到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,最关键的是,网上还会有很多网友和你一起探讨。

  他们的很多观点不一定对,但是很可能会对我有所启发。

  我和那个网管已经比较熟了,他见到我后,跟我打招呼,我掏出十块钱给他,让他帮我开一台机子,然后教我上网。

  这会儿网吧的人不多,他闲着也是闲着,就搬了个椅子,坐在我旁边,手把手教我。

  他不但帮我注册了一个论坛号,还帮我注册了一个QQ号,跟我说,如果跟谁在论坛上聊得比较投机,可以问他要QQ号,用这个聊天更加方便一些。

  最后,他帮我搜了几个猎奇的网站,都是有关各种各样的神秘事件。

  做完这些后,他没走,坐在旁边跟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嗑。

  我俩年龄相仿,有共同语言,他知道我是电梯维修工,就把话题引到了43号楼的电梯。

  “你是维修工,应该能知道,三年前的电梯是不是电梯故障造成的吧?”

  我看了看他,没接话。

  他又说:“依我看啊,根本就不是什么电梯故障,那绝对是灵异事件!闹鬼了!电梯里面的十几个人都被鬼上身了!不然的话,他们怎么可能会把那个小女孩活生生地吃掉?你看那个分析的帖子了吧?电梯封闭总共也就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十几个人竟然能把一个人活生生地吃光!哎,你说是不是真的把人吃了?”

  他越说越激动。

  我也叹了一口气,确实,这件事对我冲击太大了,一想到那个每天纠缠我的小丫头,可能是被人活生生吃掉的,我就觉得无比难受。

  看他似乎对这件事很了解,我就套他的话。

  “那你说,这些人吃掉那个女孩子后,为什么会全部都死掉呢?尸体都残缺不全,惨不忍睹。是谁杀掉他们的?”

  “当然是鬼啊,鬼先迷惑了他们,然后又把他们挨个杀死。”

  我点点头。

  “可是如果真的是鬼这么做的话,那这些鬼的目的是什么?单纯为了杀人?”

  “这个问题啊,你等等,我看过一个帖子,我觉得上面说的很有道理。”

  说着,他就帮我打开了一个帖子。

  那是一个黑色的网站,网站主题是非常血腥的,我看了后吓了一跳。

  “没事儿,这是个黑色主题网站,主要写的是这种血腥的事情,你多看几次就习惯了。”

  那个帖子的字体是红颜色的,标题是“关于2011年京城×××小区吃人事件的推理”。

  上面通篇都在说一个问题,那就是这些人到底是得罪谁了,为什么会死。

  文章也认为是鬼杀死了他们,不过他是通过八卦易经来分析的,最终的结论是:电梯里面总共是十三个人,其中六个女人,四个男人,一个女孩,一个男孩,一个老头。

  这些人数犯了煞气的忌讳,是大煞的格局,而且,当时那些人也踩了煞气的方位。

  所以他们招惹来了很厉害的厉鬼,那厉鬼喜欢吃小女孩,就通过这些人把小女孩吃掉了。

  然后,厉鬼又挨个杀死了电梯里面的所有人。

  看完这篇文章后,我不大相信,我不是不相信世上有鬼,而且我总觉得用煞气来解释有点牵强。

  我始终觉得,那个吃人事件的背后,有幕后黑手,不单单是犯了忌讳那么简单。

  我把我的想法跟他说了以后,网管一拍手,说:“你的想法也是有道理的,网上还有一个帖子跟你的想法类似,你看看。”

  说着,他就打开了另外一个帖子。

  那个帖子是非常普通的帖子,字数不多。

  “我敢用人格担保,吃人事件和鬼没有关系,一切都是人为的,有幕后黑手操控了这一切。不要问我为什么,因为我手里有那个电梯的录像。”

 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发帖人的网名叫:白头。

  一提到录像,我就想起来师父和孙大癞子。

  网管似乎也对录像很感兴趣,拍拍我说:“哎,伙计,你不是电梯维修工嘛,你回去找找电梯录像,看看能不能找到,如果真的能找到那天的录像,咱们就真的找到真相了!”

  他不说还好,一说,我才想起来,在师父家里,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录像带。

  我倒是听师父说过,现在的电梯录像不归我们管了,归物业统一管理,因为现在都是电脑操作了,视频直接存到电脑上。

  两年前还不是这个样子,两年前所有的视频都是有录像带的,归我师父和孙大癞子管。

  我越来越确信,那录像带,一定在我师父和孙大癞子的手里!

  换句话说,我师父的那三十万元,一定是卖录像带换来的!

  如果我师父真的把录像带卖了的话,那他手里是不是就没有那盘录像带了?

  我仔细一想,应该不会,师父是个非常狡猾的人,即便是他把东西卖给了别人,自己手里也会留一份的。

  如果他自己留了录像带,会藏在哪儿呢?

  我把师父家里能藏录音带的地方全都想了,我之前也打扫过每个地方,并没有发现任何录像带的踪迹啊。

  而且,如果两年前的录像带归我师父管,那这些录像带现在在哪儿?

  交给物业了?

  应该不会,这东西没什么用了,物业应该不会回收。

  扔了?

  师父是个心特别细的人,扔掉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几乎是闪电一般的,我想起了一个可能。

  师娘住的房子里,有一个屋子是自己住,另外一个屋子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住。但是还有一个屋子,那个屋子的门一直关着!

  我第一次进师娘家的时候,师娘就跟我说过,让我千万不要碰那个门。

  莫非,那个门里面有录像带?

  我自己胡思乱想着,网管拍拍我,继续问我能不能找到录像带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能不能,不过如果能找到的话,我一定第一时间跟你说,放心吧。”

  说完,我拍拍他的肩膀,结账下机了。

  他送我到门口,然后把我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。

  “哎,兄弟,说真的,如果你真的能找到那盘录像带,那你就真的发了。”

  “发了?”

  “是啊,我有个朋友想花十万块钱买那盘录像带。如果你真的能找到,你把这东西卖给我朋友,只需要给我一万块钱就行,我给你当个中间人,怎么样?”

  我点点头:“好,如果我能找到的话,肯定跟你联系,不过我就怕找不到,这么长时间了。”

  “你千万别把这事儿跟你师父说啊,如果他知道了,肯定不会让你找的,我怀疑啊,那录像带就是他们故意藏起来的。”

  我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

  我直接回师娘的家。

  师娘还没回家,估计在KTV忙着,我把门关上,轻轻来到那个被师娘告知千万不要打开的房间门前。

  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死忌:电梯诡事
作者:QD

  电梯里的禁忌: 1:电梯打开门,而你看到电梯里的人都低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